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力量
        “长官,C8失去了联系!”

         “什么,是哪出故障了吗?”心中本就有些担忧的齐良立即道。

         “不是,所有设备都还好好的,就一下子C8就失去了联系!没有一点异常,完全失去了联系!”操作员道。

         齐良怔了一下,不相信道:“你确定?”

         “是的!”

         一时之间,指挥中心寂静无声,参谋们看着屏幕思索着对策,操作员焦急地查找着原因,但看其神情便知他们毫无头绪。

         “那就再发射一次C8!”楚理双手托着脸,像是困了累了般,发出沧桑的声音。

         木易默然地点点头,道:“让火沙基地再发射一次吧!”

         “是!”

         木易说完,也懒得管其他人是什么反应,手撑着脑袋,闭上了眼,静静地等着结果。这一分多钟过得奇慢,周围小声的议论声和操作键盘声像是在宁静夜晚中尖锐的喇叭,刺耳又扎心,让木易心中的焦灼感也越来越强烈。

         终于,操作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C8消失了!”

         听到这话,木易莫名地松了口气,可之前积压的焦灼感又一下子化为一股暴躁冲了上来,让他很想狠狠地砸桌子。但最后木易还是忍住了,手捂住了嘴,深深地呼吸了几下,睁开眼,平静的语气就像一阵抚慰山川的清风。

         “让侦察编队继续侦察!”

         柳夜收到基地继续侦察的指令,回到了之前侦察的位置,通讯器中传来了队长的欢呼声:“哈哈,柳兄,没想到我们那么快又回来了!”

         “可惜现在没刚才刺激了,气流稳得很哪。柳兄,要不我们再往前试试?”队长又道,这语气巴不得柳夜答应。

         柳夜神情复杂地望着沙漠中心,之前指令中说得很清楚,要对这片区域发射C8,自己刚才在外围时也探测到了C8飞过,可现在什么动静也没有。又看向飞机上的屏幕,上面只能勉强看到道道闪光,根本分辨不出战况如何,那边肯定发生了一些没有预料到的情况。柳夜想起了几天前,想起了司马木,甚至想起了颁奖台……这时候,柳夜武断地认定是自己没有侦察到位,现在的情况和几天前差不多,如果能得到最充分的情报,一定能还原几天前的结果。

         想到这,柳夜便激动了起来,臆想着如果司马木在这,也肯定会往前。一只饿了好几天的老虎看到食物时,恐怕就已经被食欲冲昏了头脑,又怎么会考虑其它事呢,更何况对于柳夜来说,眼前的一切可不只是食物这么简单。司马木在波涛汹涌的恶海中为柳夜竖起了一座灯塔,可那道微弱的光芒穿过漆黑的浓雾时,却变成了海妖的歌声。

         柳夜果断调转机头,朝那棵通天植物飞去。通讯器中又响起了队长豪迈的声音:“不亏是参加过东地任务的人,有魄力!等等我,柳兄!”

         火皇远离了那棵正不停蹦出小人的植物,半跪在空中,没了往日的气势。柏相站在神树上,远远地注视着火皇。火皇的手在颤抖,本来不信他真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但现在这些小人的实力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不能在这么拖下去了,自己离力量耗尽已经不远了!

         “火皇,你不如直接把皇心交给我吧!”柏相表情丝毫没有松懈,凛然道。

         火皇面色冷峻,咬牙道:“我还没那么容易自暴自弃!”

         “那就只好对不起了!”柏相知道火皇已是强弩之末了,当下便想直接解决掉他,不必拖延。身后的神树也长出了巨枝,随着柏相往火皇抽打去。

         就在柏相忍着白光的灼烧冲到火皇面前时,火皇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上升,护在周旁的两个分身一下子消失了。柏相冷汗直下,没想到火皇直接动用了皇心,转身想回到神树上,但是火皇的速度力量都大大地提升,气势高涨远超之前,像是被浓缩了的红中发紫的烈火笼罩着身子,化为一个三四十米高的巨人,火焰手掌一把就抓住了柏相。

         抓到柏相后,火皇一阵欣喜,手掌却传来一种抓空了的感觉,微微张开手掌一看,却见里面只有一片叶子,在火光中慢慢灼烧成灰,柏相不见了踪影。火皇急忙四顾,柏相仿佛是彻底消失在了这片天地,没有任何气息。只有绿色小人依旧在不停地涌向火皇,只是还没靠近火焰巨人,便化为了飞灰。

         随着时间推移,火皇心中愈来愈慌,皇心的力量可不是用来找人的。又看了看那植物,看了看天空,最后只能转向了一脸悠闲的幽戟。

         幽戟双手塞满了零食饮料,耸了耸肩道:“别看我,我只负责看戏,你们谁赢谁输,跟我可没关系!”

         火皇悻悻地转了回来。这时,那植物茎干正对着火皇的一面上凸出个人形,柏相从中分离了出来,双手十指相扣于胸前,里面是一颗泛白的种子。火皇大喜过望,一点时间也不想浪费,早已凝聚好的力量浓缩成一柄尖刺,朝柏相射去。

         柏相神情严肃,默念道:“杨兄,对不起了!为了我们冥东族!”

         张开手掌,一粒微小的白色泥土飘进种子,种子骤然迸发出无限光芒,根茎、枝叶从中快速生长出来,只是一瞬间便长成了高有二米的大树,而后又收缩成了一个人形,一副沉着稳重的面容浮现了出来,以及白晳的皮肤,强健有力的身躯,一身白色盔甲,英姿飒爽。

         幽戟眯眼盯着那人,不知不觉中,零食饮料簌簌落下。这是幽戟自成皇以来第一次有危机感,这个表面看上去温和无害的人,就实力来说,和自己差不多,但幽戟可以感觉到,他绝对是那种冰冷无情、杀起人来不眨眼的人,就算是以前的自己也要甘败下风。不过他要是想杀自己,也没那么容易!幽戟又瞥了眼柏相,便悠闲地抖着腿,继续观起战来。

         那人嘴角含笑,回头看了一眼柏相,眼神中带着疼爱。柏相一见到他的面貌,眼眶不由得湿润了,自从自己醒来,都是孤单一人,昔日强盛的冥东族不见了,熟悉的世界也变了,不知道是过了多少时间,沧海桑田,记忆中的一切与现实没有一点重合的地方!如今再见到族人,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那人转过了身去,温和的眼神被凌厉狠辣所替代,剑指点向那直射而来、凝聚着火皇是最强力量的火焰尖刺。两者相接,这片天地瞬间被红光覆盖,一团团火光从中心爆发而出,往外扩散去,剑光闪烁,外面的炙火阵顷刻间崩溃,五根炙火柱上裂缝密布,在狂风嘶吼中化为碎片沉入岩浆。

         剑气森森划过天空,仪表上数据突然失常,侦察机上出现了一道细小的切缝。柳夜感觉右手传来阵剧痛,但很快就没了感觉,懵了一下,看向右边,只见自己的右手和侦察机的一块机身已经在狂风中离他而去。上臂血如泉涌,柳夜咬紧牙关,急忙从医疗包中找出绷带包扎了下。控制台被斜切成了两半,飞机彻底失去了控制,随着狂风摇摇晃晃地往外围滑落去。

         柳夜依稀看到队友的飞机有的被火光吞没,有的在空中解体,有的径直往沙漠扎去……一道剑气划来,柳夜的飞机又被切去了一块,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这样下去,恐怕会在空中翻起滚来,柳夜果断选择了弹射出去。

         从沙漠中心爆发出来的狂风将降落伞往外围安全地带送去,但是风中夹杂着火光,还有肉眼可见的剑气划过身边。柳夜脸上血色一点点少去,左手按住了断臂,但是从绷带中还是不停地渗出血来,周围暖暖的,柳夜却感觉手脚发凉,头脑昏昏沉沉,能不能安全降落到地还是个问题!

         IOP的指挥中心陷入了一片死寂中,屏幕上十几个画面几乎是同时被一片红光占据,然后变得花白一片,彻底没了信号。

         齐良最先打破了沉默,问操作台旁的士兵道:“那边怎么样了,发生了什么?”

         “沙止基地传来消息,沙漠中心发生了大爆炸,侦察编队受到爆炸影响,全部联系不上,具体情况不明!”过了会,操作员报告道。

         “让他们往后撤不撤!”楚理愤愤道:“现在好了!”

         “基地的观测画面呢!”元明叫道。

         “在这!”操作员道。说着,小角落里的一个画面被移到了大屏幕中央放大,只是这画面的细节要远远少于之前侦察机传回来的,里面只能看到沙漠中心那棵连接天地的植物,植物旁边的红光正在慢慢消散,里面的人影则完全拍不到。

         “现在怎么办?”齐良看向木易,问道:“要再派人去吗?”

         “等等,”木易紧盯着屏幕道:“刚刚突然出现的大爆炸说明他们正在激烈战斗,而现在从这画面看去却没什么动静!”

         楚理点了点头,分析道:“开始那边只有红光,有动静但是不大,说明他们应该是打得不激烈。现在突然激烈起来,又突然平静了下来!”

         齐良睁大了眼睛,恍然大悟道:“大战之后必有伤亡!”

         “就算不看这些,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伤也会越来越重!”楚理补充道:“只不过现在又经历了场大战!”

         “现在正是发射C8的最好时机!”元明冷漠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兴奋。

         听到这话,楚理愣了一下,虽然自己也得出了这个想法,但是说了出来,心中却有些难受。又看了看那十几个被移到角落的花白的画面,楚理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齐良脸上的激动只存在了一会儿,便被震惊所取代,猛地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屏幕,又看了看元明、木易,最后视线移到了楚理身上,只见楚理正出神地瞧着木桌,仿佛上面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齐良又坐了下来。

         “发射C8吧!”木易平静地说完,闭上了眼睛。

         幽黑色的光芒伴随着闪动的电光环绕在幽戟身旁,将所有火光剑光阻拦在外。柏相站在那白色盔甲之人身后,也安然无恙。只有火皇,前面的火焰被切成了两半,凌厉的剑气从中穿过,直刺进了胸膛,后面还跟着无数的无形剑气全部透体而过。火焰巨人被切得粉碎,火皇脸色苍白,血从口中溢出,下巴上染满了鲜血,身上的朱红甲也被撕成了碎片,火红的长发凌乱地散于风中。

         天地间的火光剑光逐渐消散,那身穿白色盔甲之人看都没看火皇,视线移向了幽戟,幽戟也毫不客气地看着他,嘴里依旧嚼着零食。白色盔甲之人笑了笑,转回头来,看向柏相。已胜了火皇,柏相的神情却黯然下来,白色盔甲之人没再化为种子,而是徐徐地散为缕缕轻烟。

         “为兄,能为我族尽到最后一份力已经很满足了!冥东族的未来就全交给你了!”轻微柔和的声音传进柏相耳朵,让缓和了他消沉的心情。看着面前随风飘散的轻烟,自己又将孤身一人,柏相却渐渐镇定了下来,眼中的伤感烟消云散,自己一定会迎来冥东族的崛起,到那时,冥东族的族人将重临这片天地。

         周围安静了下来,沙漠中的岩浆慢慢凝固,那道从天而降的刺眼白光也消失了,浩渺无垠的星空再次出现在几人的眼中。火皇没了往日的风采,一动不动地悬在空中看着前方怔怔出神,整个人宛如没落的贵族子弟。

         火皇脸上慢慢恢复了点精神,有气无力道:“我承认是你赢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柏相看着眼前的火皇,叹了口气,道:“对不住了!”正要动手,却又听到火皇道:“等一下!”

         “嗯,还有什么事?”柏相皱起眉头。

         火皇拿出颗红白两色珠子,看着这颗珠子,火皇面容凄凉道:“这是我哥哥云皇的武器,上个时代我哥哥被隐皇害死,为了给他报仇,我借了他的云珠。现在能否请你帮我送回去,算是我最后的请求。我哥哥的墓在南边的一个小空间里,只要靠近那边,云珠会有感应的。”

         柏相心中一痛,惋惜了声,答应了,接过珠子。幽戟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微微一笑,似是在叹惜,又似是在嘲笑。

         就在这时,火皇暴起,五指并拢,朝柏相胸口插来,威势惊人,只是这一动作让他本就重伤的身体更加疼痛难当,口中溢血不断。柏相大惊失色,火皇重伤之躯速度大减,本来能轻松避退,可这时右手却传来阵阵酥麻,眨眼间遍布全身,透彻入骨。柏相一时竟动不了身子,只能眼睁睁得看着火皇那被刀锋划得鲜血淋淋的手穿破绿光,插进了自己的胸口。

         “哈哈…”

         刺碎了柏相的魔心,火皇脸上的凄凉消失得无影无踪,仰天狞笑,笑中带着咳声。刚一会儿,笑声就戛然而止,火皇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前方,失去了魔心的柏相身体在萎缩,越缩越小,绿意从中透出,最后变成了一片绿叶,随风飘荡而去。那枚红白两色珠子完成了它的使命,粉碎成星星点点,消失于空气中。

         “没想到堂堂正正的火皇,也会用这种手段!”声音从那棵一直耸立着天地间的植物中传来,生意盎然的茎干鼓动着,柏相从中走了出来,手中持着柄绿色长枪。

         火皇面露慌张,转身想逃可刚才那刺破柏相的一击已经耗掉了他最后的力量,怎么也动不了,左顾右盼间不知该如何办好。蓦然,火皇的视线锁定在了一旁看戏的幽戟身上,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喊道:“幽皇,救我!”

         幽戟随意地摆了摆手,道:“我只是个看戏的,可不管这些事!”

         “柏相他给了你什么,我可以给双倍!”

         “哦~”听到火皇这么一说,幽戟像是有兴趣了般,手摩挲着下巴,神色不定。

         见有机会,火皇又喊道:“就算是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

         柏相一惊,看向火皇的眼神完全变了,为了赢可以不择手段,和自己上个时代所了解到的火皇相去甚远。又急忙望向幽戟,道:“幽皇大人,您答应过我的!”同时后退了一步,背靠在了神树上。

         “哈哈…”见到柏相的表情,幽戟捧腹大笑,“我开个玩笑而已,瞧瞧你的表情,哈哈,不要太紧张!”

         “还请幽皇大人别再开这种玩笑了!”柏相松了口气,转向一脸惨白的火皇,此时却不想直接了结他,问道:“火皇,你就这么想赢吗!”

         火皇万念俱灰,知道自己今日难逃一死,惨笑道:“我不过是不想死而已!”

         “既然不想死,那为什么又要冒险去杀隐皇呢?”柏相冷冷道:“本来我还相信你是不顾一切要为你哥哥报仇,但现在看来恐怕你只是想要他的皇心吧!”

         “你又懂什么,你不过才活了一个时代!只有力量,力量,越强,才能活下去!”火皇朝柏相吼道,神情狰狞可怖。本来自己可以百分百拿到皇心的,那些得到消息的皇肯定会对重伤的隐皇动手,而自己在隐皇身上种下的炙火种可以在皇心出现后的第一时间将它传送过来,可没想到这一切却被人类给毁了!

         “看来你眼中只有力量!”柏相讽刺道。

         “不!”火皇睁得快碗眼般大的眼睛,瞪着柏相,“我是想活下去!”

         “不,你只是想要力量!”

         “不是的,我想活下去!”火皇发疯似地破口咒骂,“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你们迟早也会和我一样的,所有人都一样,不得……”

         胸口骤然被长枪贯穿,只不过在全身麻木中也没什么感觉。恨恨地咒骂声伴随着身体最后一点生气的消失而消失了,只不过火皇到了最后,仍然不明白,为什么力量弱活不下来,力量强也活不下来!

         柏相飞了过来,不屑地瞥了眼火皇,那柄刺穿火皇胸口的长枪化为一道绿光回到了柏相身上。而后,火皇身上光彩流动,集聚胸口,慢慢凝为一枚如同心脏般的不规则透明球,微微跳动。随着皇心的出现,火皇的身体仿佛是经历了千万年的时间眨眼枯朽成灰。

         柏相一把抓过皇心,看向幽戟。幽戟不知为何阴郁着脸,双眼出神地望着他。柏相心中一紧,将皇心收了起来,恭敬道:“此次多谢幽皇大人!”

         但是幽戟却没有回话,两人就这么互相望着对方。半晌后,幽戟又恢复了以往悠然自得的表情,只是眉头微皱,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大口地喝着饮料,朝柏相摆了摆手,道:“算了,我走了!”说毕,不等柏相回话,整个人就化为一道幽黑色闪电消失在天际。看着幽戟离开,柏相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像这种喜怒无常的人最是难处,帮人杀人只在一念之间!

         天上的星光越来越暗淡,天空却越来越明亮。柏相环顾一周,现在还敢待在这附近,也只有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和整天互相窥视的皇了。柏相不关心人类,那些在暗中观察的魔和皇才是最危险的,不过这次自己没受什么伤,他们会不会出手还不确定,但是不管如何,还是得在天亮前甩掉他们!

         柏相周身绿光散尽,紧束的白衣再次随风飘动,又变回了那个儒雅的文士,一个转身融进了神树中。轰鸣声从底部传来响起,覆盖几十里的绿根和通天高的茎干开始急速收缩,不一会儿,整棵神树全部缩进了沙漠中,不留一点痕迹,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几架侦察机飞了过来,盘旋在沙漠中心上空,但只有一片凝固的岩浆证明此处曾经发生过的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