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人类,做本王的人宠吧
        身后的风在呼呼作响,凌冽跟刀子似的。

         并不是风的问题,而是季楠的双腿在哆嗦呐!

         本来的清风也被他脑补成了空旷萧瑟夺人魂魄的妖风了。

         季楠的余光瞥了一眼之前还认为娟丽的景致,恐高让他顿时晕眩了两秒。

         生平第一次,季楠觉得自己做错了选择,应该打110报警才对,这货根本就无法用常理来衡量。

         季楠的强大心脏在“砰砰”跳了两下之后,逐渐开始趋于稳定,他握住少女提着自己的纤手(生怕人家松开了就一命呜呼)。然后,在清了清干涩的喉咙之后,在自我提醒几遍莫怂之后,说出了一句自觉勉强不颤巍的话:“女……女王……殿下。”

         这一刻,季楠觉得自己很怂,太丢脸了,不过也没人看见,向大佬低头总是没错的。

         “嗯,很好。”

         少女拍了拍手,将季楠丢到一边,自顾自的又说了起来:“奥尔曼帝国,第九星系,魔法学院,十八军团,奇怪,有什么关系……”

         季楠:“……”我的天,这货该不会是哪个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吧!怎么看怎么不正常啊喂!

         季楠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市井小人物心态,不置一言,准备偷偷摸摸的溜走。

         中二少女不知道在幻想什么,黛眉弯弯,锁在一起,貌似没有动作,这让季楠松了一口气。

         可是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按照正常剧情发展,中二少女应该大手抓住他,再臭骂一通才对,可现在什么都没发生。这个神经质的少女还在自言自语你敢信?

         几分钟后,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至少季楠觉得莫名其妙,难道自己本能的向往惊天动地的朝不保夕的不安生活?

         难道自己这么犯贱……

         摇了摇头,很快季楠将这件相当离奇的经历抛到了脑后,报警这个念头始一升起就被季楠扼杀在了摇篮里面。

         他还没有大公到要去为天下安危操心的地步,鬼知道这个神经少女会不会发了疯似的报复社会云云的。再者,季楠觉得按照他的气场,就算报了警,警察也会先给他做心理健康检查的……

         刚从地狱边缘偷渡过来,季楠几乎无心上课,满脑子都在想那个神经少女的事情。

         季楠觉得这货应该不是地球物种,但说到外星人,为什么是个人形啊喂?还穿着漫画里面魔法装,简直打破了次元壁垒啊!

         而且,季楠现在回想一下,那种身体,摔都摔不死,全身透心凉,胳膊这么细竟然力大如牛,完全不符合三维世界的设定。

         虽然季楠感到奇怪,但却无法想明白,他可不会认为这是从二次元里面走出来的,他的中二病还没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样了?”

         虽然神经少女杀人未遂,脾气暴躁,金刚不坏,但季楠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这是一个女孩,而且还是涉世未深的那种,要是被学校里的几个小混混骗去了,季楠真心过意不去。

         “唉我这好人属性什么时候能改改啊……”

         “下课再去看看吧,要是已经走了就算了。”

         季楠这么寻思着,在任课老师的一番口水战之后再次小心翼翼的靠近天台位置,让人遗憾又高兴的是,神经少女离开了。

         只剩下如蜘蛛网般裂开的地面,尤其是中间那道人形大坑,无声的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否则季楠恍惚间以为做了一场梦呢。

         擦咔——咔——

         季楠思绪飘飞,没有意识到脚下的混凝土正在龟裂,而且趋势越来越大。

         “卧……槽!”

         悲剧的一幕发生了,季楠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内心的无语,为什么衰事总是轮到自己呢,这已经不是巧合可以解释的了,仿佛是这片天地的意志加持……

         得亏季楠走位不错,但碍于左脚的发挥限制,还是被碎石绊倒了。而且天台直接塌陷,导致他摔在了四楼上,估计左脚是废了,还得做两个月瘸子。

         果不其然,季楠对已经发生的厄难的第六感还是相当准确的(完全鸡肋般的设定),左脚缠上了几段绷带之后,叹了一口气,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家里。

         夏日的太阳,即使到了二三点钟也余意不消,临近地面的空气微微颤抖,仿佛要将这座城市融化了似的,沸沸扬扬。

         季楠出了一身的汗,现在脚也骨折了,还不能碰水,想想待会洗澡真是蛋疼的一件事。

         这会,季楠已经彻底将神经质少女的事情丢到了脑后,这种怪诞离奇的害自己受了伤的人,爱去哪去哪,离他越远越好。

         可是,可怜的季楠不会知道,不该死的四脚朝天,该死的活了一年又一年。

         命运,是如何的伟大,如此的神奇,季楠只想仰天长啸,贼老天,你想玩死老子啊!

         看着面前的浅红色的漫画魔法袍,黑发垂腰的妙龄少女,季楠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这货竟然翘着二郎腿在他家看电视,还看的是——温柔的背后……

         见到季楠进来之后,神经少女一点都没客气,指着旁边的一把空椅,“坐。”

         季楠:“……这是我家,信不信我告你私闯民宅啊!”

         他实在受不了了,仅有的那点对这少女的怜悯和担心瞬间烟消云散,季楠这是学糊涂了上辈子脑子抽风了才会去忧虑这么一个缺心眼被人骗走。

         “哦?你要去就去吧,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神经少女貌似恢复了正常,又变成了“女王”的模样,相当高冷,让季楠脖子缩了缩。

         不得不承认,季楠再次怂包了,在权衡与这少女撕破脸皮后无法活着走出家门的现实之后,季楠还是决定先坐下来再说。

         天塌下来了……塌的下来再说吧。

         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季楠就不相信了,难道还能比现在这种情况更倒霉?

         事实告诉我们,这一次,季楠又想错了,枯木逢春,时来运转,终究只是小说里面的情节,人在倒霉的时候,只会发生更加不幸的事情……

         “虽然本王天生丽质又可爱,还有一股王霸之气,可你也不用这么看我吧。”神经少女突然展颜一笑,虽然美,但却让季楠心中一紧……

         直接跳过了神经少女的自恋倾向,多年被坑的经验告诉他,这笑容后面,一定有问题,有问题,要多加堤防……

         “咦,你怎么不说话呀?”

         “你不觉得在一位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女孩子面前,沉默是件很失礼的事情吗?”

         季楠:“……”

         “难道是本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喝住了你,真是惭愧啊……”

         季楠:“……”

         “唉,本王也非常苦恼啊,你知道一生下来就被人夸漂亮、美丽、倾世……的感觉吗,他们只看得到我的好皮囊罢了……唉你不会理解的。”

         季楠:“……”理解你个大头鬼啊!

         “不跟你说了,没劲,人类,做本王的人宠吧!”

         听到这一句,信仰沉默是金是钻石的季楠双耳抖了抖,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唰”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