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 人间烽火照倾城
        不知道走了多久,就来到了一条小巷子里面,巷子两边都是深宅大院,看得出来这里平常居住的都是一些富贵人家,只是现在却看不见什么人了,想是听闻破城的消息后都逃走或是躲起来了吧。杨玄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一脸懵逼。“曰,这是走到哪了啊”。原来这厮才到京城没多久,平常都是住在城西的同乡会馆之中,对着京城的路根本不熟,现在却是迷路了。

         “也罢,只能继续往前走了,应该能走出去吧”杨玄当下思量着,姗姗走到了一个胡同口,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个人来,杨玄眼角的余光只看见一抹绿色袭来,然后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撞在了自己身上又迅速的弹了开去。定神一看,一名女子正跌坐在地上,想是刚才走的太急,猝不及防撞在自己的身上摔倒了。只见她身穿一袭淡绿色襦裙,看得出款式和用料都是精心制作的,白皙的皮肤和纤细的手指,约显单薄的身材以及有一些婴儿肥的脸蛋,不难猜出这一定是一位富贵人家的小姐。此刻她正一只手撑在地上,像是要站起来的样子。只是那微敛的娥眉,颤抖的双肩以及那洁白额头上晶莹的汗珠,显示出这对她来说却是一件很吃力的事。即使如此,她也犹自倔强的尝试着,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那一双巧目却是怔怔看着杨玄,满眼通红中还带着一丝雾气,显然是刚哭过没多久,眼神中充满了警惕、伤心与惊恐。

         “这就是刚才自己撞到的那个人。。。”女子在心中思量着“只见他一般人身高,体形看着微微有些壮实,穿着一身普通的青衣长衫,头戴黑色方巾,一副读书人的打扮,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五官虽说算不上俊朗,但看起来也还端正,眼神沉稳而和善,应该不会是坏人吧。。。”

         “姑娘,你没事吧?”杨玄看到她这样子,忍不住道。

         “没事,不用管我。。。”那女子有些约显慌乱的答道,话还没说完,便忍不住一声呻吟。这时杨玄才注意到,这女子左臂用布带包扎了起来,那淡绿色的襦裙,半截袖臂都被染红了,这显然是受伤了,看样子还伤的不轻。

         “姑娘,你受伤了啊。。。”杨玄说着顺势扶住那女子的右臂,想帮她站立起来。那女子突然被人扶住手臂,冷不丁打了一个哆嗦,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显得有些紧张。然后隔着一层薄纱,感受到那男子握着自己手臂的双手传来的一丝温热,那紧绷的神经却是稍稍放松了一下,就好像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树枝一样,显得安稳了不少。所以她也就顺从的任杨玄把她扶了起来了。

         “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啊,这兵荒马乱的,你又受了伤,一个人在外面可不安全啊”杨玄把那女子扶了起来说道。

         “呃。。。没事,我去我舅舅家,就在前面不远了,刚才谢谢你了。。。”那女子犹豫了一会说道。

         “这里都没什么人了,我刚才就从那边过来的,兴许是听到破城的消息,都逃走或躲起来了,你现在过去也找不到人”杨玄听出了她话里的犹豫,心想着这女子多半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不过大家萍水相逢也不好多问,但还是好心提醒她道。

         “啊?”女子显然没料到会是这么个情况,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又想到自己的遭遇,加上重伤在身,突然间只觉得心力交瘁,一阵眩晕袭来,就要向后倒去。

         杨玄看到她不对劲,马上过去搂住了那女子的肩膀,这才没有摔下去。“姑娘,你怎么样了,你这受了伤,还是回家去吧,把伤养好,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杨玄扶着那女子说道。

         “家?哪还有家。。。”那女子听闻后凄然一笑,茫然的说道。

         “呃。。。”杨玄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情况,一时之间竟是语塞了。“想来是她家中遭了什么巨大的变故吧,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兵荒马乱的时节,谁都不敢保证绝对的安全”想到这,杨玄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两个人却是沉默了起来。

         “要不这样吧,你如果实在没地方去,就先跟我走吧,我寄住在湖广会馆,你可以先在那住一段时间,等局势稳定了,你再去找你其他的亲戚朋友,你看怎么样?”杨玄最后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率先打破了沉默。他终究还是不忍心一走了之,不说对方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就算是平常之人,他也会帮这个忙的,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呢。

         “呃。。。”女子显然还在思考着,“经过这番遭难,自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能不能活到明天还不知道呢,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况且他看起来也不像是个作奸犯科之徒,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嗯”女子终于点点头同意了杨玄的提议。

         “那个,我迷路了,你对京城的路熟不熟”杨玄扶着那女子的右臂讪讪的说道。女子转过头一脸惊愕的看着他,好像遇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样。杨玄只得尴尬的笑了笑“我到京城还没多久,平常都是在西城一带活动,今天本想着看能不能混出城去的,结果走着走着就到这里来了,所以。。。”

         “京城我还算比较熟,你跟着我就是了”女子淡淡的说道。

         “哦”接着两个人又沉默了起来。默默的往前走去。

         走了小半个时辰,看起来是到了比较偏僻的地方,隔三差五的才有一两户人家,不远处还有一座小山,郁郁青青,长满了草木,颇有点田园风光的味道。杨玄正想着说点什么来打破这尴尬的沉默,突然前面不远的拐角路口处走出来两个人,两人具是一身素服,一个微胖,一个显得高瘦一些,正向那小山走去。

         “父皇”女子怔怔的看着前面两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呃”杨玄突然听到旁边女子好像在说话,转过头来奇怪的看着她。

         “父皇”这一声是喊出来的,喊的是声嘶力竭,好像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还没等杨玄反应过来,那女子就挣脱了杨玄扶着她的双手,向前面那两个人的方向飞奔而去。杨玄还来不及思考,也是本能的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