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阎王审判
        众人跟着牛头马面继续前行,海浪细心的观察着道路两旁,那些火红的彼岸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鲜血所铺成的地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而自己就踏着这花的指引一步步迈向幽冥之狱。

         精壮男瞄着前面走的牛头和马面两位阴差,悄声问海浪,“是真的牛头和马面吗?”

         “你摸摸看。”海浪怂恿他道。

         “我可不敢。”精壮男小声嘀咕道。

         “是戴着面具的吧?”四眼哥低声说。

         “我看不像!”英伟男子判断说。

         “嗨!嗨!嗨!中间那四个嘀咕什么呢?”牛头回过头来呵斥道。

         海浪四人倒吸一口凉气,马上闭上了嘴巴子。

         过了一会儿,四眼哥又道,“听说黄泉路上不能投胎的小鬼特别的多。他们是那些阳寿未尽而非正常死亡的,他们即不能上天,也不能投胎,更不能到阴间,只能再黄泉路上游荡,等待阳寿到了后才能到阴间报到。”

         “啊?有这种事?”精壮男诧异道。

         “快看,快看!”四眼哥指着迎面走来的几个衣衫褴褛的家伙,小声道,“那几个就是。”

         “嘘~”海浪噤声道,“不管听到什么声音,或者感觉到什么动静,千万不要回头看,只管往前走好了。”

         “这是为什么?”英伟男子不解道。

         “因为据说黄泉路上的那些孤魂野鬼,他们会抓住你的衣服,或者拍拍你的肩膀,扯住你的裤腿等等,来附你的身。到时候你就不是你了。”

         “我不是我了,那我是谁?”

         “谁管你是谁啊?谁附你的身,你就变成了谁。”

         “啊?太可怕了。”

         “所以说千万不要回头,这样才不会被那些孤魂野鬼所附身。也不要理会周围的人,一直往前走就是了。”

         几人正聊着,只见迎头走来的几个衣衫褴褛的家伙,在与队伍最前面的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一人伸手拍了他肩膀一下,顺口道,“哥们,你钱包掉了。”

         最前面那人赶紧低头回头去找,“嗯?哪呢?”

         拍他肩膀那人趁此机会,便钻进了他身体里面,最终幻化成了他的影子。

         而那人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诡异至极。

         海浪等人目睹了这一幕,吓得不敢言语。

         “我……我,怎么走不动了?”这时,英伟男颤抖的声音忽然从众人身后传来。

         精壮男很慌张,“该不会也……”刚要回头去瞧。

         海浪慌忙制止道,“不要回头。”

         “可是……”

         四眼哥吓得不轻,催促道,“别管他了,咱们赶紧走吧。”

         精壮男带着哭腔,恳求道,“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事到如今,海浪也不想撒手不管,一咬牙,道,“我们倒着走,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四眼哥嚷嚷道,“神经病啊!”说完自个儿接着往前走了。

         于是剩下海浪和英伟男俩人倒着往回走,走过精壮男的身畔,只见精壮男站着不敢动,脚踝处一双黧黑干枯的鬼手,从地下伸上来紧紧的攥住了他的脚踝。

         英伟男指着那双鬼手,怯懦道,“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海浪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救……救我……”精壮男哆嗦道。

         海浪和英伟男忍着呕吐的冲动,蹲下身子,一人负责掰一只鬼手。

         “不行啊。”英伟男苦恼道,“掰不开呀。”

         海浪也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可是那双鬼手就像长在精壮男脚踝上似得,怎么掰也掰不开。

         “有没有匕首?”海浪问。

         “匕首?”英伟男掏了掏裤兜,随口回答道,“我带那玩意干嘛?***倒是有一包。你要吗?”

         “去你大爷的。”海浪忍不住一笑,紧张的气氛立时缓和了下来。

         海浪想了想,自个儿也搜了搜自己的裤兜,只掏出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出来。

         俩人便蹲在地上愁眉苦脸的抽起烟来。

         精壮男痛苦道,“两位大哥,没把我忘了吧?”

         “这样吧。”海浪最终道,“把你的***拿出来。”

         “嗯?”英伟男惊奇道,“大哥,你都撸到黄泉路来了?”

         “少他妈废话!”

         海浪拿了英伟男的***缠在鬼手手腕上面,然后用打火机点着,乳白色的塑胶便“滋滋”的燃了起来。

         英伟男佩服的五体投地,“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大哥。”

         “看来还不够。”海浪便又续上几个****直到鬼手也颤抖着燃了起来,可是依旧没有松开。

         这时牛头马面的声音远远的从前面传来,“黄泉路即将封路,此批人还没走出来者,将永远留在黄泉路,不得进入下一程。”

         “糟了。”英伟男大吃一惊,“我们再不出去,也要成为孤魂野鬼了。”

         精壮男吓的面无血色,霍霍流泪,“你们,别管我,还是快走吧。”

         “火候不到。”海浪着急的大喊,“既然管了,就要管到底。”

         于是脱了自己的外套扔到火苗上去,英伟男看此情形危机,也顾不得许多了,也脱了自己的外套当做燃料。

         很快,火势渐壮,枯骨已经烧细了好一圈,还在“啪啪”响着,冒着黑烟,发出难闻的恶臭气味。

         “来不及了。”海浪着急的大吼,抬起一脚狠命的往那枯骨烧细的手腕踩去,英伟男依葫芦画瓢,俩人连踩了几十下,终于听到“啪擦”“啪擦”的两声脆响。

         “成了!”英伟男大喜过望。

         “快跑!”海浪又是大吼一声,俩人拉着精壮男朝着黄泉路的尽头方向狂奔而去。

         精壮男脚踝处挂着两个鬼手,跑起来破不方便,可为了生存,也顾不得许多了。

         三人就这么一路狂奔,终于看到黄泉路的尽头,左右两片光幕组成的大门正在慢慢的向中间合拢。

         三人便拼了命的往前冲,眼看大门即将合拢,只差一个成人身体的间距。三人各展神通,海浪一咬牙,一个弹跳飞身出去;英伟男则一个饿狼扑食,狼狈的将自己摔出去;剩下精壮男一个打的滚,滚了出去。

         三人惊魂未定,劫后余生,互相看一眼,皆呵呵傻笑了起来。

         牛头马面瞪他们一眼,嗔道,“快点,排好队!”

         黄泉路的尽头出现一条河,河上有一座石桥,桥险窄而光滑,桥长数里,阔只三尺,高有百尺,深却千重。桥前面一人高的石碑上写着“奈何桥”三个大字。石桥两端各站着一个人,虎背熊腰,凶神恶煞,手执刀叉。

         此桥为界,两个世界永相隔,将开始一个新的轮回。

         奈何桥,奈何前世的离别,奈何今生的相见,无奈来世的重逢。

         牛头马面走到这里便不再前进一步,跟桥头的那人打过招呼,原路返回了。

         上桥前,有衙役将每个人全身上下搜查了一遍,所有的东西都必须留下,不能带过桥去。

         “原来这就是奈何桥。”海浪盯着石桥上古朴的雕刻石纹,感慨万千。

         “啰嗦什么,赶紧走!”桥头那人忽然一鞭子抽过来,正打在海浪的后背上。

         “我擦!”海浪痛得龇牙咧嘴,一步步踏上石阶,往桥上走去。

         走在海浪前面的四眼哥双腿打颤,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不要往下看。”海浪提醒他道。

         “啊?你说什么?”四眼哥没听清海浪在说些什么,低头瞄了一眼,只见桥下血水泛滥,血河里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

         “好……恐怖啊!”四眼哥哆嗦着说了一句,胸口一闷,一个跟头栽了下去。

         “不要!”海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哎呀!”精壮男和英伟男子纷纷发出一声悲鸣。

         “噗通”一声,四眼哥坠落进河里,溅起一堆血色水花,马上就尸骨无存了。走上桥的一行人全都慌了,左右瞧着。

         海浪、精壮男和英伟男子看的头皮发麻,后背涔涔的渗出冷汗来。

         “哼!又一个替死鬼!”这时排在海浪前面的一个人冷哼一声道。

         “恩?”海浪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却见是个满脸褶皱,光头灰胡子的老者。

         紧接着,又几声“噗通”传来。

         “老大哥,你有什么见解吗?”海浪可不想命丧于此,试着问道。

         “别往下看,走桥中间,别扶栏杆,下面都是小鬼,他们在找替死鬼。那些人不是自己掉下去的,是被小鬼拉下去的。”老者说的很急很快,但主要意思海浪等人还是听明白了。

         果然,众人依照老者的吩咐,再没有人掉下去了。

         “什么叫替死鬼?”暂时脱离危险,海浪小心的问道。

         “你数一数人头就明白了。”

         “数人头?”海浪疑惑的从头到尾数了一遍,大惊失色,“怎么掉进水里那么多人,回头来数还是十四个人?”

         “这里有个不成为的规定,躲在桥下受刑的小鬼可以为自己找替身,替自己而死,那么自己就可以脱离阴间,转生阳间了。你没看出来桥两头的日夜游神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吗?那是因为他们收了小鬼的好处。据说这奈河发源地可在十八层地狱,那里面关的都是十恶不赦之徒,死之后就是厉鬼中的厉鬼,这些小鬼就是他们的分身随波逐流到这里,只要能拉到替死鬼,那么自己的分身就可以逃脱升天。”

         “噢~”海浪恍悟,不觉好奇道,“老大哥您以前是干嘛的啊?”

         “我是个和尚。”

         “难怪,难怪!”

         海浪等人再看那一行人,顿时头皮发麻,后背出冷汗,真不知道哪些人是厉鬼的分身,将来这些人都轮回到了阳间,不知是怎样一种光景。

         且说众人下了奈何桥,见这端桥头矗立着一块大青石,石身上的字鲜红如血,最上面刻着四个大字“早登彼岸”。青石中间镶着块球形的水晶,有人的脑袋那么大,每一个人经过的时候,水晶球上即呈现此人过往一生的画面,像画册一样一一闪过。而这个人站在青石前,怔怔的看着自己过往的一生,忍不住泣不成声。

         “这就是三生石吧。”海浪心里想道。

         前世、今生和来世,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宿命轮回,缘起缘灭,都重重地刻在了三生石上。千百年来,它见证了芸芸众生的苦与乐、悲与欢、笑与泪,该了的债,该还的情,三生石前,一笔勾销。

         可是轮着海浪经过的时候,水晶球依旧是黑色的,没有呈现任何一个画面。海浪心想要糟,根本不敢在三生石前留恋片刻,瞄一眼夜游神没注意自己,一步跨了过去。排在他后面的英伟男愣了愣,以为他也要驻足片刻,哪想到他竟然直接一步跨了过去。

         “傻愣着干什么呢?快点!”站在桥头的夜游神催促英伟男道。

         英伟男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三生石跟前,水晶球上马上呈现他过往一生的画面。

         一行十四人都走过三生石之后,马上又有十几个衙差将众人押解到了阎王殿去。

         看着眼前气势恢宏的阴森建筑物,海浪惊讶道,“这就是阎王殿?”

         “那还有假?”和尚老者道,“阎王殿里除了阎王以外,还有四大判官,将对你这一生的善恶做个评判。”

         “住嘴!”一个衙役对海浪和和尚老者低声呵斥一声,俩人马上闭嘴不言了。

         众人进得阎王殿里面,马上跪下磕头,浑身抖个不停,头都不敢抬一下。

         海浪只是进门的刹那瞥了一眼,周围都是凶神恶煞拿着杀威棒的衙役,最上首的座位坐着个戴着古代官帽的年轻男子,分列左右的定是那四个判官了。

         最上首的年轻男子半阖着眼睛,显出疲态,自始至终未发一言,都是他坐下的四个判官在对众人做出审判。

         前面几人有的被判进入人道,有的进入畜生道,有的进入地狱道。轮到海浪的时候,四个判官产生了争执。一来黑无常手书的案卷有模棱两可的地方,二来叶知秋的过往经历实在乏善可陈。

         执掌善薄,身着绿袍,笑容可掬的赏善司总结道,“观此人的一生,可用八个字来形容:生的荒唐,死的窝囊。不赏,那就应该入畜生道。”

         身着紫袍,怒目圆睁,双唇紧闭,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的罚恶司开口道,“没有大善也没有大恶,但求无过。无过,当然是入人道。”

         双目如电,刚直不阿,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的察查司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这个人没有善也没有恶,那他必是圣人,因为只有圣人才能做到这一点,圣人就应入天人道。”

         身着红袍,左手执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笔的崔判官道,“善者添寿,恶者归阴,既然争执不下,不如直接打入地狱道,那么大家就没有烦恼了,更不存在争执了。”

         “操他妈的崔判官。”海浪在心里骂个不停。

         “你叫什么名字?”阎王爷突然开口问道。

         海浪浑身一个激灵,这是第一次听见阎王爷开口讲话。虽然明白只是一句简单的询问而已,众人还是忍不住浑身打着冷颤。

         海浪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叶知秋。”

         “叶知秋,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好名字。”

         “父母起的,我也是没得选择。”海浪说完,发现四大判官都惊奇的看着自己。

         “抬起头来。”

         海浪慢慢的将头抬了起来,目光平静的看着阎王爷。这才发现,阎王爷并不是传闻中那般凶神恶煞面目可憎可以辟邪,甚至可以用俊美来形容,说是貌比潘安也不为过,皮肤是那种不健康的白色,目光睿智,神情慵懒。

         “你很镇定。”阎王爷又道,“从来没有凡人敢和我对视。”

         “那是因为您没叫他们抬起头来吧?”海浪半开玩笑的口吻道。

         “啊?哈哈哈……”阎王爷突然朗声大笑起来,笑的前合后仰,整个阎王殿都跟着笑声微微的颤抖,“对呀!我没让他们抬头,又何来对视之说?哈哈哈……”

         海浪也跟着笑。

         底下跪拜的众人却是如坐针毡,额头沁满冷汗,实在不知是海浪惹怒了高高在上的阎王爷,还是真的把那万年呆木逗乐了。

         四大判官愕然,互相对视了一眼。

         崔判官向阎王爷行一礼,低声道,“那王爷您看,他应该进哪个道里呢?”

         “如此有趣的人物,当然是人道了!”

         “下官明白了。”

         ……

         审判完毕,最终,一行十四个人,七个进入人道,四个进入畜生道,一个天人道,两个地狱道。

         那十几个衙差再次将海浪等人押解到到了奈何桥前的三生石前,并嘱咐说,“一直往前走,切莫靠近幽冥山,自行去投胎吧。”

         “这样就可以了?”精壮男跟着众人往前面走的时候,仍不敢相信,好像没有衙差的押解浑身不自在似得。

         “让我们自行投胎?”英伟男也不解道,“这是为何呢?难道就不怕我们乱投胎吗?”

         海浪也是大惑不解,这一路行来都是在阴差的带领下,现在忽然没有人领路倒觉得不自然起来。

         和尚老者却轻捋着胡须道,“看来,这个孟婆比古老传说中的更加厉害。”

         “恩?”三人不懂。

         英伟男问,“此话怎讲?”

         “如果我们忘记了前世今生,自然兴不起任何乱投胎的念头了。而想要我们忘记前世今生,那就必须喝下孟婆汤!能让我们全都心甘情愿的喝下孟婆汤,还不说明这个孟婆的厉害吗?”

         “哦~”众人恍悟。

         “千万不要喝孟婆汤。”海浪忽然正色道。

         “反正都要投胎重新做人了,喝或不喝又有什么区别呢?”精壮男悲观道。

         “能记得前世总是好的,能不喝就尽量不喝吧。”和尚老者说。

         “如果投胎重新做人,我希望下辈子我能成为世界第一高手,打败天下无敌手,可是高手总是寂寞的,所以还有许多美女作陪。”精壮男开始意淫了。

         “要是我啊,我就成为才华横溢的国际巨星,多做些慈善,有许多许多的追求者,当然,追求者都是清一色的大美人儿。”受到精壮男的感染,英伟男也开始意淫。

         “切!”和尚老者不屑道,“出息!要是我,我就做世界首富的宝贝独生子,一生衣食无忧,赚很多很多钱,娶很多很多老婆,生很多很多小孩。”

         “哇~靠!老大哥,您不是出家人吗?怎么……”海浪惊讶道。

         和尚老者叹道,“都做了一辈子和尚了,难道下辈子还要做和尚?现在还是个老处男呢!如果有下辈子,我当然选择更快活的方式活着。”

         众人恶寒。

         “咱们一路过鬼门关,走黄泉路,上奈何桥,受阎王爷审判,没想到临死了还有几位作陪,真是有缘,也不枉此生了。”和尚老者感慨道,“在下柳木真,希望下辈子还能与你们相识。”

         受到和尚老者的影响,精壮男和英伟男也感慨起来。

         精壮男抱拳道,“我叫杨伟。希望下辈子能与几位做兄弟。”

         “阳痿?”众人一阵笑。

         杨伟尴尬的挠挠后脑勺,“我就知道,每次自报家门总是这个结果。”

         英伟男也抱拳,豪气道,“我叫陈乾,如果下辈子做不了亲兄弟,就希望能与几位做拜把子兄弟。”

         “好!”和尚老者柳木真大赞道,“下辈子有缘,咱们四个就做拜把子兄弟,至死不渝,永不背叛。”

         “恩。”众人答应一声。

         “可是,”杨伟发出了疑问,“咱们四个同时去投胎,岂不同年同月同日生?长幼次序该如何排呢?”

         “这个……”陈乾一时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这个不用担心,”柳木真解释道,“听说轮回通道有时间紊流,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因此,即使同时进入轮回通道谁先出生谁后出生都是说不准的事。或许相差几年都是有可能的。”

         “噢~”杨伟和陈乾恍悟。

         这三人意淫了半天,这才发现海浪一直没有说话,三人都看向海浪,希望他能说点什么。

         海浪尴尬的笑笑,“我叫海浪。不过我有个秘密想要告诉大家,我知道可能会不容易接受,但我还是要说,你们都过来,我要小声的说。”

         三人都将脑袋递了过来。

         海浪悄声道,“其实,我们并没有死。只是穿越到另一个世界而已。而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是故意进来的,执行一个特殊任务。当然,是什么特殊任务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很机密便是了。嘘~千万要保密,别让旁边的人听到。”

         “哈哈哈……”海浪等四人正在交头接耳的谈着悄悄话,忽然听见身旁一阵大笑,四人皱着眉头一瞧,乖乖!这儿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也就是说,所有的人都听见了。

         而发出大笑声的是个猥琐的中年男子,只听他笑道,“头一次听死人讲笑话!哈哈哈……”

         “嘁!”众人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