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一代**
        神秘少年郎强自镇定下来,停止洗手之后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没有解药也没关系,三天之后药力消散,实力自然恢复了。况且仙人酥的作用只是压制内力,抑制自身身体机能,只不过比普通人弱一点点而已。”

         “原来如此。那她们怎么办呢?”海浪指了指七个女人,露出一个极其猥琐的笑容。

         “啊!”神秘少年郎心领神会,喜上眉梢,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淫邪的目光在七人身上扫来扫去,“倒是提醒我了。”

         海浪观他目光淫邪,料想心思都在下流龌龊的事情上,也不点破,自己虽不是善良之辈,但这种强人所难的禽兽之事还是做不出来的,反观好好戏弄戏弄这几个凶巴巴的女人也不失为出出先前的一口恶气的好方法,这厢已经打定了主意,于是假意猴急的不行,摩拳擦掌,兴冲冲道,“果真个个貌美如花啊,大哥,你先挑,剩下的留给小弟我。”

         七人听到他们二人的对话,脸色煞白。

         “禽兽!你们想干什么?”大师姐惶恐道。

         “想干什么?嘿嘿!”海浪坏笑道,“禽兽嘛,当然做禽兽的事了。”

         “敢动我们一根汗毛,我发誓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玉儿咬牙切齿的发下了毒誓。

         “切!我是吓大的?”海浪不为所动,转头望着神秘少年郎问,“大哥,你选好了吗?”

         “对了,你叫什么?”神秘少年郎问。

         “额,我叫海浪。”

         “海兄弟,麻烦你扶我到那颗岩石上坐着好不好。”神秘少年郎指了指旁边的裸岩说。

         “乐意之至。”

         “没想到药力这么强劲,幸亏我喝了一滴解药。”神秘少年郎坐到裸岩上,气喘吁吁道,“再麻烦你把我背篓里的笔墨纸砚拿出来,然后把背篓支在我面前如何?”

         海浪不解,“拿那些破玩意干嘛?”

         “你别管了,拿出来便是。”

         “好吧。”海浪虽不解,还是照做了。

         神秘少年郎慢腾腾的将素布展开平铺在背篓上,自嘲的笑笑,“幸亏还有握笔的力气,要不然真是白忙活了。”

         海浪一边磨墨一边心里犯嘀咕,“这人傻瓜吗?这时候还有心情画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柳下惠,非要做什么有气质的流氓,有品位的色狼,有知识的文盲!”

         “很好!多谢!”神秘少年郎说完,就自顾自的埋头作画,不时的打量一眼七个女人,右手大拇指在空中比量一下角度、方位等。

         那认真的神情,七个女人也动容了。虽然她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一致的承认那时的神秘少年郎是最英俊的。

         海浪傻愣愣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起来,他现在终于明白神秘少年郎的目的了,“原来他妈的给她们下药就是为了让她们他妈的安静下来,好他妈的给她们画画,还真他妈的有创意啊!”

         “啊!”二师姐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呼道,“我知道他是谁了。”

         “谁?”众人一齐好奇的望着她。

         “天下第一**陈子零。”

         “啊!原来是他!”玉儿反应过来。

         “真的是他!”小媚等人仔细瞧着那所谓的**陈子零,发自肺腑的露出崇拜的神情。

         “恩?”海浪侧耳听到几人的对话,心中疑惑,“***既然是***为什么她们不怕了呢?反而……有些期待!”

         “听说他妙笔生花,凡被他画过的人都无一不是万众挑一的美人儿。”

         “是啊!我也听说过,平常人找他作画,那可是比登天还难。”

         “不过,听说他是个画痴,只画美女,只要遇到自己欣赏的女性定要为她画上一副肖像,而且是不择手段的哦。”

         “听说连大唐皇宫的第一美人琼贵妃都难逃他的魔爪。”

         “啊?有这种事?”

         “是呀!他潜伏在皇宫三天三夜,就只为了窥得琼贵妃出浴的那一刻。而且那幅琼贵妃出浴图真品还被某位不知名的大富豪匿名收藏了,而坊间流传的赝品更是不计其数。”

         众人听到此处纷纷皱起了眉头。

         玉儿鄙夷道,“他怎么可以画女人出浴图?不知羞。”

         “不过他为了画琼贵妃的出浴图,也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被皇宫大内高手打伤不算,还被朝廷列为了第二号通缉要犯。是以天下第一**的称谓广泛传播开来。”

         “活该!”

         “不仅如此。”小媚似乎对**的事迹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听说他专门出入烟柳之地,那些名妓都以求得他为自己画一幅自画而为荣,因为凡被他画者都是万中无一的绝世美颜,当然也就作为各个青楼的头牌姑娘喽,悬挂于大厅前供人瞻仰、挑选。再者各种盗版也会层出不穷,身价自然都会倍增。”

         “啊?这么变态啊?”众人惊呼道。

         海浪这时再看那位**陈子零的目光完全变了,心里感慨道,“变态何其多,何况你和我。不愧是一代*******就在这时,陈子零忽然嗟嘘短叹了起来,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七美图,为何只有韵而无其型呢?”

         “有型?这个简单。”海浪兴奋道。

         “唔?”陈子零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你也懂画?”

         “画画我是不懂,不过我懂得摆pose。”海浪说。

         “什么是pose?”陈子零问。

         “pose就是……嗨!你等着。”海浪说着,三步并做两步,裤裆里两颗**撞得叮当响朝七女淌着水走去。

         “小子!你想干什么?”二师姐瞪着海浪道,“警告你不要乱来哦!”

         “嘿嘿!”海浪怪笑两声,支配着二师姐的肢体将之摆了个奇怪的造型,只见身体成“S”型,屁股后翘,前胸突出,右手食指含在嘴里,左手掐腰,要多销魂有多销魂。

         “小子,你找死。”二师姐是又羞又恼,食指含在嘴里吐字不是太清晰,身子难以动弹分毫,可是眼神依旧犀利。

         海浪审视着自己的作品,左右瞧了瞧,不是很满意。

         “太高了。”海浪的眼睛在她的胸脯上往下瞟,低声嘀咕一声。

         “什么太高了?”二师姐疑惑的问,拿不准他还要做什么。

         海浪不断的嘿嘿淫笑,将二师姐的长衫向下拉了拉,露出一半的酥胸,若隐若现。

         二师姐怒极,恨得咬牙切齿,“你找死!”

         陈子零看的瞠目结舌,愣了一会儿之后,向海浪投去赞赏的目光,微微点头。

         海浪不断的嘿嘿淫笑,下一个目标瞄准了大师姐。

         大师姐看他过来,气的脸色铁青,对他怒目而视。

         “bitch!现在你还敢瞪我?”海浪走到她的跟前,大师姐一阵发慌,心中恐惧到极点。

         “你……你想干什么?”大师姐的声音有些发颤。

         海浪从身后环腰抱住大师姐,将脑袋轻轻的放在大师姐的肩头,在她耳旁哈着热气,极度暧昧,轻声细语的说,“你说呢?”

         大师姐肺都快气炸了,“这家伙……竟然……”

         大师姐气的都笑了,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自己堂堂一个大宗山仙剑派首屈一指的大师姐,多少人羡慕嫉妒还来不及,何曾被男人这样调戏过?自己往往都是扮演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仙子一样的人物,今天竟然……被一个野蛮人淫贼调戏了?

         “天哪!”众姐妹们也惊呆了。

         “我-要-杀-了-你!”大师姐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

         “嘿嘿!想杀我的人刚才已经有一个了,不好意思,你只能排第二。”海浪无耻的笑着说,然后伸舌头在她耳鬓旁舔了舔。

         “啊~”大师姐气得脸色惨白,身躯不由自主发出了轻微的颤抖,眼角慢慢的渗出一滴泪水。

         海浪瞥见了那泪水,知道玩的有点过火,赶紧将大师姐摆了一个侠女的造型之后转到旁边叶子的身上去了。

         叶子斜眼看他过来,眸子里泛着泪光,急的都快哭出来了,身子禁不住颤抖着。

         海浪叹息一声,随便将她摆了个造型就匆匆了事。

         叶子松了一口气。

         下一个目标,玉儿。

         “嘿嘿嘿……”海浪阴阳怪气的笑着,慢慢的靠近玉儿。

         “海大哥。”玉儿甜甜的笑着,”放了我好吗?”

         “恩?海大哥?你不怕我?”海浪玩味的看着她问。

         “怕,我当然怕。怕要是有用,那我多怕会好了。耶!”玉儿狡黠的笑,并扮了个鬼脸。

         海浪看的有趣之极,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是,我可不吃这一套。”海浪收敛了笑容,也从身后抱紧她,试着摆各种奇怪的造型。

         玉儿内心有点抓狂了,可外在的表情依旧淡漠,“浪哥,你不是那种人哦。”

         海浪将玉儿摆好造型之后,盯着她的面具看了半天,忍不住触手去摸。

         “不要!”玉儿哀求道,“人家长得太丑,所以从小就戴了面具,据说可以辟邪。”

         “我就喜欢丑女。”海浪淫笑着说。

         “我是说真的,我发过誓的,不会在人前揭下面具。除非……”

         “除非那人是你命中注定的丈夫。”

         “你怎么知道?”玉儿惊诧道。

         “哈哈哈……”海浪大笑,“太老套了吧?”

         “真的,我是说真的,不要那么做。”

         海浪却不管那一套,满心期待着,慢慢伸手去摘她的面具。

         “你不能这么做。”大师姐吼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就连我们都没见过玉儿的真面目。否则……”

         “否则怎样?”

         “你会倒大霉的。”

         “唔?我海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倒大霉,那更应该揭下来看看了。”海浪说着,果真要去揭那面具。

         “不要揭。”玉儿眼里噙着泪水。

         海浪看着这双眼睛,突然怔住了,他的手不知为何颤抖着,好像生怕面具后面的脸,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但不是那样又是怎样呢?

         最终,海浪还是揭开了那面具。

         玉儿早已涨红了脸,不知是羞涩还是生气,这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在人前露出了本来面目。

         海浪一时看得呆了。所谓美若天仙,闭月羞花也不过如此吧?如此完美的脸,没有一丝的瑕疵,这是人还是妖?这样的脸简直让人迷惑,海浪不敢再看下去。

         “我真恨不得立刻杀了你。”玉儿说。

         海浪将面具凑到鼻前闻了闻,淫笑着收到自己怀里去了。

         “无耻!”玉儿唾道。

         海浪捏着玉儿一侧的脸颊,轻声道,“小恶魔,长的还不赖嘛!还有,刚才都是因为你,我才被识破的。你还给了我一闷棍,刚才敲得很爽嘛。”

         “我不是故意的。”玉儿一边小声的说着一边努力将嘴张开了一点点,突然向海浪狠狠的咬去,不过最终没咬上,反倒像是在亲吻海浪的手指。

         玉儿气得脸色通红无比,剧烈的喘着粗气,最后她恼恨的闭上了双眼。

         “哈哈!”海浪笑的很畅快,“恶魔本性露出来了。”

         “哼!淫贼!”玉儿冷哼一声,不再理他。

         可是玉儿越是不表现出来应有的害怕或者发狠的一面,海浪越是觉得内心不畅快,于是眼睛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扫来扫去,撩拨她道,“嘿嘿!身材也是棒到极点啊!”

         玉儿脸庞抽搐了一下,马上恢复正常,尽量平和的说,“还……还好吧。”

         “别这么谦虚嘛。”海浪故意皱着眉头,双手在空中像抓气球一样抓了抓道,“就是不知道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啊?”

         “别……别乱来哦。要是等我恢复过来了,某些人会吃苦头的。”玉儿笑里藏刀的说。

         “威胁我啊?你们老是喊我淫贼淫贼,可我何时淫过?既然我坐实了淫贼的称谓,倒不如收回点利息。”海浪怪笑着,隔着长衫在她丰满、高耸的双峰上突然出手用力抓了一把,权当做报那一闷棍之仇了。

         “你……”玉儿霎时脸红的像渗出血来,羞愤欲绝,直欲抓狂,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哈哈!轮到你了。”海浪走到三师姐跟前。

         三师姐恶狠狠的望着海浪,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别这么大火气嘛。”海浪笑道,“额……给你什么造型好呢?”

         海浪想了会儿,“有了。先给你消消火。”

         海浪蹲下身子,双手捧满了水,从三师姐的头顶浇下去。

         三师姐气得浑身发抖,痛骂道,“该死的淫贼,你不得好死。”

         三师姐浑身湿透,胸部隐约可见沟壑,让人观之血脉喷张。

         “哈哈!”海浪大笑不止,“这个叫湿身的诱惑。”

         接下来是小媚,海浪思来想去,摆了一个古怪的造型之后,犹觉得不过瘾,遂将她的长衫从大腿处开始往下撕裂,风一吹,露出光滑的玉腿,性感非常。

         小媚也是羞愤欲绝,眼泪嚯嚯的流。

         海浪乐此不疲,最后连凤儿也未幸免,被摆出个性感的姿势。

         “卑鄙!”

         “无耻!”

         “下流!”

         “讨厌!”

         ……

         众人又一阵七嘴八舌的骂。

         陈子零木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活色生香的春宫图啊,自己还在发呆。直到海浪大声的提醒,他才转醒。

         陈子零全然忘记了周围的环境,全神贯注屏息凝视着重新铺在背篓上的空白布帛,他深吸一口气,随后拿起画笔,下笔如有神。他抿着嘴,眉眼里尽是认真,仿佛这一刻,他的一切就在这画上,由浅入深,细腻勾画,此刻他的灵魂就置身在这场盛大的嘉年华中。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愤怒中的七人也停止了谩骂,仿佛怕打扰了这位画中仙笔中神,皆静静的等待着。

         良久,陈子零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停下笔来,全身已经虚脱,仿佛耗尽了全身的精力,颓废的躺在裸岩上,竟然沉沉的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