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引子 心如深海
        “我这个人不太懂音乐,所以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然而我坚信希望,永远不会放弃!”?

         且!我不屑的看着远处朦胧斑驳的树影和光照万里的瑞霞投射的异彩。?

         “人生很无奈也很彷徨,可说穿了要体现人生的价值就三个词:希望,坚持,不放弃。你知道人生的四大悲剧吗?”?

         我只听说过人生的四大喜剧,却对这四大悲剧一无所知,劳烦赐教,在下洗耳恭听。?

         “呵呵!人生的四大悲剧:久旱逢甘霖——一滴;他乡遇故知——债主;洞房花烛夜——隔壁;金榜题名时——做梦!”?

         靠!我失去耐性了,通篇废话。?

         “年轻人,我再问你,你知道幸福是什么吗?”?

         幸福,不就是玩的高兴,活的痛快!正如我,无所谓生活,但求游戏人间。?

         “幸福就是:我饿了,看见别人手里拿个肉包子,他就比我幸福;我冷了,看见别人穿了件厚棉袄,他就比我幸福;我老了,看见你还这么年轻,你就比我幸福;我想讲个故事,而你也愿意听,那我就比你幸福;你愿意听我讲故事,我也就乐意给你指路,那我们就都是幸福的。”?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要我听他讲故事,更狠的是如果我不听,他就不给我指路!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权衡利弊,我明智的选择了听下去。?

         忘了介绍我自己,我叫唐灿,今年二十八岁,家住死亡谷第一百二十八号洞窟。死亡谷四面环山,与世隔绝,常年笼罩在一片浓雾当中。死亡谷的人很神秘,生活方式也独特,他们很忙碌,就是不太爱搭理人。

         我唐家世代以锻造兵器为生,说好听的叫铸剑师,说难听的叫打铁的!祖上确实出过几个人才,打造出流传千古的名剑,像什么起灵仙剑之流的,可惜一代不如一代,传至我爹这一代,早就堕落如斯了。

         我这辈子如果不想点别的出路,估计下半辈子也只能靠打铁为生了。

         不过在我刚出生的时候,我脑袋里就有一种奇怪的声音,有时像是低声絮语,有时又像是春雷轰鸣,吵得我整日啼哭不止。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我六岁那年,有一天脑袋里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我想我终于得到了解脱,可晚上依旧睡不着觉,总觉得那声音随时会突然冒出来,这时候我才猛然发现,我已经习惯了那个声音的存在。

         两年之后,毫无征兆的一个早晨,那个声音又卷土重来。我头痛欲裂,忍不住撞墙。

         父母吓坏了,以为邪灵入侵,所以请了当地最有名的巫医,给我施法驱邪。

         巫医煞有介事的设法坛,祭牲口,跳大舞,疯疯癫癫,口中念念有词。倏地,巫医手中的长剑划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直逼我的发际线,我大骇之际,脑袋上嗡的一声闷响,顿时雾气腾腾,恍如仙境。

         巫医握剑的双手颤抖着,被震开一丈远,嘴角溢血。

         “怎么可能?这么厉害的穿越者?”巫医惊骇的合不上嘴。

         这时,我脑袋里的声音变得异常清晰起来,“小小地狱,能奈我何?”

         巫医见势不妙,御剑就要逃。谁知那声音仿佛实质,凭空幻化出一张遮天之手,从天空击打下来,将那巫医狠狠的拍落到尘埃里面。

         “不要!”巫医仰头望天,满脸是血,充满惊恐之色。

         “地狱的走狗,在你手中,不知祸害了多少生灵,今日留你不得。”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巫医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发起狠来,“漏网之鱼,早晚......”

         可惜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巨手拍成了灰烬,渣都没剩。

         目睹这一幕的人都惊呆了,很长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我也真怕这神秘的家伙一不高兴,将自己也拍死,那可真是窝囊。

         “不想惹来杀身之祸,就不要到处张扬。”那声音在说过这句话之后就沉寂了下来。

         从此,父母敬我如鬼神。

         我试着与那声音沟通,那声音终于不再保持神秘,竟然开始诉说着自己过往的一生。

         从他口中,我得知另一个神秘世界的存在。

         真是新鲜,我心说,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别瞎琢磨了!”那个声音又说,“早晚有一天你会君临那个世界!”

         早晚是多久?我迫不及待的问。

         “等你长大一点吧。”

         我已经长大了。

         “唔?是吗?老夫活了一辈子就没见过还在穿开裆裤的大人。”

         ......

         等我长到十八岁,父母说可以远游了,这是成为成人最重要的一步。

         于是我背起行囊,第一次走出了死亡谷。如果有生之年我还能回到这个地方,那我将继承家族的传统,且得知一个死亡谷的惊天秘密。

         这天我迷失在了梦泽大陆极南的蛮荒之地,如果再寻不到出去的路,我可能会被困死在这里,或者被野兽吃掉。

         “前面有人。”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如此说。

         有人?我欣喜若狂,狂奔而去。

         不久之后,我的面前出现三间茅屋,有屋就有人。

         果然,茅屋后面闪出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来,老头须发皆百,满脸镌刻着饱经风霜的皱纹。

         “当我还是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一样的志比天高一样的狂放不羁,终日幻想着除暴安良匡扶正义,于是我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可惜,事与愿违,年近不惑依旧一事无成。不过,一个意外就此隔绝了我平庸的前半生,赋予我传奇经历的后半生,那就是,我无意中在我生活的那个岛上寻得一本修炼的真经。”?

         真是俗套!我想,动辄就有了奇遇,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奇遇?我虽然不赞同他的无稽想法,却不能剥夺他说话的权利。?

         “我通过那本真经,从开始的无知平民,渐渐意识到汲取力量的可贵和掌控权力的实用,可惜那是个无底的深渊,欲望越发的强烈同时深渊也更加的深邃宽广。由开始的修身养性,汲取日月精华,努力练功。一百年之后,直到有足够的实力一举击杀了天下霸主。我是惟一的赢家,天下将由我一手掌控,我仿佛就是那天,就是那万物的主宰!”?

         吹呗!瞧他那得意的模样,我打心底里鄙视他,对,一千次!-

         “不过,越是强大越是寂寞,我开始感到了孤独。争夺权力,扩充实力的过程无疑是振奋人心的,可这过后竟是无边的空虚和无止境的落寞,实力强横独步天下又如何?掌控众生生死大权亦如何?无涯的时间荒野里你我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昙花一现的匆匆过客而已。

         既然是众生的主宰了,那力量的不断增长似乎失去了任何意义,但这竟真实的发生了,结果只能说明一个:有人比我更强大!是的,那是一双眼睛,它在无时不刻的监视着我,但我寻不到,那感觉一晃即逝,以至于我把它当成了一种错觉。我开始有了不安的感觉,这是我不能够接受的,没有任何的迹象来证实我的不安,直觉却告诉我,答案就快揭晓了。?

         直到一个后辈的崛起威胁了我的主宰地位,这是我不能够容忍的,于是我把他拘禁而来。处死他很容易,但我有了一个想法,因为孤独所以要有事情排解,行使主宰众人命运的权力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于是我把他削为了平民,看他怎样挣扎着振作起来,令人失望的是他没能承受住打击,就此黯然消逝啦!正在我得意于自己的杰作时,那双时刻监视我的眼睛突然幻化出了人形,出现在我面前了。恐惧,深入骨髓,冷的发颤,他连一点征兆也没有的出现在我面前了。?

         他冷笑着:‘你只不过是我寂寞时的一个玩偶而已!不过,你启发了我该怎么玩下去,所以我并不杀你,我要跟你也玩一个游戏。’于是,他也把我削为了平民。”?

         哼哼!我冷笑着,玩人的人迟早是要被别人玩的!这也就是出来混,早晚会还回去的。难怪他如今落魄到如此境地了,报应啊!?

         “之后,我不仅震惊又后怕,原来自己也只不过是别人的一个玩偶。历经无数艰难困苦方成一方霸主,此刻却烟消云散,如镜中花月恍若隔世,我终于理解了那新崛起人黯然消逝的背影,如此的凄凉。在长久的消沉过后,我终于意识到了重头再来的可贵,人固有一死但我不甘就此草草了结一生。希望,是个好东西,它带给人活下去的理由,我要亲手打败那个不可一世的主宰,且取而代之。?

         于是我从头再来,韬光养晦,日复一日,我不骄不躁,差不多两百年后再次抵达那个高度,可那双监视的眼睛不见了。难道他已消逝了?不,绝不可以掉以轻心,我时刻提醒着自己。渐渐地,我又成了这片世界的主宰者,这方天地将在我的脚下战栗。然而我孤独,多么想有一次精彩的游戏,果真寂寞如雪啊!”?

         拜托,有这么自恋的吗?我不屑的看着远山苍劲的松柏在温热的阳光下舒展,近处忙碌的飞禽走兽喧嚣的追逐,天上白云悠悠无所羁绊真正的浪迹天涯!?

         “然而我的力量还在不断的增加,甚至超越了扁我为平民的家伙,但同时隐藏了一双眼睛,它阴冷异常。这个世界怎么可能还有凌驾于我的存在?应该是杞人忧天吧!

         就这样,我默默的强大着,孤独着。一晃又是一百年。”?

         他妈的,活个几百年就了不起啊?

         “这一百年来无事可做,我便行使我主宰的权利,安排众生的命运。挑选了几个资质不错的人收为关门弟子,在我的细心培养下,他们成长的很快。这样,我就能将主宰的责任分摊下去,自己则逍遥在外。直到这个世界到了崩溃的边缘,我才现身加以拯救。于是,我成了众生精神的寄托,哪里都能看到我的雕像,大家对我顶礼膜拜。这种感觉,才是众生主宰的感觉,而不是仅仅成为天下第一这么简单。然而,我还是太大意了。

         有一天,隐藏在虚空中的一双眼睛突然幻化出了人形,出现在了我面前,我害怕了,我想我是猜中了过程却不敢相信结果。他冷笑着说,‘你这自以为是的家伙,你以为你是主宰吗?你的那个世界只不过是沧海中的一个孤岛,放眼天下谁能与我争锋!众生皆蝼蚁,你是不是还在好奇昔日把你扁为平民的家伙哪里去啦?哈哈,那个自不量力的家伙竟敢挑战我的无上地位,胜者王败者寇,这是法则,结局只能是他自取灭亡。不过,我不先杀你,我们还要玩一个游戏!’于是,我再一次死里逃生,重又做回了平民。”?

         我抬起失神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娓娓道来的老头,他枯黄稀疏的头发并不富裕已所剩无几了,深深的褶皱如刀刻般见证岁月的沧桑,不过仅此而已,如今他的落魄是可以理解的。?

         “当时我有种抓狂的感觉,一度想自杀了事,费劲千辛万苦到头来只是一场空!一度的自负,却不曾想还是被别人耍,小小的世界只不过是沧海一粟,人是如此的渺小!当时我恨透了那个可恶的家伙,他不仅削我为平民,更践踏了我曾守护的世界,诛灭了我的门人。仇恨有时可以迷住人的眼睛,有时也能提供你顽强下去的动力。所以我依旧没有放弃,既然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为什么要放弃呢?坚信执着将冲破重重壁垒,希望召唤着我从头再来,仇恨将助我快速成长!不想被别人玩弄,就要玩弄别人,这是任何时代最基本的法则。我要摆脱别人玩弄的命运,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坚信总有一天我将打败他并取而代之!?”

         好气魄!我脱口而出,转而冷静下来,我为什么要为他喝彩?

         “于是我又重新起步,岁月如梭,差不多一千年之后,我再次成为了一名超级强者,堪比昔日的雄姿!可我已不再是那个桀骜轻狂目光短浅的鼠辈,我要创造自己的时代。于是我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实力,走出孤岛,在更加宽阔的空间磨练。我知道一旦我的力量超过了他的底线他就会毫不犹豫的铲除我,所以我要隐藏我要等待,胜利的曙光终究要来的。天无绝人之路,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恰遇一个奇人。他教会了我分神之术,加以自己的聪明创造,成功的将力量分解开来,各隐藏在自身的大穴中,等待时机成熟再与君决!那时他对我不屑一顾,可当我同时释放出无匹的力量时,瞬间淹没了他极度诧异惊骇的目光。?

         我成功了,终于将他打败了!在这个更大更宽广的世界我已难逢敌手,我仿佛就是那天,就是那更大更宽广世界的主宰!?”

         屌爆了!我又是一声惊呼。

         “然而伴随胜利而来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寂寞!深深的寂寞。我走遍了这片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确定再没有一个人能够威胁到我的存在。这是我的幸运又是我最大的不幸。没有对手存在,则证明不了我自己的存在。真是可悲。

         不过我还忽略了一点,我的力量还在增长,虽然极其的缓慢,等我意识到已晚了。那是一双极其深邃可怕的眼睛,仿佛要洞穿我的灵魂,吞噬我的力量,可我连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他只是冷冷的说:‘你很让我意外,即使你还不够我出手的资格,但我看到了你的潜质,如果放任不管必有一天将取我而代之。似乎我应该毁灭你,但我对你潜质的兴趣胜过毁灭你的乐趣!’就这样我再次沦为了平民。”?

         我已震惊的无话可说了,如此多的挫折磨难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谁能扛的住?再次审视那苍桑的容颜,竟刻满了坚毅和不屈。他是那样平静的叙说着他的故事,而我已深深的陷入对他的无限的敬畏中了。?

         “这次后我是真的心恢意冷了,无法承受接二连三的挫败。我的希望在哪里?我的仇恨和怒火又在哪里?我的骄傲和放纵又在哪里呢?然而在时间的无涯荒野里,一切都变得淡了,轻了。在我无法找到继续下去的意义之前,我是一度消沉的。可即使消沉,我内心里还是有一股不屈的愤怒。试问那个人是可以打败的吗?愤怒告诉我,一切皆有可能,我已没有放弃的理由啦!既然我还存在,就是有意义的。这就是我继续下去的理由,因为我还存在着!从头再来,希望不会泯灭!我是那样的不顾一切,想要珍惜摆托被人玩弄命运的任何机会,所以我不会放弃!?

         历经生与死的无穷磨难,转眼又是几千年,我终于再次挤身到那至高的领域。目光短浅自高自大者必定消亡,然而我早已学会了内敛。希望与消沉,愤怒和欲望,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此刻万籁俱寂,我与他已这么静静站立了好久,奇怪的是两人就这么看着彼此却没有任何惊天地泣鬼神的动作。然而他还是败了,因为我有必胜的信念,而且会永不放弃!?

         我胜利了,却不再洋洋得意了,因为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其实打败别人的不是实力的强横,而是那永不言弃的心!“

         永不言弃的心!那是怎样一种气概?怎样一种历经无数磨难却依旧坚贞的心?我再看他满脸疲惫的神情?,我释然了,他只不过也是个普通人啊!

         你真了不起,我由衷的佩服说,这样的结局才是完美的。

         “不,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完美的东西,因为我依旧没能摆脱做别人玩偶的命运,这个世界到底是太宽广了,能人辈出。”

         什么?我大惊失色,还来?

         “所以当那人出现的时候,我只是平静的与他战斗,直到我不能站立为止。他也没有毁灭我,因为我是他寂寞时的玩偶而已,于是,我又一次沦为了平民。如今我坐在这里,但我没有放弃,可惜我已经老了。“

         我已经无话可说了,这个人带给我的冲击太大了,他是真正的英雄,我对他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人的心如海一般深沉,蕴涵着无穷的力量!可惜的是大部分人总会迷失在了心海,无法逃离出来。“

         心若如深海,那这个传奇的世界就是我自己的心海啊!我之所以迷失了,是我轻言放弃了吗?人不是天生就被打败的,更不是别人娱乐的玩偶,那老人是可敬的,同时也是可叹的!

         此刻,我看着远处散尽的雾蔼,一条曲折小径蜿蜒伸展向未知的远方......

         “年轻人,”他又说,“你的路还很长,不要妄想一步登天。”

         “我早已经不年轻了。”我的声音从我的口中说出,可是我却大为惊讶,因为这并不是我想说的话,是我脑中的家伙通过我的嘴说出来而已。

         “是的,你也不年轻了,可从这个世界的角度来说,你还是tooyoungtoona?ve。”

         什......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有点懵,可我脑袋里的家伙却笑着回应说,“呵呵!原来是同道中人。”

         “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那老头似乎越过我的臭皮囊,直接与我脑中的家伙对话。

         我被无视了,严重的无视了。我生气的别转过头,可脑袋根本不听我的使唤,甚至我的全身都不再听我的使唤了。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了,就像被剥夺了使用身体的权利。

         “你年轻时的脾气倒是挺冲的。”那个老头又说。

         什么?年轻时的脾气?谁年轻时候的脾气?天哪,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谁都有年轻的时候。”那个家伙通过我的嘴如此说。

         “既然你有能力以未来的你影响到现在的你,就证明你是个了不起的家伙。好了,我时间不多了。我会将我全部的经验馈赠给你,消化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将来等你回到死亡谷继承那个惊天的秘密,如果连你这辈人也无法成功的话,就请继续我的使命吧。”

         “老人家,谢谢您慷慨无私的馈赠。这个世界如果得到拯救,您必是首屈一指的功臣。还未请教您的名号?”

         “无姓之人罢了。”

         “既然如此,请受唐某人一拜!”

         说过这话,我他妈的身子竟然跪在地上对着那个糟老头砰砰叩了几个响头......

         许多年之后,人们都称我为唐侠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