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木易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刺耳的“叮铃铃”声传进了柳夜的耳朵。柳夜惊醒了过来,看了下时间,自己不知不觉睡到了中午。柳夜拍了拍脑袋,又喝了口茶,总算让自己的清醒了些。整理了下军装,柳夜走出宿舍,正好看见旁边的宿舍门也打开了,从中走出一个和柳夜差不多高的青年。

         “王余,你也去巡逻啊!”柳夜打了个招呼。

         “嗯。”王余看了一眼柳夜,点了点头,就独自往楼下跑去了。

         柳夜奇怪地看着王余离开的背影,心里嘀咕道:“这小子怎么了,平时不是很能说吗,这下怎么一句话都没?”

         柳夜也懒得深想,跑去领了任务就巡逻去了,至于午餐只能在巡逻路上解决了。

         接下来的几日如往常般平静,但是让柳夜没想到的是,司林说过几天再来,结果还真是过了几天就来了。

         这一日,太阳逼近地平线,天空中只剩下了几道快要被黑暗吞噬的晚霞。从外面巡逻回来时,基地中已经是灯火通明,柳夜刚想着基地里怎么忙起来了,一打开宿舍门,就看见司林小腿晃悠着,坐在自己的床上一脸认真地看着电视。吓得柳夜赶紧往后面看了看,基地里的灯光没往这边照。柳夜松了口气,急忙关掉门,心中一半是害怕一半是惊喜,道:“你怎么来了?”

         “我不是说过几天就来吗!”司林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电视中正放着动画片。

         柳夜记得司林是说过这句话,又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就刚刚。”司林继续专注地看着电视。

         柳夜在桌旁坐了下来,又倒了两杯茶。看着司林看得这么认真,柳夜有些不忍心打扰他。

         过了几分钟,电视中开始播放广告。司林的视线终于离开了屏幕,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会,司林突然转过头来,对柳夜道:“这个电视能不能送给我?”说完,又急忙补上一句:“我可以用东西换的。”

         柳夜差点把嘴里的茶喷了出来,连忙道:“不行不行。”这电视的所有权可不属柳夜,如果军部检查宿舍时看到电视没了,自己要怎么解释啊。

         听到柳夜的回答,司林脑袋失望地耷拉了下来,但下一秒又满脸兴奋地问道:“我的书呢?”

         柳夜心中不得不感叹了一句,小孩子的心情变化实在是太快了。走到抽屉旁,柳夜从中拿出了三本书,司林一见马上把书抢了过去,放到桌子上哗哗地翻了起来。

         柳夜回到座位上,看着司林越翻越快,表情也越来越苦恼,问道:“怎么了?”

         “看不懂,”司林叹了口气,“我要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柳夜想想也是,这时,柳夜心中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司林那么喜欢人类的东西,或许可以把他拉来帮助人类。

         柳夜在心中考虑了一下,开口道:“司林,来帮我们人类吧?”

         事实上,司林并不清楚柳夜所说的帮人类是指什么,但他为此感到高兴的是,如果和人类在一起,那自己肯定会看到更多有意思的东西。可这次司林及时想起了他哥哥叮嘱的话:“你苏醒后先去找蛇皇,如果找不到,就去找幽皇,其余的皇不能信,不到最后时刻不要去找他们;再是......最后,不要成皇。如果你能把我所说的话都做到,你或许可以活过下一个时代!”而且哥哥也一直让自己不要再去碰人类了,之前已经不小心违背了一次了。

         司林当下就在心中衡量了下轻重,坚决地回道:“不行。”

         看到司林回答的这么肯定,柳夜有些意外,但心中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

         “哦,对了,”司林又有些郁闷地道:“我以后不能再来了。”

         “为什么?”

         “我有很多事要做。”司林满脸苦恼,但很快又摆出一个让柳夜放心的表情,道:“这些事做完后我会来找你玩的,不过可能要很久。”

         不知为何,在司林说了这句话后,柳夜心中莫名的感到一阵不安,有些恍惚地看着桌子对面的司林又翻起了其它两本书。

         这时,司林突然叫了起来,眼中闪着兴奋:“我之前答应要给你的......”

         柳夜已经习惯了他这种一惊一乍了,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可是司林脸上的表情就这样僵住了,同时还有一声沉闷的轰鸣声。柳夜听得很清楚,这是专门对付魔的特种武器开火时才会发出的声音,这声音离得很近。司林的脸上还带着兴奋的表情,手还搭在书本上,胸口处却已然有了一个大洞,血溅了满桌。情况的突变让柳夜直接呆在了原地,脑中陷入了一片空白,甚至没有悲伤的感觉,眼睛又酸又红可就是流不出泪来,手木讷地动了动却不知该做什么好,就这样看着司林。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哗哗的脚步声,柳夜视线机械般地移向门口,只见门被钥匙打开了,从外面大步踏进来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头发已经斑白,眉头紧皱着似乎从未放开过,不怒自威,身上的军装穿着之整齐随意拍上一张照片即可拿去当士兵学习的模板。柳夜张了张嘴巴,不明白IOP的最高执行长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门打开时,木易的目光便落在了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小孩子身上,直到在一旁站定,朝外面示意了一下,一队身着白衣的士兵便进来将已经僵在位子上的司林带走了,随后又进来一队士兵径直往柳夜房间中的几处翻腾了下带走些东西。一切都顺利进行,士兵也陆续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一片安静。木易身子笔直地站在桌旁,目光终于落在了柳夜身上。

         木易看着这个从自己进来时就消沉着的士兵,心中有种恼怒的感觉,缓缓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听到木易的话,柳夜下意识想回答,却发现自己的嘴一点都不想动,只是低着头看着桌面上那三本司林说要拿回去研究的书。

         “你知道皇和普通魔的区别吗?”木易又道。

         “皇拥有着特殊的能力,普通魔是没有的。但是,有几个魔是例外,他们不是皇却也拥有着特殊能力。”木易声音浑厚。

         看着低头不语的柳夜,木易道:“司林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身体会让厄尔计划更进一步。”

         柳夜眼睛动了动,但身体最终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桌旁。

         木易视线移向了门外明亮的基地,说道:“森林里的事,司马木已经向我报告过了。几天前,司林进基地时,就被监控拍到了。是我下令隐瞒了这件事情,在你房间里装了监控器,也是我下令杀司林的。”

         木易深深地呼了口气,转回头,凝视了会柳夜,一股再也无法克制的怒火冲上了脑门,大声喝问道:“你这还是个军人的样子吗?你知道现在的形势有多严峻吗?你以为未来都会像现在一样和平吗?”

         柳夜身体颤了颤,但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说完,木易也不再言语,不知过了多久,木易的眼中平静了下来,缓缓道:“你知道我们人类在魔的眼中是什么吗?就像是群蚂蚁,平时谁也不会在意,但是如果他们想杀我们,只需要一脚就能踩死无数,更何况......”说着说着,木易的语气中不知不觉带上了一股凄怆,但很快他自己也发现了这个变化,毅然掐断了话不再说下去,深深地看了一眼柳夜,走出了房间。

         “如果因为我杀了你的朋友,我很抱歉。”门外突然传来一句话。

         柳夜猛然地抬头看向门外的那个身影,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但是你要记住你是个军人!你的职责是什么!”木易转过身,最后看了柳夜一眼,离开了。

         施青站在楼梯口,眉间带着疲惫,在走廊明亮的灯光下,一刻不停地翻着手上的文件,偶尔吩咐下旁边的士兵该做的事。这时,木易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过了会,踏着规律的步伐往这边来,施青连忙迎了上去。

         木易将司林的事抛到脑后,这件事的后续其他人会去处理的,自己不用再关心了。每天要处理的事太多了,木易必须及时把自己全部的精力从上一件事中脱离出来,放到下一件要处理的事中去。

         “何部长已经来了,接手了这次行动;地下避护所已经进展到了第二期......”施青语速很快,但吐字依旧清晰明了地将刚拿到的文件一一报告给木易。

         最后,施青压低了声音,道:“弥衡来了,刘副部长去见他,但他说刘副部长不配和他说话,就把刘副部长杀了。”

         木易那整齐的步伐一下子停住了,眼中满是震惊,看向施青道:“刘离死了?”

         “是的,这是刚刚拿到的文件。”施青表情沉重但手不含糊,从一堆文件中准确地抽出一份,递给了木易,道:“平时都是王部长去见的,但现在王部长刚好出去了,所以刘副部长去了。”

         木易一行一行地扫过文件上写着的报告,眉头越皱越紧,额上的青筋也逐渐涨了出来,一分钟后,文件回到了施青手中。木易的脸上阴晴不定,眼中的怒火已经不知所踪,施青看到木易这个样子便明白这位IOP的最高执行长官已经做好了选择。

         最后,木易脸上的表情归于平静,语气平淡却不容置疑,道:“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