<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妙手偶得之
        张发财更是被常安的即兴发挥给震了!

         胖脸上满是崇拜的笑容,乐的合不拢嘴。

         他本来担心常安唱唱就歪了,调不成调,最后作不成一首歌。

         他以前听过常安的即兴创作,都是随便哼一个旋律,然后慢慢修正和修改,得磨好长时间才能写成一首歌。

         往往在最初时,常安哼着哼着就没调了。

         但这次不一样。

         常安这首歌唱的之流畅,旋律之成熟优美,让张发财叹为观止!

         越往后听,张发财越觉得常安这首歌写的好。

         洛洋看常安给齐诺写了这么清新甜蜜的作品,心里嫉妒坏了。

         她好想常安也给她写一首这样的歌啊。

         要有人能给她写这样一首动人的作品,她非得爱上对方不可!

         齐诺第一次被男生送歌,心里的感觉很奇妙,既意外,又甜蜜。

         待常安唱完后,齐诺感觉自己像喝了一杯甜美的卡布奇诺一般,她以前从来没有过这么身临其境的聆听享受。

         这位拉屎帝真是神了!

         如果这是他即兴做的,那他天才无疑啊!

         齐诺却还是多留了个心眼,她有想到,这是张发财吵吵着让常安写的歌,没准……这是他们之前就串通好的,故意露一手给她看的。

         不管是不是之前准备好的,常安的这段命题创作都让她印象深刻。

         常安唱过这首节奏欢快的作品后,心情大好,问齐诺:“怎么样,这首歌像你吗?”

         齐诺腼腆的点了点头,眸中透着发自心底的微笑,显然常安唱的这首歌对她很受用。【零↑九△小↓說△網】

         张发财赞说:“老常,你太牛了!这次得病,让你因祸得福,创作灵感大爆发啊!”

         “其实以前我也很有灵感,只是被那些传统的乐理和调式给困住了手脚,创作总爱钻死胡同。现在我看开了,不再受任何束缚了,创作自然也就手到擒来了。”

         张发财叹说:“你这是天赋啊。”

         常安得意道:“必须的,这是绝顶的天赋!”

         “真臭屁。”洛洋笑着拆常安台:

         常安笑呵呵的讲:“随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有臭屁的资本,你不服也得憋着。”

         张发财骤然来了兴趣:“老常,你也给我写首歌吧。”

         “你?”

         常安打量了一下张发财肥圆喜气的身材,笑说:“你太好写了,你的人生就像你的名字,只有一个主题。”

         “什么主题?”

         “发财呗!”

         常安敲着吉他箱面,直接就开练了。

         他弹的节奏是异世中国娃娃的《恭喜发财》。

         浑然一个和音符起舞的精灵。

         他特别欢快的唱起来了:“……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锵咚锵……”

         “哈哈。”

         洛洋开心的笑了,常安唱的这个节奏太喜庆了,和张发财的形象高度统一,简直是神来之笔!

         “……恭喜呀恭喜,发呀发大财,好运当头,坏运呀永离开……恭喜呀大家,黄金装满袋,眉开眼笑,得意呀又开怀……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锵锵咚……”

         常安唱的就像闹着玩似的,但听起来却特别流畅顺耳,节奏拿捏的恰到好处。

         齐诺有一定的音乐素养。

         见常安随便一唱就这么有感觉,而且歌词顺口就出,一点磕巴都不打,她暗暗赞叹着,这位拉屎帝的音乐天赋真的好高!

         他的语言天赋也好高!

         不知道这首歌是不是也是他之前就准备好的。

         但能连唱两首风格如此迥异的作品,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他身上这份音乐天赋,当真是很罕见了!

         “……恭喜呀恭喜,发呀发大财,好运当头,坏运呀永离开,恭喜呀大家,万事都愉快,从今以后有福没悲哀……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锵咚锵……”

         常安一唱到“咚咚隆咚锵”,氛围就会变得特别欢乐,张发财笑的要合不拢嘴了。

         待常安唱完后,张发财“啪啪啪”的给常安鼓起了掌:“这歌好!喜庆!太像我了!”

         洛洋跃跃欲试道:“你也给我写一首呗!”

         “就不给你写,气死你。”

         “你——真没劲!”洛洋气的咬牙切齿的,直想给常安当包子揉了。

         “是你先没劲的。”常安和洛洋较上劲了,谁让她先耍赖的。

         见两人又要拌嘴,张发财忙岔开话题问:“老常,你现在灵感大爆发,什么都能写成歌吗?”

         “差不多吧,我不敢说百分百都能写成歌,但大部分生活中的事物,我都能给它写成歌。都说人生如画,只要你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生活处处都是剪影。在现在的我看来,人生更是如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拥有它们自己的旋律,只要稍加留意,我就能把它们变成歌。”

         “越说越邪乎了。”洛洋又拆常安的台。

         “邪乎?这叫境界!”常安傲道:“老杜说过: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现在终于理解他这句话的含义了。以前我创作,总是想着去创造出来一些东西来。殊不知,那些美好的旋律早就在那里了,根本不需要我去创造,我只要去发现,去拿来就好了。正是有了这样的思维转变,我现在才灵感大爆发的。”

         常安这话说的,神乎其神,也确是有感而发。

         穿越的际遇,改变了他的世界观。

         这事实在太神奇了。

         以至于他都要怀疑杜甫是不是也是个穿越者了。

         否则,杜甫怎么能说出“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样的穿越者至理名言呢?

         没准杜甫写的那些诗词,也是从另一个位面抄来的。

         现在他所面临的境遇,所做的事,不正是“歌曲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么。

         这话忽悠没有乐理常识的人或许还能奏效,但对于齐诺这种有一定音乐素养的人来说,就纯粹是胡扯了。

         懂作曲的都知道,对于专业的作曲来说,灵感只起了很小一部分功效,作曲者更倚仗的还是专业的乐理知识和调式搭配。

         遍揽当今流行乐坛,几乎所有作品都是有规律可循的,是靠着成熟的调式搭配创造出来的,没有生靠灵感堆彻出来的歌。

         就算音乐人偶然得到了一小段旋律灵感,想把这个灵感给发展成一首完整的歌,他们也一定是要依照流行音乐的规律来做。

         虽然有人乱唱也能唱出一首经典作品,但那都是很偶然的情况,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之。

         所谓的音乐天才,一定是建立在丰富而扎实的乐理知识基础之上,高屋建瓴的把各种调式和旋律运用的很得当罢了。

         没有说是纯考灵感来创作的天才。

         常安之所以能创作出这些和谐的旋律和优美的作品,也是建立在过硬的学院派音乐底子之上的。

         他现在口出狂言说什么妙手偶得之,在齐诺看来,完全就是在忽悠人。

         看这家伙要狂的没边了,齐诺决定给他出个难题,为难一下他,倒要看看他有多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