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谈心
        虽然不用担心任玉凰她娘查到,但是任子悠可没这么大的耐心去忍受任灵儿。

         对付没头脑的人,任子悠多的是办法。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任灵儿,任子悠不做它想,直接干脆的威胁道:“我的好妹妹,你究竟走不走,要是不走的话,那我下回回家,如果母亲问起来,我倒是有时间跟她说说你曾经在我们的好姐姐的饭菜里面放东西,害的我们的好姐姐拉肚子的事情经过。你觉得,我有没有这个本事让母亲相信啊。”

         顿时,任灵儿便面如土色了。

         任子悠口中的母亲,不是别人,而是任家主母。脾气不好不说,还在家里一手遮天,谁也奈何不了她。

         如果让她知道自己曾经为了报复任玉凰而在她的饭菜里放了些东西,导致任玉凰那一次拉了三天的肚子,那自己跟娘肯定会被她给整死的。

         任灵儿双目带着怨气的瞪了任子悠一眼,便乖乖的走了。

         丁君沉与李依依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们二人一来不好插手,二来是谁都不想招惹到任灵儿。所以,刚才他们是一直没说话,只埋头吃饭。

         丁君沉还好,反正习惯了,直接就无视了她,可是李依依忍不了。

         这几天相处下来,那对任子悠是无比的信任,对与任子悠讨厌的任灵儿,李依依同样也是讨厌的。

         任灵儿坐在她旁边,李依依吃饭都感觉不怎么香了。好不容易人走了,她便又恢复了活力。

         “真是个牛皮糖,烦死人了。”

         李依依嘴巴里塞着饭,可还是不忘吐槽任灵儿。

         只是这形象嘛,鼓着小嘴,使的她本来就很圆的小脸,更加的圆润可爱了。

         不仅仅是任子悠,就是一向不怎么喜欢笑的丁君沉,也被她这副模样给逗笑了。

         可怜李依依这个单纯的娃,到吃完饭,也不知道他们这两个人精在笑什么,还一直追问着。

         好在任子悠迅速转移话题,拉着二人去了她昨天晚上才找到的一个好地方,这才让李依依停下了追问。

         火灵院是依山而建立的,学院就在山脚下,而上山的路就在女生宿舍的不远处,山上清静,只听见虫鸟的叫声,坐在最高处,便可俯瞰整个学校,乃至学校外面都可以看见,上面风景宜人,是个休息的好去处。

         任子悠拉着二人,直奔山顶而去。

         “啊……,好漂亮啊。”

         任子悠带他们过来的,可最兴奋的却成了李依依。

         任子悠与丁君沉倒是悠然走在了后面,二人闲聊着,任凭李依依疯疯的闹。

         “君沉哥哥,现在从任家出来了,你有想过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吗?”

         第一次,任子悠这样认真的在问丁君沉这个问题,丁君沉楞了楞,很认真的答道:“我不知道,爹说要我保护你,以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吧。”

         任子悠摇摇头,继续向着前面走去,“君沉哥哥,男儿当有大志,你不应该是为了我。我以后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也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不该是为了我。更何况,我想做的事情,前途未知,我不想拉你下水。”

         说着,任子悠已经与丁君沉拉开了远远的距离,丁君沉走在后面,看着任子悠娇小却那样坚毅的背影,心里开始糊涂了。

         自幼相识,他怎么可能不懂这个名义上的妹妹的想法。

         自从那次出去玩,无意间吃下了那一枚红果,就已经变了。

         任子悠在任家人的打压下,隐忍,坚毅,不肯屈服,早就在追寻着出头之日的她,早就有了自己的计划。

         对于年幼时的约定,也早就忘到了脑后。

         丁君沉突然间发现,自己好似有些不太认识眼前这个人了。

         呆呆的楞在原地,丁君沉想了好一会儿,直到李依依与任子悠的大声呼唤,才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不一会儿,他便也跑到了二人面前。

         山顶之上,三人身着火红色校服,放眼望去,眼中是天都辽阔的风景,耳边是呼啸而过风声。

         “依依,你有自己以后的目标吗?”

         同样的问题,却是任子悠认识她来的第一次很肯定的回答。

         “我有自己的目标啊,可是我要是说了,你别笑话我。”

         任子悠笑着点头,“说吧,我不会笑你的。”

         李依依转而看向丁君沉,“那你呢?”

         逼着丁君沉发誓也不会说出去,李依依才缓缓的道:“我想成为强者,不想再任由家里摆布。如果我不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那等到成亲的年龄,我就必须在家里的安排下嫁给那些纨绔子弟,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可是,我那样没用。没有天赋,也买不起丹药,更不用提功法了。想必,这个也只能成为我的一个梦吧。”

         说着,李依依的脸色沉了下来,明显的是不甘心。

         任子悠握着李依依的手,安慰道:“放心,我们的目标一致,你还有我,以后我们一起努力,谁说女子就不如儿郎了,我们一起努力,闯出成就让世人看看,活出我们自己的风采。天地这么大,凭什么我们就必须要认了现在的命运。”

         李依依脸上的神色渐渐恢复,“嗯,我们一起努力,一定可以的。我们好姐妹,一起努力,不分开。”

         任子悠亦是附和,“一起努力,好姐妹,不分开。”

         二人说完,皆是开心的笑了。

         丁君沉站在二人身后,看见二人那坚毅的眸子,心里也在开始反思自己。

         今天,为什么她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丁君沉开始担心,自己始终会有那一天,离她越来越远。

         三个人各有各的心思,围坐一团,放眼看着天都的风景,三人渐渐的,好似都有了自己的感悟。

         任子悠放眼望去,心中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在这辽阔的天地之间,五湖四海之中,自己就如同一片蜉蝣,任谁都能直接忽视自己。

         现在妄想着将娘亲从任家接出来,从此让她过上好日子,却是不可能的。

         但是,漫漫长路,一切都是未知数。是坎坷还是生死之劫,就是粉身碎骨,我也要去一拼。

         神尊境,许多人历经一生沧桑,都没有这个能力做到。可是,我任子悠,却想去试试。

         老天,你已经玩了我十年了,以后,也该是我翻身了吧。娘亲已经受了这么多的苦难,如果你不让,那我也只有逆天而行了。

         任子悠想着,转头便看向了身旁的李依依,四目相对,相似的目的,让二人相视一笑。

         单纯的心性,却也有着自己的目的。

         谁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凭什么不能去拼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