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老式机床
        回答地又是一阵拥吻,两人都感觉其实很清凉的屋内是那么地热。在意乱情迷中,柳卿还是轻轻推开了陆翼,“我晚上还要去陪妈妈,今天不……不行”

         吻了下女孩的耳垂,“好,驾照考的如何了?给你买的MINI还停在那里生灰”

         也在强行克制着那份热浪的女孩,将脸躲进陆翼敞开的衬衫中,几乎贴着他的胸膛说:“明天路考,应该没问题的。这次出差打算几天回来啊?”

         勾起女孩的下巴,在她嘴唇上印了一个吻之后,“难说,估计一周左右吧,那些法国人对设计的要求很高,我得现场给出设计思路,听取他们的意见”

         “哦,我…….,你出差之前,我会成为你的人”,说完,女生再次将脸埋入陆翼的衬衫,甚至能感觉到那烫热的温度。

         ……

         “刘阿姨,翼哥最近很忙,托我来将房子退了,他说很感谢你一年多来的帮助。所以额外支付了一个月的房租、作为违约金”

         接过信封,刘姐好奇地望着柳卿、这位气质上出现了重大改变的女孩,“卿卿,阿姨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不会是跟陆翼谈恋爱了吧?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福气”

         柳卿有点不乐意了,“刘阿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知道他之前是给人打工,拿着几千块一个月混日子。但如今他自己当了老板,是一家香港设计室的法人代表和首席设计师,国外的设计太多、几乎忙不过来。不是有句话嘛:莫欺少年穷”

         “那真不错。唉,阿姨多句嘴问问,前些日子欺负你那个李公子,听说暴病而亡。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死了?”,这还是柳卿首次听到这个消息,暗暗长呼一口气,“我怎么知道什么原因?他害了那么多人,我那位学姐也是其中之一呀,或者是报应,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远处还在跟踪调查的几位,听到传来的对话,都是一身发凉。市局发生的事情,无法解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从一开始就是悬案。虽然这些人还在调查陆翼和他身边的这位柳卿,但大家都相信了鬼神之说,要不,发生的事情怎么解释?

         程跃平等人连续跟踪调查了陆翼接近一个月之后,没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加上那个诡异的焚化指令,让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案子,心里的想法都是:“这位李公子作恶太多,遭到了报应吧?”

         ……

         清晨的阳光透过紫色的窗帘照在红木地板上,多日阴雨后的空气中,依旧带着些淡淡的泥腥味。

         欧式的床上,两个身影搂在一起,附近的地下,一方洁白的丝绸上映着一朵鲜红的梅花,证明着女孩的纯洁。

         “翼哥,怎么又打算提前出发?是担心设计方案会有问题?”,满头丝缎般的秀发散落在男子宽厚的胸膛上,柳卿那牛奶凝结般的手指、描绘着男友强壮的胸肌。

         “是,我打算找个小工厂,自己动手制作几套模型出来,再去谈判,这可是报价80万欧元的一套设计,模型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如果合适,我打算在郊区买套房子,专门用以制造模型”

         “这不是前几天你已经完成的那个吧?哇,跑一趟就这么多钱,翼哥,你真厉害”

         “不是,香港和美国的设计早就完成,并被采用,等着拿钱了。嘿嘿,你家翼哥当然是很…..厉害的”

         “啊,不要,人家受不了,我……我帮你……那个……”

         “什么?”,陆翼刚问完,见到毛茸茸的脑袋一路往下,而后低声吼了声,“嗷……”

         ……

         灰色的奔驰越野终于出了城区,进入了江南的山水之间,陆翼看了眼后视镜,“小镜,那些跟屁虫没问题?”

         “放心吧,他们很快就会失去你的踪迹。你真的打算买台小型机床?”

         看了眼后面,跟踪自己的车辆已经像是见了鬼一般,拐上了一条岔路。陆翼猜测,那是类似全息投影般的误导造成,没有多问。

         “是,做模型是真的,我还想自己制造更加先进的连弩。在没得到带消音器的枪械之前,我得强化自己的攻击,在大学时候,我曾研究过古代的连弩,并做出过设计图。与常见的弓弩不同,我制造出的连弩是使用火柴棍大小的短箭,而且可以连发。最重要地是,它无声无息,避免响声惊动那些丧尸”

         “哦,这就是这些天,你在网上寻找相关信息的原因吧?”,小镜由衷地夸赞了一句后,在虚拟图像上用鲜艳的红色、标注起商谈好的那家小型企业。

         汽车进入了香茗市下属的一座县城,在虚拟图形的引导下,陆翼如同熟门熟路般直奔城乡结合部的见面地点。

         进入这家所谓的“工厂”,陆翼摇摇头,从房屋构造去看,这本身应该是一座普通的农房,两层半的主楼,侧面三间平房,占地面积不会超过500平米。唯一让他觉得舒服地是院子紧邻一座天然小湖,有点农家乐的意思。

         见到高大的陆翼,身高只有160多的工厂老板颇感压力,“陆老板,欢迎欢迎”,电话中他没想到这家设计公司的老板是位年轻人,因为陆翼的嗓音比较低沉。

         “胡老板,这就是你的厂?”,陆翼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

         “哪能呢,这里只有一台机床,你知道早年企业改制,不少好东西流向社会。江南制造厂进口的一批德国机床中、我得到了一台,一直当作母机床在用。那时候,有些事不是那么地合乎规定,因此,就一直把它放在这里”

         “哦”,陆翼点点头,跟在胡老板身后进入了那一排平房,果然是看见了一台做工精湛的德国机床,只不过,他很快皱起了眉头。

         转头望着矮胖如皮球般的胡老板,“不对吧,胡老板,这机床的原配的轴承去哪了?如今这个坏了”

         “行家,陆老板。这可是九十年代的老家伙了,配件很难在找到,原配的轴承在那,但已经无法再修”,胡老板指着靠墙的一排货架说。

         走过去,拿起原配轴承摸了几下,小镜的声音响起:“主人,这轴承是可以修复的,没有问题”

         陆翼转头盯着胡老板,“这么一台废机床,哪怕加上这套房子,你居然报价500万,未免太高了吧?”

         “陆老板,附近的电网可是我们集资修改过的,你看着是农房,但它的产权可是很清晰,随时可以过户,这样…….480万,不能再低”

         随着观察,陆翼满意地不止是小湖,距离这里最近的房屋也在五十多米之外,中间隔着类似新农村公园一样的间隔,环境很好不说,还十分安静。

         “380万,不可以再高,胡老板,你这机床只能当废铁卖,这你心里清楚”

         “行,谁让我急等着流动资金用呢,这个……,我希望今天就能办掉”

         胡老板着急的原因,小镜很清楚,这家伙借了很多钱,手下工厂几乎已经完全处于生产停滞状态,资金断链中。除了这套农房,他还在出售位于沪市的两套房子,兑换现金。

         装作犹豫了一会儿,陆翼点点头,“好吧,这手续…..”

         胡老板赶紧摆手,“我们就在这等,阿雯”,随着他的喊声,屋外走入一位年轻女子,大约25岁左右,相貌俊秀,“老板,都准备好了,马局长那边在等着呢”

         “老弟,麻烦你把身份证复印件交给她,我们在这等着就行”

         陆翼笑笑,“那可不行,我还是一起过去一趟”,不是他过于小心,小镜已经提醒他,这位胡老板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

         房产过户,一天内就完成了,想起那位小雯的桃花眼,陆翼摇摇头。

         “好了,这里从此就是我的地盘,也是去丧尸世界旅行的最佳地点之一。小镜,轴承怎么修复,我是没这个技术的”

         空中出现了一团只有他能看见的云雾,“你将它放进去”

         陆翼依言将货架上的破轴承、放进了云雾当中。而后步入两层半的主楼,开始了整理,丢弃不要的东西、铺上新的传单等等。

         这套农房的主楼,应该是那位胡老板养小蜜的地方,处处布满了香水味,装修很精致,欧式的雕栏、窗框等等,其实应该算是一幢很不错的别墅。

         由于早先居住的是女性,因此没什么值得整理的,主楼当中本身就干净而整洁,省去了陆翼大量时间。

         “好了”,随着小镜在他脑海中的话音,小小的白雾再次出现后、迅速褪去,陆翼在轴承自由下落的半空、将它抓在手里。

         “这位胡老板说的话都是谎言,他的工厂早就不开了吧?机床虽然老,但除了轴承、其他都是好的,我看他一样是加入了炒房团的队伍才对,如今打算脱身了”

         小镜发出悦耳的笑声:“是的,你猜对了。他在大陆的资金确实断链了,因为他的绝大部分资金已经去了境外”

         陆翼摇摇头,“不管他,平房中还有那么多的材料。对他来说是垃圾,可是对我来说,那就是好东西了”

         换了身工装,他进入了平房,将轴承按上去之后,“小镜,你能屏蔽掉机床发出的物理声波吗?省得被人知道”

         “可以,我发现你越来越仔细了,这是好事”,小镜调侃了句

         “呵,虽然不明白你是什么,但可以利用的地方,为什么不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