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意外任务
        陆翼这趟过来,特意带了几罐啤酒,还有些卤菜,本来就是打算与木雅分享的。忍不住抚摸着女生的脸,“唔,不过,等给你过完生日,好吗?”

         看见桌子上的啤酒,木雅脸红了一下之后,在陆翼身上掐了起来,“坏人,是不是打算将我灌醉?要知道超市卖的那些酒,最后我可是当成水喝的”

         夜幕渐渐降临,山间的雾气之间、昏暗的远山层峦叠嶂,木雅是习惯了黑暗、而陆翼则是因为身体的强化,都能清晰地看见很远的景色,两人喝着啤酒、吃着小菜,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陆翼将黄亚萍的遭遇说了出来,“和平的世界也不是那么安逸的,黑暗与光明、善良与邪恶,存在于任何时空中”

         “这个女生有点软弱,换成是我才不会跳楼呢,直接去厨房找把刀,把那个死老头给阉了”

         陆翼瞬间蛋蛋一紧,“我说大小姐,别说这么凶悍行不行?现在这个老家伙已经完了,今后将生不如死”,望着窗外的他,陡然间瞳孔缩了下,远处那只飞在半空中的老鹰,让他隐隐地有些不安。

         木雅知道他看见了什么,“那东西是前天出现的,总计不少于三只,这几天我都没再出去,躲在屋里,但如果它们飞到我的头顶上,会察觉到我的生机”

         陆翼发现面前这位女生,让自己有看美国大片女主角的感觉,外貌类似不说,也很勇敢。收回眼光,“太阳能是第一步,我有特殊技能,不担心它们察觉,会继续布置下一步。你们的世界中有过特斯拉这号人物吗?”

         “没有,怎么了?这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陆翼笑笑,“当然了,在我们的世界中,他发明了一种东西,就叫特斯拉线圈。这次买来的太阳能设备,可以组装成一整套,但也可以拆分成三套。按照我们如今这两个人口,其实一套足够用了,甚至能再供给五到六个人使用,剩下的,就是打算用以制作这个的”

         “这个东西能杀死丧尸?”,女生早已经知道,眼前这位男子是一个很有水平的工程师,听他这么说,还是比较相信那个什么线圈应该有效。

         “丧尸有点难,但烧死那些老鹰、鸟什么的,不是什么问题”,说着话,陆翼继续皱着眉头、望着那几只老鹰上下翻飞的地方、若有所思。

         恶劣的环境能激活人类的潜能,木雅的第六感早已超出常人,也似有所觉:“这些家伙不是冲我们来的,那下面有东西”

         “嗯,目测直线距离大约是20多公里,山区地形影响,地面路程超过40公里,那里有东西”,既然人类中有木雅等这例外,动物中当然也会有不受病毒影响的特例,所以,很难判断那茂密的森林中,与几只老鹰争斗的,到底是什么。

         陆翼带来的卤菜是西子湖附近一家老字号的招牌菜,当然是色香味俱全的。两人几乎同时猜测了多种可能,但这一路过去,肯定是危险重重,因此很默契地没有说“过去看看”此类的话,专心地对付起桌上的菜肴。

         站起身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搂住他脖子,坐在他大腿上。虽然屏蔽掉了嗅觉,但陆翼却能清晰地感觉到,某种软腻紧贴着自己,也不由地反手搂住了女子那纤细的腰肢。

         “轻点,你看,被撕破了”,木雅的脸、颈子等红如胭脂,焕发着晶莹地光泽,像是要滴出水来,话说完,就热烈地回应起男子的热吻,屋内响起沉闷的呼吸声。

         夜幕已经彻底降临,这是一个没有月光的夜晚。只能通过昏暗的星光,才能分辨出屋内凌乱的场景。山庄那结实的玻璃幕墙边,那件短裙已经成为了一团碎布,被随意地丢弃在地下,原本青色的布料在星光闪烁中,泛起一抹暧昧的光泽。

         “痛”,随着一声低呼,屋内出现了短暂的静止,而后如同狂风骤雨,连击声不断响起。好在山庄的隔音效果不错,外面的山间依旧是一团寂静,只有远远地丧尸传来凄厉的吼声,还有不知道什么僵尸动物发出的嚎叫,诠释着末世的夜晚。

         “讨厌,为什么要戴这个?”,将杜蕾斯丢到墙角,木雅嗔怪了声之后、在陆翼的膀子上轻轻地咬了口。他们两个已经是在山庄最大的一间套房内,也是最高的地方,黎明前的黑暗、在星星们配合地隐藏起来后、伸手不见五指。两人凭着触觉感知着彼此。

         “现在能怀孕吗?别闹了。也许以后可以……”,陆翼心里清楚,不断的任务、陆续的奖励,必将走到能带着活人回到自己世界的那天,话里所指包含的意味,木雅却不大明白。

         “也对,孩子生下来,面对这样的世界,不如不生”,虽然过完生日,木雅也到了虚岁十八岁,但她的心理却比柳卿成熟太多。

         “天亮,我就离开,这段时间会来去很多次,将设备搬运过来,然后还要组装。在末世,你比我有经验,但我还是要说:尽量不要出去,待在屋内”

         “嗯”,温顺地答应声之后,木雅趴在他的胸口进入了梦乡,陆翼也睡熟了过去。

         ……

         清晨,摸了把身边,空空的,木雅望了眼窗外那依旧的青山绿水,悠悠地叹了口气,“能要求什么呢?老天把他送到我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

         同时,陆翼整理起郊区别墅来,柳卿很自觉地没有打电话给他。但他的内心,依旧有些愧疚。取出电话,犹豫了半晌之后,还是没有打出去。

         如同心有灵犀,电话铃声在手机被放入口袋之前,响了起来,“卿卿,对,我在这边。光靠手工有点吃力,打算去买一台小型机床”

         “哦,我不懂这些,你看着办呗。唔……,阿翼,明天就考完了,你知道学校里的同学家都是有钱人,所以一帮同学想组织去加拿大旅游,你知道香茗的夏天很热,我……,能不能去呀?”

         “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啊?”,虽然不想承认,但陆翼知道自己有点吃味。

         “嘻嘻,都是女的啦,小气鬼。下午回来吧,我那同学要来玩,你们认识一下,我跟她挺说得来的,她家在加拿大有座庄园。这两天说什么钓鱼、划船、打猎什么的,闹得我心里痒痒的”

         “喔哦,那行,我回去吃晚饭吧,等会出去找找中意的小机床,如果好的话,就买了”,陆翼知道,所谓看望学姐,也许就是柳卿的随口一说,但他却真的想去见见这位可怜的女孩,判断一下她的情况。

         “那行,你去吧。晚上记得回来吃饭啊”,柳卿比起原来,改变了很多,性格开朗了起来,说话也带了些类似她母亲的爽利。

         笑着挂掉电话,陆翼找到黄亚萍父亲的电话,打了过去,“黄大叔,是我,陆翼”

         “哦,小陆啊,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我想去看望下女朋友的学姐,表示下心意”

         电话里稍微沉默了下,“谢谢你,小陆。我们尝试过很多方法,希望刺激她醒过来。你来看看也好,也许多些人接触,她醒转的机会更大。她在市中医院五楼,是独立的病房507”

         随手打开电视,陆翼从空间中取出一壶牛奶和一袋蛋糕吃起了早餐。转到地方台,他就看见了早间新闻,“原……,因为受贿、滥用职权等原因,被开除党籍、公职,并被立案调查,…..”

         “呵,真快呢,像是塌方”,喝了口牛奶,陆翼笑着嘀咕了句,但他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但这种层面的斗争,已经不关他的事。

         ……

         灰色奔驰,驶出别墅院子后,电动大门自动关闭。别墅所在的位置确实很偏,是交通和其他附属设施的盲区,因此,虽然已经是上午九点,但没有多少车辆。

         隔着绿化带,原本身体放松、驾驶着汽车的陆翼陡然间坐直了身子,因为他看见了一辆熟悉的汽车,就是当初武哥等人打算用来绑架柳卿的那辆小面包。而且以他那锐利的眼神,能看见车上有些不妥,车辆后排座位上,有个被捆绑住的身影。

         从最近的环形岛掉头之后,陆翼远远地吊在了那辆车后面,“小镜,怕是李家疯了,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车上绑着地是什么人?”

         “主人,如果都知道了答案,岂不是很无趣。对了,上次说再一次的任务是双重的,意思是丧尸世界和你自己世界都将存在任务。如今,你提前将其激活,前面车上那位被绑架者,就是你的任务目标。要求:救出人质,并恰当地隐藏起自己的真实身份,就算完成”

         “该死的”,陆翼郁闷地敲了下方向盘,这个意外的任务几乎打乱了他的节奏。从小面包的行驶方向分析,他们打算去偏僻的山区,这很耽误他的时间。

         踩了脚油门,灰色奔驰车,超过了小面包,交错的瞬间,陆翼透过驾驶窗玻璃看见后座上的那个人被紧紧地捆在后排座位上,心里有了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