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谈判
        二十五世纪,人类的整体财富已经到达了二十一世纪难以想象的地步。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能够吃得饱,穿得暖,还有地方住。

         这就意味着消除贫富差距了吗?没有,这个世界仍然有贫民。他们依靠国家的福利补贴生活,可以不用工作,整天游手好闲。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某个贫民区里住着一对姐弟,这半年来,每天早上吃早餐时,两人都会进行一次次相似的对话。

         “沐阳,去上学吧。我的病我了解,目前全世界这种疾病的案例非常少,医学界根本没有研究的打算。你还年轻,去上学,以后走出贫民区,才是我最想看到的。这也是我给爸妈最好的交代。”

         说话的是姐姐苏晴,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无论是样貌身材都是令人艳羡的,然而就在这风华正茂的年纪,准备大显身手时,一纸诊断让这个要麻雀变凤凰的美丽女孩成为一个绝症病人。

         贫民虽然有医保,但是不足以支撑苏晴这么庞大的消耗,刚上大学的弟弟苏沐阳不得不放弃大量的时间开始在外面寻找工作。

         每次苏晴说完这些话,苏沐阳的脸色会变得非常难看,并且一言不发。

         然而今天的苏沐阳和平常不一样了。他不仅没有给姐姐脸色看,反而一脸轻松的笑着说:“姐,对我来说,这个世界没有比你健康更重要的事情。”

         苏晴一下就呆住了。这半年来每次触碰到这个话题,两人的对话往往都会不欢而散,今天苏沐阳第一次这么和颜悦色的坦白心中所想,让苏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对于这个家,她只是一个被好心收养的孤儿,苏沐阳真的没必要这样。

         ……

         来到地铁上,苏沐阳抱胸靠在边上,双臂不存在的温度让他想起拥抱苏晴的感觉。曾经,他以为再也不会有机会感受到这种感觉,没想到上天给了他挽回这一切的机会——他重生了。

         在原来那个时空,苏晴在药物的帮助下只活了两年便香消玉殒,这件事对苏沐阳的打击很大。他一直处于抑郁的状态中。然而才过了一个月,苏沐阳得知治疗苏晴绝症的药物问世。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苏沐阳恨自己对于疾病的资料收集不够多,也恨自己没有照顾好苏晴让她多活一个月。

         带着这种莫大的悲痛,苏沐阳在公寓里豪饮一夜,最终喝醉溺死在浴缸中。

         如今他重生了,上天给了他弥补遗憾的机会,也给他弥补的能力。而这个能力只有在《法界》这个被号称为二十五世纪标志的游戏中才能实现。

         《法界》是一个脑电波沉浸式全球联网的网游。在当前时空的时间点,法界结束了所有内测,还有几天就会开启公测。

         此时大多数民众对于这个游戏的认识还少,但是用不了一年,人们的生活肯定会充满着对这个游戏的讨论。

         有个评论家就说过:“《法界》是人类文明生长出的奇异之花,是偶然也是必然。人们大量的投入时间和金钱在里面,使这个虚拟世界变成了一个全新的经济体,成为娱乐业的极致世界。”

         一个全新的经济体,坐上早班车的人多少都会赚一些。前一世苏沐阳也是坐上早班车,并且中途觉醒了一个从没人知道的能力,才能够勉强支撑苏晴高昂的医药费。

         现在重生不仅是搭早班车,而且还是老司机开早班车,优势不是一般大。但是因为苏晴医药费的原因,政府给的补贴已经不足以购买游戏头盔,因此想要迅速上车,只能和前世一样先给某些公会打工,等到自己积攒了一定的资本以及能力提升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出来“单干”了。

         地铁到站了,就在一所大学附近。和苏沐阳的所在的大学不同,这所大学是本省的名校林省理工。而苏沐阳要去的公会叫白象公会,这是几个林省理工富二代开的,而招的多数也是林省理工的游戏高手。虽说这个公会在华夏排不上号,但是因为公会几个高层舍得花钱,加上招的都是同校,相对来说比较好管理,因此做得还是有模有样,在当地的游戏公会里,还有点名气,否则苏沐阳也不会找过来。

         按照规定,白象公会一般不招收林省理工以外的学生,但是苏沐阳知道这个公会的打金团没有组建完毕,加上即将开服,因此在招收打金团成员方面就放松了条件。

         很快,苏沐阳就来到了白象工会所在的公寓楼层。整个楼层被白象工会包下,并且重新装修分配空间。不同部门的分配在不同空间,做起来还像模像样的。

         苏沐阳走进去,对着前台的一个女大学生说:“我过来面试。”

         现在是公会招人的时候,因此有一个前台接待很有必要。

         招待看苏沐阳一身廉价地摊货,本来的认真就变成了漫不经心,也没回答,就是拿起电话说道:“李总,有人过来面试。”

         电话那边问:“他来面试什么职位?”

         招待还没问出口,知晓情况的苏沐阳就已经开口道:“面试打金员。”

         果然,和前世一样。苏沐阳说出面试职位,招待说了几句就给苏沐阳指出面试用的小型会议室怎么走,随后就再次漫不经心的玩起自己的手机。

         负责招聘的是一个一只耳朵七个耳钉,全身皮衣的男青年。他嚼着口香糖,翘着二郎腿问:“哥们,玩游戏多久了?”

         打金其实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就是按照摸索出来的高效步骤反复执行就是了。只要人不笨都能完成。这男青年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苏沐阳不是本校学生,所以人为的提高了一下挑选条件。

         然而苏沐阳本来的目标就不是打金团这种苦力活。而是秘境探索队,这个在《法界》中颇有神秘色彩的行当。同时也是《法界》中最有可能一夜暴富的行当。当然,想要胜任这个职位需要的能力也很高。

         “我参加过内测,在游戏经验方面你完全没必要担心。而且我要应聘的不是打金团的工作,而是秘境探索。”

         男青年有点不爽,但是面对一个参加过内测的玩家他多少还保持了一点尊敬没有竖中指,只是脸色有些不悦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苏沐阳回答:“我得知你们所有人员都招满了,就只差打金团。因此不这么说,你会见我吗?”

         男青年其实被苏沐阳内测玩家的身份说得有些心动了,不过目前仍然不能完全表明自己的立场,只能打太极道:“既然你已经知道其他职位都满人了,为什么还要过来?”

         这个男青年是白象公会的二把手白象般若。别看他大大咧咧的样子,实际上是个心思缜密的人。这是苏沐阳前世在白象公会的了解,他不相信白象般若在不考虑自己的情况下还说这么多。

         既然是明人,就不说暗话了。苏沐阳身体前倾,说道:“白象般若,《法界》开服一周,我至少能产出一块法术符文,并且允许你们用现金购买。”

         法术符文的作用是加强、变化基础法术的装备道具。虽说是作用于基础法术的,但是实际上是游戏里新技能的来源。一个装备了法术符文的基础法术和没符文的基础法术完全是两个法术。

         当初内测的时候,由于是离散测试,每个玩家只能体验某一部分,但是内测结束之后,大多数玩家一致赞同公测后法术符文一定非常稀缺。因此苏沐阳的建议确实是抓住了白象般若的兴趣。

         游戏刚开服法术符文稀缺,星力(游戏货币)稀缺,但是苏沐阳能够保证一周产出一块法术符文,并且还能用现实货币交易,而付出的成本不过就是一个工位罢了。怎么算都是个非常赚的生意。

         但是当初内测可没透露任何爆率,获得道具的资料,眼前这小子这样斩钉截铁怎么也像天方夜谭。

         “我也参加过内测,生态平衡测试。难道你当初是参加了物品爆率的测试?”

         苏沐阳一笑,说:“别试探了。没有这个测试。我怎么能确保得到符文是我的秘密,我之所以选择你们工作室是因为地方离我家很近。而你需要考虑的是要不要赌一赌。”

         这话倒是让白象般若刮目相看。白象般若是富二代,虽然穿着不着调,但是这只是跟朋友在一起才这样。实际上这样的家庭出身的人,见识都不会差,说话也非常有底气。看苏沐阳的穿着可以知道是个贫民,但是能够有这样自信,说出这种话的贫民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因此这一刻他已经决定赌一把了,但是添加一个秘境探险的名额,还需要让其他高层过来看看。

         他点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说道:“老白,有个人能够在开服一周后提供至少一块法术符文。过来看看。”

         没过多久,会议室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苏沐阳虽然心里有所预期,但是看到过来的人还是有些意外。

         这次过来的不仅仅是白象的老大白象罗浮,剩下的几个人全是公会高层。苏沐阳当初在白象工会呆了一年,已经是熟人了。当然对于他们而言,只是第一次见面。

         “般若,你觉得就一个贫民能在一周内弄到法术符文?我们都是参加过内测的,游戏公司可没公布过任何物品掉落信息。就算有,我们都不知道,一个贫民会知道吗?”说话的人叫白象大王,名字取自《西游记》里的妖怪。在以前的游戏中担任坦克位置。后来在《法界》中他选择了肉体实力最强的金丹宗,继续担任公会第一T。当然作为T,都是有脑子的人,只不过他是个有话直说的家伙。

         而白象大王的话也是众多赶来的高层的心声。

         白象罗浮本来的想法是来者是个和他们一样的富二代,通过什么特别的手段知道了内部消息,现在一看,也有些犹豫了。

         不过公会的智囊白象般若既然考虑了这个决定,说明这个贫民多少说出了一些道理。

         一把手和二把手相互对视了一眼,无声的达成了共识,白象罗浮这才说道:“既然如此,你要多少个队员?”

         苏沐阳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我一人,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