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 家祭无忘告乃翁
        崇祯听了这话并没有立刻作答,而是沉思了一会,继而对杨玄说道“杨卿才识广博,气度宏伟,危难之时,犹能忠君体国,殊为不易,才堪大用,汝既是新科进士,朕即进命你为庶吉士加詹事府少詹事,他日如能脱此危难,定当竭力辅佐太子,一展心中抱负,匡扶我大明江山,你看如何?”

         杨玄听闻这话放知崇祯已有死志,欲待再进劝言,却被崇祯出手制止住了。那边王承恩方才看着两人对话,不觉对这个年轻人重新审视了起来,作为崇祯身边的心腹之人,司礼监的秉笔太监,身处权利中心十多年,以他的见识又怎么会不明白朝廷的弊端和时局的艰难,但看着崇祯这么多年来的处心积虑,励精图治换来的却是朝政的日益衰败,到如今更是弄得国破家亡,他也只能在一旁徒呼奈何,不想如今听了这年轻人的一席话,竟让他隐隐觉得大明或许真的还有中兴的希望。此时正欲劝说崇祯忍辱负重,重新振作,不想听闻此言,急忙出口说道“陛下,老奴也觉得杨大人说的在理,趁着现在城中混乱,我们说不定可以逃出去,只要到了江南,我们还有半壁江山,数百州府,几十万兵甲,假以时日发奋图强,未尝不能剿灭闯逆,收复旧土,中兴我大明啊”

         那边朱微娖先前听到他两言语,只觉得这个年轻人气度非凡,能在自己的父皇面前侃侃而谈,至于他们所说的话却是一知半解,朝政上的事,对一个从小生活在深宫之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涉世未深的公主而言,实在太过遥远了。现在她还只是悲伤于闯贼占领了京城,使她失去了母亲,失去了弟弟,父亲甚至要亲手杀了她,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好像离她越来越远了,心中充满了恐惧和彷徨。至于这对大明,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黎民百姓而言意味着什么,她还未曾明白,也还未曾想过。此刻听到自己父皇的话,十六七岁的她,也已经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了,不由感到一阵害怕和悲伤,哭着对崇祯说道“父皇又不要微儿了吗?”

         “哎,此去江南数千里,只身犯险,稍有不慎,不免为贼寇所虏,朕乃上国天子,安能作楚囚之悲,且自古无帝王失天下而能独善其身者,今若从汝意,纵逃窜千里而活其命,然尊严已失,威仪何存,徒惹天下耻笑尔,圣祖训言: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朕生不能守祖宗之基业,死安能弃先烈之遗节,故朕意已决,汝等无需多言。”崇祯站起来转过身去,不忍看到朱微娖流泪的样子,犹自强忍着说道。

         杨玄待听得崇祯如此说道,知道他心意已决,当下便不再多言,只得叩首答道“谢陛下隆恩,臣当谨记陛下教诲,兢兢业业辅佐太子,中兴我大明江山,唯死而已,方不负陛下重托。”

         “嗯,如此甚好,朕自当会立下诏书,说明此事,如若太子侥幸能逃脱此难,汝以朕书示之,必能如先前所愿,如若太子蒙难,汝以朕言以报新君,亦不失安排,朕所做唯尽于此,至于后事如何,汝等且自努力。”崇祯说罢竟是奋力撕下袖臂,咬破手指,以指为笔,以血为墨,在那一方丝帛上写下了他作为大明皇帝的最后一封诏书。

         书毕,旁边王承恩双手捧来交到杨玄手上,杨玄再次叩首拜谢。那边崇祯继而又对朱微娖说道“微儿,父皇对不起你了,身在帝王之家,是父皇的无能,使你等遭受如此不幸。事已至此,你也不要过分的悲伤,从今以后没有父皇,母后陪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的活着,今后如能找到你那三个弟弟,你作为姐姐,也当如母后一般照顾他们,把他们抚养成人,如此我和你母后也能安心了。”

         “是,儿臣记住了”朱微娖看着崇祯那疲惫的神行,还有鬓角处那几丝凌乱的白发,突然觉得这才是自己的父亲,而不是以前那个充满了威严,生杀予夺的父皇。这一刻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一些道理,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和眼中的泪水答道。只为了不愿再看到父亲那担心的眼神。

         崇祯看着朱微娖不再悲哭,稍感欣慰,转而对杨玄说道“杨卿,朕如今就把公主托付给你了,如若事不可为,汝等就隐姓埋名,过个平凡人的生活吧,只求能保一生平安就好。”

         “臣敢不遵命”

         “嗯,如此朕当安心了,承恩啊,走吧,去送朕最后一程吧”崇祯交代完这些事,突然感到了一阵解脱,淡然的对王承恩说道。

         杨玄和朱微娖二人听闻此言,便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两人双双跪地,沉默不语,目送着他们离开。

         走了一会,许是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崇祯回过头来说道“朕死之后,当葬在这万岁山上,如若有朝一日汝等能中兴大明,克复旧都,也无需将朕迁葬祖陵,朕无能而至三百年基业毁于一旦,无颜面见列祖列宗,亦不需设坟冢,立碑牌,朕无用而至百姓生灵涂炭,羞于为天下人知,只需薄酒一杯,燃香三柱,以捷报告之,朕心即慰矣。”

         “臣遵旨”

         “儿臣遵旨”两人答道。言毕,只见崇祯二人以向远处走去。

         不一会,就看见王承恩步履蹒跚的从远处的树林中走出来,仿佛苍老了几十岁,本就满头的白发加上他那痛苦的表情,更加显得老态龙钟。

         “皇上驾崩了。。。”

         虽然早就知道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杨玄心中还是一振起伏。而旁边朱微娖却早已向那边跑了过去,杨玄随即也起身跟了过去。

         只见崇祯平静的躺在地上,已无任何生息,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勒痕,却是在旁边的一颗歪脖子槐树上自缢而死的。看着面前这位大明天子,杨玄心里不由感慨到:虽然他一生刚愎自用,生性多疑,算不上一个好皇帝,甚至对他的妻子儿女来说,也算不上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但是在最后关头他没有屈膝投降,媚颜求活,而是选择以死殉节,这比历史上大多数的亡国之君还是要磊落一些,光凭这一点也不损他一生帝王之尊。

         于是便同另二人一起再次叩首拜了下去,算是对这位大明天子最后致敬。而后三人便商议着在附近找了一处土质松软的地方,徒手开挖了一处简单的墓穴,便将崇祯安葬了下去。还特意垒上两块大石以为标记。

         做完了这一切,看着朱微娖因悲伤过度和手臂上的伤口剧痛,以至脸色惨白,冷汗淋漓,杨玄不由得担心起来,想到了崇祯的托付,于是对朱微娖说道“殿下,眼下皇上已然仙逝,殿下还当节哀,您身上的伤还需尽早医治,不然如有不测,臣深恐有负先帝所托”

         “嗯,我知道,麻烦杨大人了”朱微娖也知道当下多说无益,随即答道。

         于是杨玄商议着带着他二人先混出城去,再作打算。只是王承恩说什么也不走,一心要为崇祯殉节。两人即知他心意以定,也不再挽留。当即搀扶着朱微娖往山下走去。出去小半个时辰,却见后面火光冲天,却是王承恩放火烧山,自焚殉葬了。

         “没想到大明三百年,满朝的皇室功勋,文臣武将,到最后却只有一个太监为它殉节,真是让人不胜唏嘘”杨玄正想着,突然从怀中掉下来一物,正是崇祯所写诏书,上有如前所述内容,另有崇祯自题绝命诗一首。

         “风卷残云大业空,江山看罢竟谁雄。

         八千里外生民泪,三百年来造化功。

         海内尘氛犹未止,人间世事变无穷。

         一朝身死无多路,徒向泉台愧列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