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超厉害的
        “噗。【零↑九△小↓說△網】”

         徐艳和熊泽听了齐诺的话,全都不屑的笑了。

         王宇则是无奈的点了颗烟,暗暗瞪了齐诺一眼,让她别乱讲话。

         像她这种在节目组里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居然在节目组的高层人员面前预言拉屎帝会成为他们节目上最具亮点的学员,这不是让人家贻笑大方嘛!

         齐诺被他们笑的很委屈,她讲的其实已经很客气了,在最具亮点的学员后面加了个“之一”。

         按她自己的想法,常安无疑将会成为这季《好声音》节目中最大的亮点,没有之一!

         别说这一档节目了,如果给常安机会,他甚至有可能引爆整个华语乐坛!改写华语乐坛的历史!

         他的天赋是前无古人极的!

         这种神才,他们节目若不重视,未来一定会后悔的!

         不管别人怎么看她了,齐诺继续帮常安讲话:“王导,徐导,我没跟你们开玩笑,常安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有才华的音乐人,说他是超级天才都不过分。他的创作能力真的强到了让人怀疑人生!你随便给他点一个题,他立刻就能写出一首特别好听的歌。如果咱们节目能抓住他身上的这个特点来做,一定能引爆热门话题的!”

         熊泽笑道:“越说越夸张了,小齐,我记得你音乐素养不错,不是完全不懂音乐的人,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没边儿的话?随便点一个题,那拉屎帝就能‘立刻’写成一首歌,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嘛,你把写歌当儿戏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亲眼见到的!下午在医院,我给他出了好几个主题,他全都写成歌了!还是特别好听的歌,我现在脑子里还能回忆起一些他即兴创作的旋律呢,特别优美!”

         徐艳吐槽:“你听岔了吧,他是不是用了一两段旋律反复的组合、改变,换个主题,就成一首所谓的新创作了。”

         熊泽也道:“就像十几年前的急智歌帝徐武那样,一两个旋律来回用,然后现编一些押韵的词,直接唱出来,就成即兴创作了。”

         徐武在这个位面很有名,人称“急智歌帝”,他最擅长的就是临场发挥,即兴创作,别人向他提出什么问题了,他可以唱着歌回答别人。

         但他的即兴创作,只是歌词方面的即兴创作,曲子一成不变,一直是一两首老曲来回用。

         但在歌词上,他可以很讨巧的把一些很简单的话说的很押韵,唱出来就很有意思了,所以才被人称为“急智歌帝”。

         王宇感兴趣的说:“拉屎帝要有急智歌帝的天份也不错哦,圈子里好久多没出过这样的人了,他要能像徐武那样把要说的话都唱出来,那咱们节目可以给他设置一些话题,让他发挥一下。”

         齐诺急说:“不!常安不是急智歌帝的那种创作!他是真的创作!”

         王宇皱眉:“真的创作?”

         齐诺激动的都要语无伦次了:“王导,徐导,熊老师,我不是那种傻到连创作和唱歌词都分不清的人,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他比急智歌帝徐武厉害多了!他即兴创作的作品,风格迥异,出口即成歌,且是那种很完整的歌,不是徐武那种一两个调来回用的类型。”

         熊泽质疑:“真的假的啊?你是不是让那小子给忽悠了?”

         王宇也想到什么,讲说:“对哦,他是不是拿写好的歌唱给你听,说是临时做的。”

         齐诺一口咬定:“绝对不是,都是我现给他出的主题,他之前都没有准备的,全是即兴做的。”

         徐艳猜:“肯定是你给出的主题太简单了,像是什么爱情啊、背叛啊、梦想啊、青春啊这类。这种类型的歌,他说没准备,但其实早就写过了。”

         齐诺急死了:“真不是!我还故意刁难他了,给他出的主题都特别偏,比如我让他用我的名字写一首歌,结果他直接就给我写了一首《卡布奇诺》,超好听的!”

         徐艳哼说:“《卡布奇诺》?咖啡吗?这不就是在讨巧嘛,他之前肯定写过这样的歌。”

         “没有,他是问了我一些爱情观和履历后才写的,完全是按照我的人生模版来写的。”

         徐艳还是质疑:“他这么说你就信啊?你这姑娘怎么这么傻啊!你是不是被他给迷住了?你别忘了,他可是拉屎帝。”

         熊泽喝着茶呢,“噗”的笑喷了。

         没人能体会到她这一刻的激动和震撼心情,齐诺憋屈的都想哭了,她不和徐艳抬杠了,讲说:“就算他在这首歌上讨巧了,后面的歌他也完全没讨巧。而且创作难度更大了——今天中午我在人民广场吃的炸鸡,我故意刁难他,就让他以这个主题写首歌,结果他真给我唱了一首《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

         熊泽用纸巾擦着嘴边的茶水,讲说:“听歌名就知道,这肯定是那种瞎唱的网络搞怪歌。”

         “不是,这是一首特别好听的清新摇滚风作品。”

         齐诺走到一边把王宇办公室里的吉他抱起来了,向三人讲:“我跟他学这首歌了,简单上口,不信我唱给你们听。”

         王宇来兴趣了:“好啊,你唱唱看。”

         齐诺左手捏好和弦,回忆了一下这首歌,用特别单纯的声音磕磕绊绊的开唱了:“……最近你变得很冷漠,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其实我没期待太多,你能像从前般爱我……只是连约会你都逃脱,什么解释都不说……不是我不知道,爱情需要煎熬,不是我没祈祷……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而此时此刻你在哪里,虽然或许你在声东击西,但疲倦已让我懒得怀疑……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而此时此刻,你在哪里……””

         和常安唱的沧桑逗逼男那个版本比,齐诺唱的这个女声小清新版的《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更贴合原作中阿肆的风格。

         不过她唱的不太熟,有些音唱的不是很准,让这首歌魅力有所减色。

         但副歌部分的“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齐诺唱的有模有样,别具一番风味,给熊泽听得亮了眼。

         “不错啊,这调式用的有意思。”熊泽品着这首歌有趣的调式搭配,问说:“这是那拉屎帝现写的歌?”

         齐诺忙不迭的点头,讲:“这首歌他完全取材于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琐碎小事,他想象了一个女孩在人民广场苦苦等待男孩,男孩却没有来赴约的失恋故事,然后随手一弹,就成曲了,再一唱,就成歌了,超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