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七美图出
        海浪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看,本来抱着玩味的意思看看那七个母夜叉的性感模样,谁知才瞅了一眼眼睛已经离不开了。那还是画吗?七个女人七种不同的姿态和神韵,大师姐是那种绝情绝义横眉冷对又不失性感的剑指苍天霸气绝伦的刺客;二师姐却是那种独领风骚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青楼第一名妓的风范;而三师姐是那种温婉体贴贤良淑德也不失性感的大家闺秀;玉儿古灵精怪喜怒无常神鬼莫测的异国城堡走失的公主;小媚眉目倩兮眼波流转楚楚可怜惹人怜爱;叶子清纯无敌美丽脱俗堪堪一代玉女掌门人;凤儿身材最为娇小懵懂无知呆萌可爱。

         “果然各有各的妙处。”海浪忍不住赞叹,“泼辣,风骚,温柔,乖张,可怜,清纯,呆萌,七美图啊!让男人流连忘返血脉喷张的七种美人,简直是人间极品了!此图一出,天下美人该汗颜了!”

         海浪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图看,身心都被吸引了。自己仿佛置身于七个美人中间,各种嬉戏打闹乐此不疲,简直快乐似神仙。心驰神往,哪怕一辈子就生活在这温柔乡里,海浪沉浸在画中无法自拔。

         “不对!”海浪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怎么会在画中?这到底是什么画?难道是产生了心魔?”

         此刻围绕在自己周身的七个女人个个巧笑嫣然,不断的旋转飞舞,令人头晕目眩。

         个个都想占有,但个个都不能占有。海浪明白自己的处境,再不采取措施自己就会迷失了自我,一狠心,毫不怜香惜玉,将七人全部打的跟猪头一样。破而后立,海浪蓦然惊醒,眼前恢复了清明,那画还是那画。

         “妈的!为什么要把我也画进去?”海浪盯着画中七美最边边上的人物忍不住痛骂,“还画的那么猥琐?”

         七个女人终于体力不支,纷纷倒进了水里。

         海浪郁闷,怕她们被激流冲走,赶紧跑过去一个个抱上岸来。

         不出所料的,每个人被海浪抱在怀里的时候都无力的边挣扎着边骂“淫贼,你放开我!”这类的话。

         “嗨!”海浪耳朵都听出了老茧,自嘲的笑笑,“淫贼就淫贼吧,反正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海浪将七女一男统统抱上岸,成一个圆形摆开,当中是捡来的一堆干柴和。他怕玉儿不习惯以真面目示人,还特意将她的面具戴好了。他学着原始野人钻木取火的本领,加上自身身体机能的强悍,竟然真的点起了篝火。海浪哈哈大笑,又钻到水里抓了几条鱼,跑到山林里快如闪电般的擒拿了几只野兔,放在火上烤。不一会儿,香气弥漫,众人都痴痴的望着篝火当中令人心醉的野味。

         陈子零也醒了过来,硬撑着疲软的身子坐了起来,羡慕道,“海兄好手艺啊!”

         “呵呵!”海浪笑道,“小道儿,相比于大哥你的妙笔生花,小弟我这乡野俗人是望尘莫及啊。”

         “哎?哪里的话,各有所长而已。而且,我看咱们年龄相仿,你这大哥大哥的喊,我倒觉得占了你便宜生分了似得。在下陈子零。”

         “零,周而复始,万象更新,原始之谓也,正如我们现在围成的这个圆,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海浪听到他自报家门,不觉感慨起来。

         陈子零心下一凛,震惊道,“海兄果真非常人也,一语中的。我自小孤苦,承蒙师父收留,取名陈子零,意味没有过去没有将来,只求活在当下之意。”

         “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两人交谈的同时,那七个女人早就饿的饥肠辘辘的坐起来了,好像恢复了些力气,偏偏眼神不善的盯着远处。方才听到这二人的对话,都不约而同的对这二人的想法改观了许多,原来一个叫**的**不是表象的这般淫荡,相反的却是放浪不羁的洒脱,而那个令人不齿的野蛮人淫贼说话一语中的,听起来学问颇高深似得。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熟了。大家一起来吃啊。”海浪自来熟的招呼道。

         “切!”七个女人扭头看向远方。

         陈子零尴尬的笑笑,环顾七人颔首作揖道,“诸位仙子,陈某真是对不住了,实在是情非得已,情不自禁,并无恶意,还请见谅。”

         “你这也叫情非得已?”玉儿讥讽道,“那我问你,现如今我们连驾驭仙剑的力气都没有了,怎么返回宗派?”

         “额……”陈子零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陷入了沉默。

         “这药力真的三天才可消散?”二师姐接着问。

         “正是。”陈子零回答的不卑不亢。

         “啊!”二师姐双臂抱头,无语对苍天。

         “这荒山野岭的,莫不是要在这里露宿吧?”小媚担忧的说。

         “什么?我不要。”凤儿一想到黑灯瞎火的,还时不时的有野兽出没,就忍不住浑身颤抖。

         “凤儿别怕,有姐姐们呢。”叶子善意的朝凤儿挪了挪身子,搂着她肩膀安慰道。

         “还有哥哥呢。”海浪插嘴道。

         “滚!”七人异口同声的怒吼,慢慢的爬到远离海浪的一端,立时跟海浪划分了界限。

         海浪无所谓的耸一耸肩膀,陈子零无奈的摇摇头。

         “或许……我们可以发出求救信号呢?”三师姐小声的提醒说。

         “对呀!”二师姐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啊。”

         可是众人纷纷拿出腰间佩戴的起火装置,颓然的发现都浸了水,无法使用了。

         一个个垂头丧气中,大师姐怒吼一声,“都是这个淫贼惹的祸。”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都将恶毒的目光对准了正在吃野味的海浪身上。海浪被她们盯的不自然,干咳了两声,满嘴流油,“不管我的事啊。”

         七个人对海浪恨得牙齿痒痒,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别都看着我啊,怨恨我好了,吃饱了才有力气怨恨啊。”

         七人听他说的混账话倒也有理,放下了矜持,纷纷伸手去抓烤熟的野味,开始狼吐虎咽。

         海浪和陈子零相视微微一笑。

         渐渐地,现场气氛活跃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百无聊赖,海浪嘴里叼着根草棍,仰躺在青石上望着一贫如洗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旁边是七个女孩子围着陈子零叽叽喳喳的讨论他的画,一个说把自己画的胖了些,一个说把自己画的太浪了些,一个说怎么没把自己画的更高一点……等等。不过大家一致的看法是,怎么把那个猥琐的家伙也画上了?这是绝对的败笔啊!

         “***快讲讲你都画过哪些倾国倾城的美人嘛!”二师姐抱住陈子零的胳膊,用情的甩啊甩的。小媚,叶子等人也都凑上前去。

         陈子零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有声有色的讲起了自己多年来猎艳偷香的经历,引得女孩子们一阵阵羡慕加疯狂的惊呼。

         被众人孤立的海浪摇摇头,叹息一声。

         “你在叹息什么?”玉儿突然探出脑袋来,俯视,挡住了海浪仰望天空的视线。

         “我靠!”海浪吓了一跳,将口中的草棍吐了出来,猛地坐起来,“你想吓死我啊?”

         玉儿没想到他反应这么激烈,撇了撇嘴,自顾自的坐在了他身旁,双臂抱着双腿蜷缩着。

         “你干嘛不围着他啊?”海浪指了指陈子零。

         “你管我啊?”玉儿白了他一眼。

         海浪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偷偷瞥了她一眼,心下不敢放松警惕,“刚才我那样对她,她不记恨?才怪!”

         “那个……”海浪试探着问,“你不生气?”

         “生气?”玉儿笑容满面的看着他,凑近他的耳朵说,“我能不生气吗?”

         “是吗?有多气呀?”海浪笑着问。

         “恨不得杀了你。”

         “你要搞清楚啊,这里我最大!”海浪宣布说。

         玉儿撇了撇嘴,轻轻吐出两个字,“无耻。”

         “对了。”海浪也不在意,眸子一转,忽然一本正经的说,“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你说。”

         “这是哪里啊?”

         玉儿露出惊讶的目光,“你不知道这是哪里吗?”

         海浪无奈的耸一耸肩膀。

         “那你是从哪来的啊?”

         “我……”海浪努力的回想,脑袋却疼的厉害,脑海只依稀浮现一个女孩子的倩影,却如水中花镜中月不见具象,“我想不起来了,我只知道我好不容易看见三间茅草屋,然后就遇到了变态老头……”

         “你……失忆了吗?”

         “失忆?哦,不!我的记忆只不过是从几天前开始的而已。就像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

         “咯咯……”玉儿笑个不停,“你不会是说你刚出生吧?咯咯……”

         海浪汗颜,“总之差不多吧!可是有一点不同的是,我是带着某种使命来的,应该是要找一个人,可惜的是我并不记得了。”

         玉儿感觉他说的话很奇怪,皱着眉头问,“你开玩笑的是吗?”

         “你就当我开玩笑好了。”海浪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这是哪里呢?”

         玉儿愣了会儿,随口说道,“这儿是大宗山以南的蛮荒之地啊!”

         “大宗山?”

         “对呀!我只知道我们这片大陆叫做梦泽大陆,以泽河为界划分为南北两大势力。北方势力多是各姓皇室血统控制的大小不一的国家,其中以大唐皇室势力最为雄厚地域也最为宽广,几乎占据了整个北方的三分之二的面积。而南方势力呢就是所谓的江湖了,这里没有国家之分,只有门派之别。外面还有多少片大陆我就不清楚了,总之梦泽大陆很大,非常的大,大宗山就在梦泽大陆的极南,我们几个都是大宗山仙剑派的。”

         “原来如此。”海浪点了点头。

         “哈哈哈……”旁边传来一阵女孩子的大笑声。

         海浪和玉儿转头看了一眼,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