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 城头变幻大王旗
        本来还算晴朗的天空,一声惊雷突兀的炸响开来,杨玄一阵哆嗦,感觉整个身体被抽空了,又重新注入了生机一般。丹田内一股火热,身体也无比的舒泰,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起来。“难道我这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要练成绝世神功的节奏么。。。”

         杨玄犹自在意淫着,浑然不觉周围的状况。

         “滚开快滚开,前面的人都给老子滚开,胆敢阻挡者格杀勿论。。。”一阵爆喝夹杂着锵锵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从耳边传来,无情的击碎了某人的白日梦。杨玄茫然的抬头看去,才发现自己正站在路中间,路上的行人仿佛被刚才的爆喝声所震慑,纷乱的向两边退去,生怕迟了一步,小命就不保了一样。百丈开外,一队百余人的队伍正纵马飞驰而来,为首的那位骑手,手持一面猩红大旗,上书一斗大的“闯”字,紧跟其后的则是提枪纵刀,放肆呼嚣,显得格外的兴奋。

         不过瞬息之间,杨玄就感到对面那匹黑马的鼻孔越来越大了,呼呼的冒着热气,仿佛要把自己吞进去一样。这厮这时才反应过来,急忙向旁边闪去,堪堪距离不过一丈之遥。

         “靠,还好老子闪的快,要是再迟一步,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杨玄当下想到。

         看着这队人马从自己面前绝尘而去,杨玄心里又想骂娘了。“妈蛋自己这是有多倒霉,老老实实待在老家多好,跑到京城来干嘛,真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怎么想的。眼下李自成今天已经攻破了北京城,看刚才那队人马的去向,应该是皇城方向,不知道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这大明朝看来是要玩完了,关键是我现在他妈算怎么回事,这一时半会走肯定是走不了了,到处兵荒马乱的,随时都有可能交代,待在京城里恐怕也不安全,看刚才那群闯军一个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的,也绝非什么善类,万一一个不小心惹到他们的,估计也不会看我长得英俊潇洒,器宇不凡就手下留情吧,哎。。。”

         杨玄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边不断的唉声叹气。麻木的跟着纷乱的人群涌动着往前走,没有丝毫的头绪,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走到哪里去。

         闯军是今天早上攻破北京城的,听说是有内应打开了城门,千军万马一拥而上,似乎没有遇到多大的抵抗。所以现在街面上并没有印象中破城后的惨烈,即使偶尔有零星的抵抗,也是在闯军们如水的攻势下即刻就土崩瓦解了。只是人们面对这突来的变故,多少显得有些惊慌失措。有赶着马车,穿着华丽的富贵人家,还有背着包袱,拖家带口的平民百姓,一个个都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街上窜来窜去,脸上写满了惶恐与不安,全然没有了往日天子脚下,上邦帝都子民的雍容大度。“听说闯贼们都是凶残暴虐之徒,**掳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传闻洛阳的福王就是被他们抓住以后,和着鹿肉一起被活活煮成了一锅汤,并且还大宴全军,美其名曰福禄宴。。。‘’一想到这些,就让人不寒而栗,仿佛再不走的话,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了。但是现在闯贼们已经占领了北京城,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跑不跑得出去,只能麻木的用这样的举动,来抚慰自己的烦躁与不安。

         然而还有一群人,他们衣不遮体,面黄肌瘦,或蹲或躺,蜷缩在街角,一看就是乞丐、流民和贫苦人家。这些年朝廷连连用兵,京师周遭和北方地区又屡遭闯贼、建奴劫掠。辽饷﹑剿饷、练饷、天灾和兵祸,压得北方人民苦不堪言,以致多少家庭一贫如洗,妻离子散。正可谓是“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也不过如此。他们似乎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看惯了生死,对眼前这一幕早已无动于衷,任你闯贼如何凶残,能凶残过这世道么,反正已经是一无所有了,何惜生,何惧死。丝毫没有被眼前的场面所打扰,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冷静的好像时间都静止了一样。

         杨玄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心头似乎有所触动。“都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大约也就是如此了吧,任你平日里是怎样的达官显贵,巨商富贾,遇到这样的乱世,也是朝不保夕,惶惶不可终日,想想千百年来,大家都希望有一个太平盛世,能够均贫富,等贵贱,不想在这个如今却是实现了,大家都是一贫如洗,命如草菅,想来也甚是讽刺。“算了,别想这些没用的了,现在还是想个办法混出城去吧,这马上就要改朝换代了,以闯军的一贯作风,我这个前朝旧人,就算不被清算,恐怕也难得出头了。况且辽东的女真人和大明斗了几十年,一直就有逐鹿中原的野心,听说现在的摄政王多尔衮也是一代雄主,肯定不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的,这北京城过不了多久恐怕又要重启战火了。看来北方不能再待了,得回南方老家去以便另作他图。”

         想到这,杨玄坚定了决心,先跟着前面这些人过去看看,能不能混出去。。。

         走着走着,不知拐了几个弯,前面的街道渐渐变得宽阔了,两边的建筑也显得富丽堂皇起来,雕梁画栋,勾心斗角,一看就觉得气派非凡,虽然现在都是大门紧闭,人迹罕至,但却可以想象昔日的繁华。再往前一望,不远处一座硕大的城楼映入眼帘,黄瓦红墙,明碉暗堡,像一座小山似的,矗立在前面,端的是威武非凡。两侧还有城墙环绕,绵延十余里,其上有钟阁鼓楼交相辉映,巨大的城池之中,各种建筑鳞次栉比,又显得井然有序,一片片的琉璃屋顶,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一层幽幽的光泽,隐隐中突露着一股庄严。

         “怎么跑这来了”看着前面的紫禁城,杨玄也不禁感慨:“都说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眼前这紫禁城穷百万民力,数十年之功,费钱粮无数,确是壮丽无比,可又有什么用呢,一旦国破家亡,性命尚且不能苟全,又哪来的尊严可言”

         不过感慨归感慨,杨玄还是避之犹恐不及,乖乖的绕路走了。因为那城门前面分明站着一群士卒,正在盘查着从里面出来的宫女太监等各色人等。看来皇城已经被占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