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孟婆迷汤
        众人接着往前走,径行数里,忽见一座高山,阴云垂地,黑雾迷空。

         海浪奇道,“难道这就是衙役所说的幽冥山?”

         柳木真点头道,“幽冥山,又叫幽冥背阴山,此山乃十八层地狱的入口之地。”

         众人战战兢兢,远远的观望,莫敢靠近,只见一望高低无景色,相看左右尽猖亡。那里山也有,峰也有,岭也有,洞也有,涧也有;只是山不生草,峰不插天,岭不行客,洞不纳云,涧不流水。岸前皆魍魉,岭下尽神魔。洞中收野鬼,涧底隐邪魂。

         众人只得绕道而行,一处处俱是悲声振耳,鬼哭狼嚎,恶怪惊心。

         众人继续往前走啊走,只见前路酷暑难当,仿佛置身在巨大烤炉之中,一片荒凉,不觉汗流浃背,饥渴难耐。

         远看一座庄院,庄院门口站着一位老婆婆,微笑着招呼来者。

         众人精神大振,马不停蹄的争相步上阶梯,奔入庄中。

         海浪也跟着进庄,抬头望一眼匾额,果不其然,写着“孟婆庄”三个大字。

         海浪心下奇道,“难道这个老婆婆就是孟婆?”

         待众人全部进去庄中,且看庄内全是雕梁画栋,朱栏石砌,廊腰缦回,亭台楼榭。

         海浪凑到柳木真和尚、杨伟和陈乾三人跟前,再次叮嘱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千万不要喝孟婆汤,记住我的样子,等我执行完任务,我会带你们重回人世间!”

         那三人还是半信半疑,正要再问些什么,突然听那老婆婆尖嗓子高呼一声“有客到!”

         马上从楼上楼下很多角落里涌出许多俊男美女来,各个打扮妖娆,穿红戴绿,痴痴憨笑,好不喜庆。且每个人的头发都很有特色,中间一撮是挑染了五颜六色中的一种的样子。这就像是商标一样,使人一眼就能认出这帮人的出处来历似得。

         男的被如花似玉貌赛天仙的女子轻声细语的唤作郎君,玉手牵起郎君的衣袖,各自往楼内房间走去。

         女的便被貌若潘安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浅浅一笑迷惑了心智,也往楼内房间行去。

         “乖乖!”海浪惊叹道,“这是孟婆庄还是妓院啊?”

         海浪随着一名女子的牵引来到一间客房内,触目皆是精致华丽的摆设,有珠玉做成的帘子,厅中还摆了一面玉雕的大桌子,里面有楠木的雕花双人大床。窗台案几上焚着香,缕缕烟丝漂浮在空中,挥散不去。

         海浪一闻着那香就觉得不对劲,想必定是使人闹晕脑胀的玩意儿,当下赶紧打开窗子,假装欣赏外面的风景。

         且看那女子穿著红色的裙子和垂着绿袖的上衣,她的眼神秀丽明澈,俏脸没擦半点粉油,不施些许脂粉,但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却比任何化妆更炫人眼目。修长的眉毛下,明亮的眼睛顾盼生妍,颊边的两个迷人酒窝,未笑已教人迷醉。姿色绝美,体态婀娜。她轻声细语的呼唤郎君,还以手拂净席子请海浪坐下。

         海浪冲她笑笑,走过去坐下,马上有丫鬟送上茶水。美女环伺在侧,以纤纤玉指亲奉送茶,玉环叮叮脆响,阵阵奇香袭人。丫鬟出门并带上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在如此情境中,加上本就饥渴难耐,实在很难拒绝不喝。

         海浪却机警的很,一把攥住女子的手腕,猥琐的笑道,“待会儿再喝,我有个地方更饥渴。”

         女子一阵羞,嗔道,“你真坏!”

         海浪夺过杯子,放在桌子上,假意猴急,上前紧贴着她香背,手往前伸,抱着她的小腹,啜着她耳珠道:“姑娘贵姓啊?”

         女子被他抱得浑身发软,脸发烫,娇羞道,“小女子姓孟,单名一个姜字。”

         海浪愕然道,“孟姜女?”

         孟姜纠正道,“不是孟姜女,是孟姜。”

         “好吧。”海浪缓缓伸探出右手,先摸上她的腰侧,稳定地移往她腰后,再环往另一边的腰肢。孟姜“嘤咛”一声,半边身贴入他怀里,柔软的**紧压在他右边的胸膛上。两人的呼吸立时浓浊起来。孟姜像只受惊的小鸟般在他怀里颤震着,但却没有挣扎或反对的表示,不过连耳根都红透了,芳心则像个火炉,熊熊燃烧。她咬着唇皮,发出一声娇喘的低吟。

         “可还有什么姐妹?”海浪又问。

         孟姜意乱情迷道,“奴家家里三姐妹,大姐叫孟庸,二姐叫孟戈。”

         “想必你是三姐妹当中最美的一个。”海浪由衷的赞赏道,一只大手已经探进了她衣襟里,来到她腻滑丰满的胸肌处。

         “郎君!慢着。”孟姜呻吟一声,玉手死命由衣服后按着了他作恶的大手。

         海浪也知道适可而止,柔声道,“怎么了?”

         “郎君,还是先把这杯茶喝了吧。”孟姜脱了海浪的掌控,重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看着他道。

         海浪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像是坠入一个梦幻般的美丽世界一样。海浪慌忙避开她的眼睛,才不致头脑昏沉。

         海浪知道躲不过,坏笑道,“你喂我喝。”

         孟姜轻笑道,“好,我喂你喝。”说着,举起茶杯放到海浪唇前。

         海浪微微一笑,仰脖子一口喝下。

         孟姜看着他饮下,终于放下心来,刚要说些什么,却说不出话来,原来香唇已给海浪封杀,熟练的舌头无处不到的挑逗着她小嘴的内外。一边和她嘴舌交缠,一边把她搂得贴坐身旁,一只手仍搂紧她柔软的腰肢,另一手抚上她吹弹得破的脸颊、小耳、鬓发和粉嫩的玉颈。孟姜两手紧抓着他的衣襟,剧烈颤抖和急喘着,一对秀眸阖了起来,反抗的意志被持久的长吻逐分逐寸地瓦解。而海浪刚才饮的茶并没有咽下去,却经过彼此嘴舌的交缠全部过渡到了孟姜的嘴里,可是她身心都溶在那个吻里,根本没有发觉什么。

         海浪缓缓离开她火热的小嘴,低头细审她的玉容。孟姜因急促的喘气张开了小囗,无力地睁开秀眸,似似怨地白了他一眼,立即羞然闭目。

         “孟姜,对不住了!”海浪些许愧疚的看着她道,“从现在开始你会忘记一些事情,好的,不好的。”

         孟姜迷茫的睁大眼睛看着他,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有缘再见吧!”海浪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孟姜已经呆呆的坐立着,像个小孩子一样懵懂无知了。

         海浪叹息一声,独自走出了客房。

         庄院里,早已聚集了十几个人,海浪倒是最后一个出来的。

         每个人都如行尸走肉一般,傻愣愣的站着,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脸上是麻木的表情。

         先前带领众人各回房间的俊男美女们,此时站在外围,对场中众人指指点点痴痴的笑着。

         “人都到齐了吗?”一个贵妇人从当中走出来,冷冷的问。

         先前在庄门口招呼众人进来的老婆子答应一声,数了数人头,点头道,“十四个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那好,送他们上路吧。”贵妇人说完,不再看众人一眼,径直上楼去了。

         “这才是真正的孟婆吧!”海浪想着。

         老婆子在前面带路,俊男美女们在一旁簇拥着海浪等十四人往后院走去。

         后院有个祭台,周围有重兵把守,闲人莫敢靠近。

         祭台直径约百米,形似一个巨大的罗盘,分六块大小一样的扇形,中间是个直径十米左右的圆。六块扇形的外围分别刻着“天人道”、“修罗道”、“人道”、“畜生道”、“恶鬼道”,“地狱道”的字样,并刻有各种复杂之极的纹样图案。而每个扇形又都分割了密密麻麻的很多小格子区域,格子下面是镂空的,只是浓雾弥漫根本看不清楚下面有什么,海浪猜测那必是各种投胎的通道。

         老婆子跟守卫祭台的大人物交代几句之后,将海浪等一行人赶上祭台。

         众人像赶鸭子上架,站在祭台的边缘,仿佛置身在云端,每一个小格子都看不到尽头似得。

         只听老婆子道,“各人站在各人的道场口,下辈子贫穷或富贵,各安天命!”

         十四人自动分开,七人站在人道场的边缘,四人站在畜生道场的边缘,一人站在天人道场的边缘,两人站在地狱道场的边缘。

         老婆子再次清点人数之后,朗声道,“投胎转世。”

         守祭台的大人物得到指令,将手中的骷髅头权杖插入祭台旁的一个坑洞里面,整个祭台立时震颤起来,每个小格子区域的边框都发出了幽幽的荧光。而那十四个投胎者表情麻木的开始往祭台中间走去,间或失足掉下小格子的,即投胎成功。不一会儿,已有七八个人成功投胎去了。

         且说孟婆回楼上之后,右手捂了额头,总有一种心血来潮的不痛快感,但又捕捉不到什么契机,正烦闷着,忽听院子里一女子疯疯癫癫的吟唱。孟婆下楼看时,却是自己的小女儿孟姜,此时正痴痴呆呆,不知道嘴里在吟唱什么。

         “姜儿!”孟婆着急的唤了几声,却不见孟姜有任何的反应,顿时脸色剧变,暗叫一声“不好!”遂马不停蹄的往后院赶来。

         而这时只剩下了海浪和柳木真和尚俩人,海浪知道杨伟和陈乾终究是喝了孟婆汤,只是不知投胎到了哪一户人家。

         海浪不确定柳木真和尚是否也喝了孟婆汤,如果喝了的话,按理说他也应该早掉下去了才对,难道他真的没喝?海浪如此猜测着,可是不能回头去确认,依旧假意没有任何的意识,实则专走小格子的边框,越来越靠近中间那个圆。

         祭台外的众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每掉下去一个人都会发出一阵惊呼。反观最后留下来的两个人,众人倒有些许的期待,看他俩究竟能走多远!

         “停下!”孟婆人未到,声音先至。

         众人一阵大哗,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海浪暗叫糟糕,马上三步并做两步,朝着中间那个圆圈飞奔而去。

         因为海浪知道,六道环绕的中间那个圆,称为第七道,是为连接阴曹地府与阳间的直接通到。进入此道者,可以不受轮回之力,但必须受时间紊流的影响,而且这里的时间紊流比普通的轮回通道更强,也就是说,你现在进入从另一端出来的时候可能就是十几年以后了也说不准。

         戍守祭台的大人物一看情况不对,瞬间出手一掌,排山倒海一般猛扑海浪面门而来,另一只手也没闲着,赶紧去拔权杖。

         海浪在千分之一刹那间终于成功的跳进了中间的轮回通道,最后回眸瞥了一眼,看见柳木真和尚露出了慌张的神情,他虽没到达最后的圆,但主动先一步跳了下去。

         “成功了!地狱之门又如何?”海浪只身坠落下来,耳畔是呼呼的风声,还有,跟随而来的那一掌,虽强势已去但仍有暗劲,正好拍在海浪脑袋上,接着他便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