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冰山一角
        这天下午,常安兴致高涨的为齐诺三人唱了好几首即兴之作,给三人震的都要怀疑人生了。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音乐神人,随便点一个题,花草鱼虫,爱恨情仇,喜怒哀乐,吃饭睡觉,他全能写成歌!

         还是风格迥异特别好听的作品,听完后让人回味悠长。

         齐诺很喜欢流行音乐,她听过不少歌,她对好歌是有一定鉴赏力的。

         常安即兴创作的歌,在齐诺听来,有很多都具有极强的流行元素。

         常安把流行的调式组合运用的可谓炉火纯青,随便一捏合,再赋予旋律一个主题,立刻就能变成一首让人耳朵中毒的力作,这份神才,让齐诺顶礼膜拜!

         本来是去探访常安的,到最后,齐诺已经快成常安的音乐脑残粉了。

         这天下午从医院一出来,齐诺就立刻跑回了蓉都卫视。

         呼哧带喘的直奔王宇的办公室,要将她的惊天发现汇报给王宇。

         王宇正在办公室里和节目的内容编导徐艳,以及音乐总监熊泽聊复赛的一些构想。

         见齐诺敲门进来了,王宇将烟掐了,问她:“你去医院看那个拉屎帝了?他情况怎么样?能赶上复赛集训吗?”

         齐诺礼貌的和徐艳、熊泽打过招呼,之后回答王宇:“他恢复的很好,再过两天就能出院了。”

         熊泽拿常安打趣:“这小子真够邪性的,不知道他复赛还要闹出什么乱子来。”

         徐艳是个喜欢吹毛求疵的老女人,和王宇是大学同学,两人同龄,都是45岁,在电视台合作多年了。

         每每遇上像常安这种因为个人原因给节目组添麻烦的新人,她都特别不客气。

         这时便直言:“要我说,直接给他开了算了,不是有后补学员嘛,让后补上。反正这小子的盲选片段都被剪没了,给他换了,不会引起什么争议的。”

         齐诺忙说:“不要换他啊,他很厉害的。”

         “很厉害?”徐艳瞥了齐诺一眼,言语中透出一丝不悦,齐诺突然插话和她反着来,让她暗感不爽。在她看来,这姑娘仗着有王宇给她撑腰,前辈的话都敢不听了。

         王宇瞧出了徐艳的不悦,他知道徐艳的心眼比较小,忙接过话茬儿来讲:“这拉屎帝身上有点东西可挖,盲选时他是病了,没发挥出实力来。他是学院派出身的草根,底子很好,复赛要是不出娄子,他应该能有很好的表现。”

         熊泽对此表赞同,往后捋了捋长发头,抽着烟讲:“其实我也挺看好这小子的,他嗓子很暴,唱摇滚时很起范儿,没进雷近东的战队可惜了。”

         王宇惋惜的说:“谁说不是呢,他要进了雷近东的战队,被雷近东好好调教一下,定能成为咱们这季节目的一个大亮点。现在他进郭雪莹的战队了,不知道未来会走什么路子,郭雪莹要是让他唱柔情的都市情歌,他这嗓子就瞎了。”

         熊泽道:“我要没记错的话,郭天后队里没有摇滚范的学员吧,她不太擅长调教这种路数的学员。她本身就不是摇滚挂的人。”

         “唉,希望郭雪莹能开窍吧。”王宇叫熊泽:“回头你给提她点建议,让她尽量往摇滚的路子上调教拉屎帝。”

         “我建议管什么用啊,以前又不是没建议过,郭天后那么个性,她喜欢什么都按照她自己的方式来。第一季就这样。最后闹的,她的萤火虫战队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总决赛被其他三支战队给秒成渣了。”

         王宇道:“秒不秒成渣无所谓,只要郭天后能把她所在的份额收视率撑起来就行了。”

         徐艳呵呵一笑,对郭雪莹的执教能力无力吐槽了。

         在他们这些综艺制作人看来,郭雪莹的音乐素养和指教能力和其他三位导师明显不是一个级数的。

         虽是以歌手的身份出道,但郭雪莹很早就转型当演员了,后来是演戏大红了,一举坐上了影后宝座,她才重拾歌手的身份,在歌坛又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她在歌坛上的成绩,基本上都是靠着影视加成出来的,和纯粹的顶尖级歌手没法比。

         但不管怎么说,郭雪莹的超高人气在这摆着。

         遍揽当今华语乐坛,还没有哪个女歌手敢说自己的人气能压过郭雪莹的。

         另外几位大天后,最多也就是和郭雪莹打个平手。

         节目组请郭雪莹以唯一女导师的身份来坐镇《好声音》,就是看重了郭雪莹的超高人气。

         至于说她带队的成绩怎么样,那都无所谓了,只要有话题有收视率就可以了。

         王宇这时问齐诺:“你打听清楚没有,那拉屎帝真是被拾荒老人捡来养大的孤儿?”

         听着王宇一口一个“拉屎帝”的叫常安,齐诺很无奈,要不是有外人在,她非得顶王宇一句,告诉他:人家叫常安,不叫拉屎帝!

         现在有外人在,不好抹王宇的面子,齐诺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对,他是拾荒老人养大的孤儿。”

         王宇满意的点了点头,暗忖这事值得一挖。

         齐诺继续讲:“就像他在盲选时自己介绍的那样,他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是他爷爷捡破烂卖钱给他买的,从那以后,他就走上了不回头的音乐路。从上初中开始,他就练团并简单的尝试创作了。后来大学他考上了长安音乐学院,学了四年的作曲和流行演唱。”

         徐艳觉得齐诺在说废话,打断她:“这些他的报名资料里都有,你讲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他身上还有没有别的故事点可挖?”

         “太有了!”齐诺变得有些小兴奋,讲说:“他的创作能力超强!他大学是学作曲的,打下了扎实的创作基础。还在上学期间,他就在街头、酒吧、地下通道里卖唱了,唱的都是他自己写的歌。盲选时,他唱的那首歌就是他自己写的,是向逝去的爷爷致敬的。那首歌是他登台后现场创作的。但很可惜,那天他身体状况太差,没能录好影。如果能完整的录好那场盲选,等到播出时肯定会引起广泛的热议。”

         熊泽回想着常安盲选时的演唱,评价说:“那首歌很一般啊,就算是他现场创作的,也只能算是泛泛之作。”

         “那首歌只是他创作能力的冰山一角而已。不夸张的说,他是我见过的最神奇的原创音乐人。你随便给他出一个主题,他立刻就能给你写成一首歌!是立刻哦!”

         回味着在医院时常安的那一首首逆天之作,齐诺不禁感慨着:“真的!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的人,他是个超级音乐天才!如果能给他包装好,他将是咱们节目这一季最具亮点的学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