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人宠合同和魔法
        能让季楠这种老好人如此失态,在季楠的记忆中,只出现过缪缪几回(前一次……算了,不提也罢)。

         季楠又惊又恼,当然不光是神经少女口中的“人宠”,还有——他忽然站起来没注意受伤的左脚,结果导致二次创伤……

         在确认了耳朵没有出毛病之后,季楠一瘸一拐的退后几步,想要与神经少女保持距离,“我跟你讲,我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好欺负,但也有自己的尊严的,人宠什么的,你想都不要想。”

         脑中浮现出被套着狗圈,神经少女溜自己的画面,并且还时不时的踹两脚,简直没有人性啊!想想就觉得恶寒!这种事情就算季楠再怂也不坚决不从!

         “以前又不是没收过,你过来……”神经少女笑吟吟,六芒星耳环一颤一颤。

         “我不过来!”

         季楠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他已经透过少女纯洁的外表看到了里面那肮脏的灵魂……

         “叫你过来!”

         “我不!”

         “你过来!”

         “不!”

         ……

         ……

         “本王叫你过来!瞎墨迹什么!”

         “啪”的一声,神经少女洁白无瑕的玉手敲在茶几上,让季楠眼球一突。他悲剧的发现,钢化玻璃碎成了无数小块,洒落在客厅里。

         季楠的心里已经在打退堂鼓了,难道就这么从了她?这明显坑爹啊!

         但话又说出来,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季楠第一次觉得人生如此无奈,竟然是在一个少女前面……

         “我不会做你的人宠的,你不要妄想了!”

         季楠一边前进一边坚定自己做人的信念,他怕自己在对方的淫威面前最后一点节操也不保了。

         “坐下!”

         季楠心里一震,不知道为什么听见神经少女的话,总有种不自然的心慌。

         “这就对了嘛,有事情要坐下来慢慢谈,激动什么,激动又不能解决问题。”少女说的头头是道,看这样子还要教育季楠做人的道理。

         “我@%¥&amp;@”季楠心里大骂,谈什么,你这是逼良为娼啊!绝壁不能同意啊!没什么可谈的!

         “你看你,不就是做本王的人宠吗,至于把你高兴成这样吗?”

         季楠:“……”哪只眼睛看见我高兴了!你是瞎吗!

         “小子,你就偷着乐吧,多少人跪倒在本王的面前,本王连个屁都不放。要不是看在你救了本王一次,你这样的人本王向来都是直接无视的。”

         “你还念着我的好?”在季楠眼中,这是个自恋、自大,自说自话,又神经质的少女,没想到还有一点感恩的心。

         尽管只有一点,但为何现在季楠有种热泪满面的感觉呢……

         “你走吧,离我越远越好,这就算对我最好的回报了。”季楠做了两秒的思想斗争,虽然他平时做过不少思想斗争,但无疑这一次是最悸动最煎熬的(他怕一个不好,神经少女兽性大发)。

         “不要这么急着下结论,人生很多机会都只有一次,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神经少女不知为何,变的特别正经,让季楠都忍不住点头,在确认眼前的少女没有使用障眼法之类的后,不由的有些犹豫起来。

         “等等,你到底是谁啊?”搞了半天,都不知道对方的底细是什么,让人忒无语。

         “我是人见人爱,倾国倾城的女王殿下呀。”

         “……”季楠觉得肯定看错了,这才是这个神经少女的正确打开方式!

         “哎呀,忘记给你看合同了!”

         神经少女大喊一句,快速搜了搜身,发现什么都没有后变得有些急躁起来。

         “你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少女“砰”的一下夺门而去,完全没有考虑地球人的商品质量问题。

         至于季楠,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在祈祷了两句后,迅速将大门反锁,并且还带上了隔间的木门,又拖了一张长桌过来抵住门框。

         直到觉得差不多后,季楠才擦了擦额前的汗。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人宠,被别人牵着的玩具,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刚才的犹豫,其实季楠在考虑要不要表面上迎合迎合她,然后暗地里都知道这是个神经病的话,不能当真,不能当真……

         “当当当!”

         季楠刚松懈的心脏狠狠的跳了两下,缓缓转过头,那道浅红**法袍服的少女身影,如同死神般再度出现在了季楠的房间里。

         “啊,我撞死得了!”

         季楠现在真有种以头抢地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很爱惜自己的小命的,所以也只是想想而已。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如果不是这个少女亭亭玉立,一副萌萌哒的模样,季楠还真以为是撞见鬼了呢!

         “大白天的,你干嘛锁门呀?”神经少女好像顿悟了“强扭的瓜不甜”这一宇宙真理,“算了,给,这是你的合同。”

         季楠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刚才神经少女临走前是去找什么合同的。

         不过,为什么人宠需要合同啊喂,难道是养人证书?每个月要去打疫苗的?

         《临时征收人宠合同书》……

         甲方……乙方……根据本王的需求,拟用人宠合约,本着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甲乙双方经过共同商议……

         你看,别说还真像这么回事,如果将“人宠”两个字扣掉,这特么就是一份真正的劳工合同,虽然只是临时的……

         季楠刚想夸几句,什么时候魔法世界也开始讲求法律效应了,这可真是了不得,但后面季楠无语的发现,这责任条里面竟然有错别字你敢信?

         而且,全都是乙方责任,完全看不到甲方责任你敢信?

         “乙方人员作为人宠,必须按时叫甲方起床。在公众场合,乙方人员必须叫甲方女王殿下。每周必须给乙方煮两次排骨面。在没有征得甲方同意的情况下,不得与他人签人宠条约……”

         季楠的三观在这个时候被撕的粉碎,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人宠分明就是保姆啊!

         幸亏不是套着钢圈去公园溜的,不知道为什么,季楠崩溃的内心还有些小确幸呢……

         最后,季楠跳过了一大堆奇葩的守则,在最后一行,竟然还有甲方责任,虽然只有一行字,但足以让季楠感动的痛哭流涕。

         这行字是这么写的:甲方看情况给乙方人员发放福利。

         季楠有种撞死在豆腐块里的冲动,他抬头打量两下眼前神经少女笑嘻嘻的模样。

         这个疑似地球人眼中的神(最不济也得是个见习魔法师吧),季楠试探性的问了句,“你会魔法吗?”

         不管从服饰和动作来看,这个少女都是如此不凡,应该不是泛泛之辈才对。

         “魔法?那是什么东西?”

         “呃,类似于特异功能。”

         “哦,本王好像有些明白了,可这跟合同有什么关系?”

         “你会我就签……”

         季楠觉得在一个魔法师手底下打工还是比较光荣的事,就算这个魔法师有些神经质季楠都可以忍受一下……

         “简单!”

         神经少女只回应了两个字,伸手就抄起了季楠书包里的圆珠笔。

         “等等,你拿笔干什么……”

         “特异功能啊,魔法啊。”

         季楠:“……”

         如果让季楠给少女的画画水平打分,那一定是专业级的,你看这优美的线条,这光滑的曲面,这惟妙惟肖的阴影,手都不带抖一下,绝壁不是业余选手可以画出来的。

         可为什么魔法是用圆珠笔画出来啊,还有这阴影是什么鬼啊,这位同学,请你尊重一下影视和小说镜头好不好!

         笔落,神经少女神神叨叨的念了两句,季楠虽然听不懂,但猜测无非也就是“妈咪妈咪哄”之类的老掉牙台词。

         这一刻,虽然有诸多的不靠谱以及槽点,但季楠还是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观察接下来的情况。

         这尼玛是传说中的异能啊,西方叫魔法,东方叫法术,竟然有一天能被他亲眼目击,怎么不叫人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