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 书生殿上辩戎机
        不一会,马车便在一处大殿外停了下来,殿前两边各有值岗的闯军士兵,一个个胄甲鲜明,戒备森严。众人在此等候片刻,便有军士来报,却是宣二人前往殿前觐见。

         二人来到殿中,只见一众人等分立两边站立,多是武人打扮,只有右侧上首一人,却是着的青衣长衫,一副文士模样。再看大殿正中,李自成正坐在帅椅之上,身着甲胄,神色威严。二人见状便上前躬身拜道“罪民杨玄,罪民朱微娖,拜见闯王陛下”

         “两位免礼,公主能以前朝皇室之尊,诚心前来投效我大顺,正可谓深明大义,其心可嘉,自当为天下人表率,何罪之有,还不快快请起。”李自成一改先前严肃,笑着说道。

         “罪民亡国之人尔,但得苟全性命,已属万幸之事,今承蒙陛下仁慈,不以草民为有罪之身,亲临召见,愈加优待,罪民犹为惶恐,深感无以报陛下之大恩”说着又向李自成躬身拜谢道。

         李自成听她如此说,心中也不禁得意起来。自己原来不过是一边城驿卒尔,不说知县,就是见了一驿丞,还不得毕恭毕敬,小心迎往,而如今却是大明的公主站在自己面前,也要诚惶诚恐,不敢有丝毫怠慢。这在以前,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却在今天变成了现实,一时之间,只觉得踌躇满志,充满了成就感。看向朱微娖的目光,也越发的满意了。

         “公主不必如此,汝等即是真心来投,我亦以真心待之,一切吃穿用度,车马仪仗皆如从前,汝等且安心受之,无须它虑,明日我就昭告天下,以示我朝宽大之心,还望公主为万民之表率,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固所愿,不敢请尔”

         “如此甚好”李自成又转向杨玄道“杨大人危难之时犹能一心扶主,忠勇可嘉,今番来投,我亦不会亏待与你,不知杨大人以前官居何职?”

         “启禀陛下,草民乃癸未年二甲进士,适逢前朝时局混乱,人心浮动,故尚未派遣,并无官职”杨玄恭敬的答道。

         “哦?”李自成原以为他只是朱微娖身边的一个下人,没想到却还是个读书人,不由得来了兴趣,有心考校他一番,便道:“杨大人既是进士出身,想必应该通晓诗书,明白事理,不知道对眼下的形势有何看法?”

         杨玄心想,终于上道了,等的就是你这话。于是整了整衣冠,郑重的向殿前一拜,徐徐走向前去对李自成说道“陛下天资神武,气度恢弘,帅百万虎狼之师,顺天下万民之心,吊民伐罪,惩奸除恶,人心所向,万民敬仰,虽商汤、周武亦有所不及也,今朱明新亡,大业初定,自当俯顺舆情,早登大宝,方可上顺天命而安民心,下除旧弊而立正朔,使海内人望,皆向新朝。至其余者,一有辽东女真诸部,素来桀骜,不服王化,屡屡叩关于前朝,所图不小,其志甚殊,不可不防,二有张献忠所部历来不服于陛下,今彼即取四川以为根本,所图者仍欲与陛下争天下也,当遣一上将,兼率劲旅,趁其立足未稳,人心不定而急图之。”

         李自成心想,我原本就是一贩夫走卒,为形势所迫才不得不起兵造反,哪里有什么天资神武,气度恢弘。这些读书人倒是能说会道,什么都能说出花来。虽然明白这只是他的奉承之词,但听在耳中,还是不自觉得飘飘然起来。再听他所说之事,倒是有几分道理,看样子这人还是有点才干,确是个可用之人。

         “杨大人所言不无道理,但是这前明还有江南半壁江山,为何不见提起,杨大人是认为不足为患呢,还是心恋故主,不肯效力”于是便又语带威胁的问道,却是想看他如何作答。

         朱微娖在旁边看着杨玄神采飞扬,侃侃而谈,却又想起了那日在崇祯面前,他也是这副做派,真不知道这人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顿时只感觉到心好累,简直已经不够用了。不由得担心的朝杨玄看去。

         杨玄见她看过来,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对李自成道“自癸未年陛下亲提雄师,毙前明三边总督孙传庭于潼关,前明精锐皆作烟灭,剩余者无不丧胆,今陛下更是占据京师,位当正统,挟席卷之势,拥万民之望,天下谁敢与之争锋,江南半壁,不过冢中枯骨尔,如欲图之,探囊取物矣,只需遣一能辩之士,晓以利害,则可传檄而定矣。”

         “哦,依杨大人看,何人可担此重任”

         “如若陛下不弃,臣愿甘为前驱,已报陛下厚恩”杨玄心想,说了这么多,终于到重点了,当下赶紧答道。

         “杨大人可有何要求?”

         “别无他求,但愿能得公主前往,则事半而功辈矣”

         “此话怎讲?”

         “其一,以公主之尊,我朝尚能优待,何况余者乎,是以消其疑虑之心,其二,听闻先帝二子皆在陛下军中,以兄妹之情论之,公主亦必当尽心竭力为陛下所用,其三,以公主皇室之身份,与前朝宗室勋贵多有私交,可为利用,多通消息。有此三条,是以非公主莫属”

         李自成听闻他如此说到,心想此子所说不无道理,如果能兵不血刃拿下江南,那是最好不过了。即便事不能成,也不过一个前朝公主和士子,于大势无损,何乐而不为呢。

         沉思了一会,却是向右边上首的那个文人打扮的人问道“牛丞相以为如何,杨大人之策,不知可行否?”

         原来那人正是大顺的丞相牛金星,只见他身材精瘦,脸上的颧骨更是突出,蓄着一撮山羊胡子,面向倒是普通,一双眼睛却是精光乍现,看得出来是很有城府的一个人。

         这时听见李自成问起,正欲出来答话。不想旁边一个声如洪钟的声音响起“哪用那么麻烦,待我率军十万,不出一月定为陛下荡平江南,何必跟那群狗官们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