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所谓侠士
        一个人影立在悬崖顶端,一袭青色长衫在风中猎猎作响,腰间配把宝剑,神情孤傲。祥和的阳光普照,恰好在那人周身形成一圈圈淡淡的光晕,神圣无比。

         众人心下一凛,这里已深入大荒数百里,人迹罕至,完全没料到还有人出现在这里。由于那人背着阳光,看不清那人的容貌,依稀觉得是个眉清目秀,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哥。

         “救世主啊!”海浪仰头瞅着那人,肃然起敬。

         “什么人?”大师姐喝问。

         “呵呵!”那人笑了笑,声音清脆,纵身一跃,直接从悬崖顶上跳了下来。他的身影飘飘然落下,每隔三四米左右脚尖在瀑布上轻轻一点,借力阻力稍微延缓一下下坠的度,像是踏浪而来。如此十几次整个人便神情潇洒地站在了瀑布下面,全身无一处湿润,除尘的干净。

         “好帅哦。”二师姐犯花痴相,双手捧在下巴上,望着从天而降的家伙发呆。

         玉儿等人露出惊异之色。看那人下山的方式,虽看似简单,但那种对方向、角度、力量、速度乃至瀑布流水的掌控在这刹那时光里算的分毫不差,一般人是绝迹做不到的。

         海浪看在眼里,忍不住鼓掌赞叹,“果真是帅的一塌糊涂。”

         待到那人飞身下崖,众人才将其看清楚了。但见他腰悬长剑,背后是书生的背篓,俊美的瓜子脸蛋雪白如玉,神采飞扬,俊逸非凡。

         “江湖浪子一个。”那人温文尔雅,眸子扫视一圈,微笑着说。他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放浪形骸之外更填一抹淫邪,可是不仅不令人生厌,反而让人产生一种无法自拔想要亲近的情愫。

         众人在被他独具特色的气质震慑之余,面色一僵,弄不清是敌是友。

         海浪料定这个神秘俊美少年郎是个狠角色,既然自己跟这七个女人铁定了无法善终,索性一边倒向这个神秘人,于是欣喜道,“大哥,原来是你啊!”

         俊美少年郎微感诧异,歪着脑袋盯着海浪问,“咱们以前见过?”

         “何止见过啊?大哥你不记得了?”海浪朝他眨眼睛,好像在暗示什么龌龊的事情。

         “大哥?原来是一伙的!”众人狐疑,怎么也不能把两人联系到一起去。

         “敢问道友有何指教?”这次是三师姐首先发问,打断了二人之间的对话。

         “咳咳!”俊美少年郎干咳两声,“指教不敢当,只是方才无意中听见诸位的对话,觉得七位天仙似的人物围困住一个,额……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故出面调解,看在在下区区薄面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这人说话大方得体,武功高强,而且俊美非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兼具侠骨和柔情,世上怎会有如此完美的男儿郎啊?二师姐心下想着,不免想入非非。眼前呈现俩人一起漫步夕阳下的场景,肩并肩手牵手,只需相互对视一眼就愉快的笑个不停。接着场景转换,竹篱小径,萧瑟茅草屋前,一人抚琴一人舞剑,身姿绰约配合默契,俨然一对神仙眷侣,羡煞旁人……想着想着,幸福之感扑面而来,由不得二师姐娇躯微颤,欢笑连连。

         众人诧异,只此二师姐一人没来由的嘻嘻笑个不停,引得众人一阵莫名其妙。

         玉儿观他面貌俊朗,也不免多看了几眼,只是冥冥中觉得此人绝非外表表现的这般洒脱,一时又无从推断,只好静观其变。

         小媚等人见着这位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哥,下意识的整理穿着,轻捋头发,频频娇羞的眉目传情,只为引得他的关注似得。

         小凤天真烂漫,正要说放过海浪之类的话,没想到大师姐抢先一步开口了。

         “这个臭男人满口谎言,无耻下流,况且……”大师姐正骂的起劲,说到被偷看一节忽然停顿下来,脸色微红,接着道,“总之,万万不可轻易放过他。”

         “唔?那他该当如何处置呢?”那人眉头轻皱,又问。

         “连忧郁皱眉的样子都那么帅!”二师姐喃喃自语。

         玉儿离二师姐最近,听到她在自语后,恶寒。

         “要么自刎以谢罪,要么挖掉双眼。”大师姐冷冷的说。

         玉儿等人听见大师姐的回答,也是感觉毛骨悚然,只知道大师姐曾被男人伤的很深故而极度憎恨男人,没想到这种憎恨如此之深切。

         “大哥,是我先来到瀑布的,她们后来洗的澡,要说偷看,也是她们偷看我洗澡而已,何来无耻下流只说?”海浪倒吸一口凉气,开始强词狡辩,心中狂骂,“好狠的婊子,千万别落在我手里,强奸你一百遍啊一百遍!”心里如此想,面上却不敢流露丝毫不敬之色,可怜巴巴的望着俊美少年郎。

         “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吗?”俊美少年郎沉吟片刻,眼神忽的变得冷了起来,不怒自威的注视着大师姐问。

         大师姐与之对视,眼神与俊美少年郎相比不遑多让。大师姐性子刚烈,倔强无比,犟劲上来,别人越不赞成的事自己越是首肯,是以本来就有稍加教训便放了海浪的打算,谁知出现这么一位不长眼的自以为是的侠士,倒真让自己觉得自己是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了,那就欺负给他看。况且越是漂亮的男人越是危险,这是师尊一生未嫁的最有利的佐证。

         “哎!”良久,俊美少年郎低下头重重的叹息一声,仿佛下了什么最难以接受的决心。

         这一声叹息像重重的砸在自己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所有人都有一种预感,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七个女人本就是一条心,知道接下来很可能有一场硬仗在所难免,虽有些不忍,但右手都下意识的摸向挂在腰间的佩剑。

         “打吧,最好打的两败俱伤。”到了这时候,海浪倒是不怕了,双臂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心里暗爽,“这个家伙不仅不讨好这几个貌美如花的仙子,反倒帮起了自己,所谓侠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说的就是这种人吧?不,不是侠士,纯属傻帽!”

         就在万众瞩目之下,俊美少年郎终于有所动作了。只见他缓缓的抽出了挂在腰间的佩剑,横在胸前。七个女人严阵以待,目不转睛的盯着俊美少年郎的一举一动。

         那剑通体璀璨,饰有龙纹,双龙戏珠,栩栩如生,一看就知绝非凡品。而那俊美少年郎忽的跳上剑身,道一声“告辞”,声音洪亮,远遁而去,很快天际都寻不到一点儿踪影了。

         众人张口无言,都愣在了当场。

         良久,海浪反应过来,眨眨眼,自言自语,“就……就这么走了?”

         “好可惜!”二师姐摇摇头叹息。

         “哼!算你小子跑得快!”大师姐冷哼一声说。

         “真是个怪人。”玉儿撇着嘴嘟囔一句。

         “额……我就不在此打扰各位了。”海浪陪着笑脸,说完也要离开。

         “你要去哪里啊?”大师姐拦腰截住,冷冷的说。

         “这个……”海浪郁闷,心中骂个不停,“操他妈的侠士!咋不按套路来呢?”

         “你大哥不管你了哦。”玉儿揶揄的说。

         “你刚才说……我们偷看你洗澡?”凤儿狐疑的问。

         “呵呵!这真的是一场误会。”海浪露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诸位仙子,冲动是魔鬼啊!说实在的,我……认错人了。”

         七个女人,凶神恶煞般的围上来,一个个面目可憎的吓人。眼看一场暴力不可避免,海浪已心如死灰,默默的蹲下身子,双手抱头,怒吼一声,“不要打脸……”

         “咦?”海浪等了半天也不见拳头下来,狐疑的抬头望了眼,诡异的发现七个女人都皱着眉头,现出疲态,手上好像也没了力气,双腿发软,只好将腰间的佩剑抽出来撑在地上才不致瘫软下去。

         “怎么回事?”二师姐问。

         “我怎么浑身没有力气啊?”小媚说。

         “哎呀!我不能动了。”凤儿说。

         “我也是啊。”叶子接着说。

         “莫非……我们中毒了?”玉儿惊讶道。

         “啊?”众人一阵惊呼,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兮兮,谁都知道荒山野岭的被人下了药,是何等可怕的后果。

         大师姐脸色铁青,朝四周看了看,对着空气使出仅有的力气怒吼道,“何方鼠辈!给我滚出来。”

         “奇怪!我怎么没事啊?”海浪听见七人的对话,惊出一身冷汗,可是审视自己一圈以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力烬的疲态。

         “哈哈哈……”只听一连串的大笑声从瀑布顶上传来。

         众人心下一凛,不约而同的抬头瞧去。

         海浪看清了来人,大喜过望,兴奋道,“大哥,你真是我的偶像啊!”

         那人飞身下崖,与先前相同的套路坠将下来。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二师姐气得浑发抖,指着那神秘人的鼻子就骂,“我看错了人!”

         “我们是宗山派的,识相的赶紧把解药交出来。”三师姐威胁说。

         “找死!”大师姐一边咬牙切齿的骂,一边提了剑上前拼命,没想到才走了两步就噗通一声栽倒了水里。

         “大师姐!”众人疾呼,露出担忧的神色,直到大师姐慢腾腾的站立起来众人才稍稍放了心。

         “卑鄙!”

         “无耻!”

         “下流!”

         “讨厌!”

         ……

         众人接着七嘴八舌的骂。

         骂了半天也不见那神秘少年郎有什么动作,众人觉得不太对劲,都闭嘴不言了。

         “骂完了?”神秘少年郎漫不经心的问。

         “哼!”众人鼻孔里出气,冷哼一声。

         “你到底要干什么?”三师姐又问,“为什么给我们下药?”

         “因为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安静下来。”

         “什么?”众人诧异。

         海浪屁颠屁颠的跑到神秘少年郎跟前,热情的拍马屁,”大哥,您真是英雄神武啊!这药到底什么名堂啊?”

         神秘少年郎依然神情自若,淡淡的瞥了海浪一眼,露出微微羞涩的笑容,显然这个马屁拍的恰到好处,微笑道,“这药名叫仙人酥,顾名思义,仙人沾之也要酥软之意。是我答应给药圣小老婆作画的酬劳而已,不仅无色无味,而且有养颜美肤的功效,沾之即可,有内力者会觉得浑身软绵绵没有力气,药效持久,可谓居家旅行杀人于无形中的必备良药。”

         “唔?难怪我没事,原来只对有内力的人管用。”海浪恍悟。

         “卑鄙!”玉儿对此嗤之以鼻。

         海浪无视玉儿的讥讽,兴奋道,“大哥,你是什么时候下的药?”

         神秘少年郎略显得尴尬,有些羞涩的说,“这其实是我第一次下药,我不知道怎么下才好,于是就随手扔了一粒药丸在瀑布里,真是没想到,药圣果真名不虚传,沾之即可。”

         “咦?那你也岂不是……”

         “呵呵!我有解药的嘛。不过只有一瓶,内服,一小口即可。”神秘少年郎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袖珍的瓷瓶,打开瓶盖,仰脖子才一滴入口。忽然一只笨鸟从头顶飞过,而且毫不吝啬的丢下了一坨屎,正好滴在他的右手上。

         “哎呀!”神秘少年郎有洁癖,猛地一甩手,药瓶就飞了出去。众人眼睁睁的看着药瓶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结果击在岩石上,碎了。

         “不要!”众人几乎同时声嘶力竭的大喊。

         “可恶!”神秘少年郎浑然不觉丢失了解药,反而弯腰下去拼命的洗手。

         “大哥!”海浪回过神来,提醒道,“你的解药没有了,唯一的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