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二十一世纪的接班人
        小学六年一毕业,我们这一伙子就到了初中。

         在2001年的时候,我们顺理成章的成了二十一世纪的接班人。

         那时上初中是划片的,我们这一伙子被划到了同一个学校,还破天荒地划到了同一个班。

         在小学,我跟我哥在一班,李峰在三班,秦海在五班,张磊最远,在十二班。

         到了初中,我们这五个都被分到了九班。

         开学拿到新校服,穿上新校服的感觉就跟过年穿新衣服一样,大家心里或多或少都有点小兴奋,毕竟,这就是新衣服。

         开学典礼在操场进行。

         初中高中上千号人站在主席台下,听校长在台上致辞,说一些新学期的注意事项,还有新规划什么的。

         班主任站在每个班的前面,一边用眼神打压因为不耐烦而躁动的我们,一边聆听校长万年不变的演讲致辞,还要装着是头一次听到的一样。

         初一的新生排列好站在操场上,从一班到十六班,我们九班正好站在主席台跟前,也是就在校长的鼻孔子底下。

         我们所站的队伍是从低到高排的,李峰被安排站在了队伍的最前头。

         李峰的爸妈当初给他取这个名字的时,是想让他像山峰一样长得高耸挺拔。

         不过他的这座山估计是让愚公给凿了,个子还是跟五年级时一样矮。

         这个排位对正在窜个头的男生来说是很排斥的。

         男生在身高上的攀比与痴迷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要是能在身高测量仪上多出那么一俩公分,让他们脑袋上长个触角他们都愿意。

         可这事落在李峰身上,他不但没有不满,反而站的溜直,脸上还倔强的带着那种朝气蓬勃的神情。

         为的就是等老师镇压骚乱的小眼神飘过来时能瞄到他,从而得到他的肯定。

         要说每个人的班里总有那么几个人特惹人厌,他们在老师跟前特殷勤,私底下却特会玩。

         很不幸,我们这一伙子里就有一个,那就是李峰。

         例如我们在过道里遇到老师,一般像这种情况,我们都是随波逐流的躲着走。

         可李峰偏不,要多天真有多烂漫的说上一句老师好,惹得胸前的红领巾越发鲜艳。

         介于他的表现,期末的学生评语中,总比别人多一句“该生在校讲文明懂礼貌,对老师谦恭有礼”。

         每每那个时候,我们总是对他深恶痛绝。

         因为我们几个总是在一起,他这么讲文明懂礼貌,弄的我们也得跟着他一样讲文明懂礼貌。

         像我们这种在学生评语中,学习不是最好,品性不是最棒,只是活泼好动的,一般都只愿意做个小透明,偏偏该生这么不消停。

         这时,主席台上的话筒传来了翻页的声音,还有校长在演讲稿上寻找着该从那里往下读,而拖出来的长音,

         “嗯~~~~”

         张磊微微偏过身子,小声的对我哥说,“袁杰,你有没有纸?”

         我哥警惕的看了班主任一眼,小声的问,“干嘛?”

         张磊一双黑黑的大眼睛盯着主席台上,嘴皮子动了动,“我想开大,有纸没?”

         我哥摇了摇头,“我没有,我妹有。”

         校长似乎找到了接连下去的地方,又压低声音“嗯”了一声。

         张磊肚子一阵翻滚,“那你妹有没有啊?”

         我哥一脸肯定,“我妹有啊。”

         张磊因为忍耐而消耗了不少体力,有气无力的说,“我知道你没有,我问你妹!”

         “你们俩个再说就给我上主席台上说去!”

         刚才还在李峰旁边站着的老严,这会儿神乎其技的出现在他们俩个身旁,吓得我哥一个激灵,张磊一个差点没憋住。

         老严,我们班的班主任,快五十岁了,人如其名,必杀技是掏心虎爪手,俗称揪领子,生气的时候俩边嘴角会耷拉下来,就跟现在一样。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闭嘴是最明智的选择,可张磊没有这个意识。

         他原本想用我们那种特有的烂漫天真来感化老严,但脸上那副龇牙咧嘴的模样让这一切都变了味儿。

         “老师,我想上厕所。”

         “憋着!”

         短短俩个字,能听出老严给张磊的期末评语‘该生不热爱集体,不热爱学习,不热爱劳动,不热爱老师’。

         张磊在心里骂了老严一百遍,老严不懂,在集体活动中来屎来尿是多么绝望的一件事。他也不明白,在集体活动中憋屎憋尿又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秦海站在张磊身后,他个子不高,有点瘦,剪着个小平头。

         2001年《东北一家人》和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红遍大江南北,连带着东北话也火了。

         秦海是我们班里唯一一个东北人,出生在辽宁,说话带着点卷舌音,他说话的时候谁都愿意听。

         此时,他正试图用语言来安抚张磊,“磊子,再忍忍,校长快(讲)完了。”

         不过现在的张磊什么都听不进去,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肚子和屁股上。

         有一瞬间,张磊好像露出了要豁出去的神情。

         我排在女生堆里,正好站在秦海身旁,我摸了摸口袋,摸出几张纸,递给秦海,“我只有这个了。”

         秦海扬着眉看了下,“磊子,给你纸。”

         张磊听了忙把手伸到背后,在手指接触到纸的瞬间他就发现不同了。

         “我靠,我要的是擦屁股的纸!”

         “你不会搓一搓啊!”

         我,我哥还有秦海同时说了这一句。

         学校是一个除了教会我们知识之外,还教会了我们许多生活技能的地方。

         “最后,祝全体师生在新学期里工作顺利,学习进步,有个美好的共同回忆!谢谢大家!”

         就在校长说完这一句后,张磊混迹在解散的人群中,面目狰狞的抓着几张搓揉的皱巴巴的笔记本的纸,疯狂的往厕所那边跑去。

         我不知道初中生活会给我们带来怎么样的美好回忆,我只知道对张磊来说,现在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加起来,都抵不过四面墙和一个坑来的重要。

         开学典礼结束后,我们所有的人都要进教室上自习,所以,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老严,追逐着张磊进了厕所。

         看着张磊奔跑的速度,我哥说了一句特经典的话。

         “你永远也跑不过一个要上厕所的人。”

         张磊以自己都觉得牛逼的速度冲到了那个令他向往的地方。

         可他觉得有一个人比他还牛逼,在看到老严跑进来时,张磊都能从他脸上隐忍的神情中听到他内心的咆哮。

         老严蹲在对面的坑里注视着张磊,俩人看了一阵,张磊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

         “老师好。”

         老严目光呆滞的“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