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司林
        “谁?”走在最前方队友一声大喝。所有人立刻举枪瞄准了车上的少年。

         听到旁边的声音,车上的少年终于从聚精会神的状态中脱离出来,看到旁边围着一群人吓了一跳,连忙从车子上跳了下来,挠了挠头,还有些稚嫩的脸挂上了笑容,又用手指了指越野车,道:“以前没见过这东西,所以很好奇,就忍不住看了看。”

         说完,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在原地,等柳夜他们回话。

         柳夜第一眼看到这个魔时,心中就已经冷了半截。按照魔的外形越接近人类越强的规律,眼前这个魔绝对要比上次巷子中的魔强上不知道多少倍,很有可能和四年前那两个魔一样也是个皇,在这种魔面前就算再来几万人都不可能有任何存活的机会。虽然柳夜渴望与魔战斗,但是两次正面面对魔的经历已经清楚地告诉柳夜,单凭身体和手上的武器是根本不可能打败任何一个魔的,就算是加上人数优势,最多只能杀死一小部分最弱的魔。柳夜想要的是打败魔,而不是仅仅与魔战斗。一念及此,柳夜又是一阵怅然。

         回到当前,柳夜想不通这种级别的魔怎么会出现在人类的越野车上,关键的是,对方还说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一举一动完全不像是一个魔对人类应该有的样子,柳夜一下子就不明白了,他的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

         见到柳夜他们不说话,少年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神情,忽然恍然大悟,急忙对着柳夜他们摆了摆手,道:“放心,我没把它弄坏。”又补上一句:“真的,不信你们可以检查检查。”说着,少年往后退了一步,表明柳夜他们可以随意检查。

         柳夜一脸狐疑地盯着魔,不敢乱动,等着司马木的指令。如果对面是在森林中遇到的那些魔,失误了还有机会挽回,但是现在这个魔只要对柳夜他们有了杀意,那在柳夜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能杀了柳夜他们。可司马木一直没有动静,柳夜心中虽急,但也不好转过身去问司马木。

         司马木站在最后面,冷眼地盯着这个行为怪异的少年,心中思索着这魔到底是想干什么,以他的实力想杀掉在场的人也是一眨眼的事情,可为什么会做出这些诡异的行为呢?司马木不相信会有魔不厌恶人类。自从魔出现在这个世界以来,自己见过无数的魔,从未有过一个例外,就算是总部的那个也是如此,傲慢、无理,在他们眼里人类只不过是群可以随时踩死的蚂蚁,最多也不过是在无聊的时候可以用来耍着取点乐。

         司马木犹豫着,可是,现在要怎么办,打的话肯定是被全灭,但如果顺着对方与他聊下去的话,极有可能是被耍了一遍,然后在他玩腻后被杀掉。军人的荣耀是绝对不允许发生这种事的,还不如一开始就主动战斗......但是,自己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自己的职责除了完成任务还要尽量减少损伤,万一存在着极低的可能性,这个魔如其表面和普通的魔的确不一样呢?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自己的指令,那岂不是因为自己的执着而害死所有士兵!

         司马木有些苦涩,要么直接与他战斗,虽然是毫无意义的牺牲,但也算是英勇地战死沙场;要么与他谈话,但很有可能是被耍了一遍在被杀掉,在死前还玷污了军人的荣耀;另一种可能性是那魔的确与普通魔不一样,但这可能性低到连自己都不相信......

         这时候,柳夜前面的一名队友动了,他慢慢朝越野车走去,右手端着枪,左手打开了车门,钻进车里去检查方向盘。过了会,队友走了出来,对着所有人点了点头。柳夜感觉他的视线在队伍后面多停留了一会,应该是借着这个机会去看司马木的态度。

         见对方没有检查出问题,少年站在车旁得意地看着所有人,但是依旧没有人如他所愿地开口说话。少年发起愁来,不知该怎么办好。

         “啊!”

         少年叫了一声,所有人有些松懈的精神一下子又紧绷了起来,“唰”地一声齐响,所有枪口又直直地指向了少年。

         少年突然想起来自己忘了打招呼,拍了下脑袋,当即对着柳夜他们一抱拳。

         柳夜一行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此时柳夜突然想起了赤慕,或许这魔也像赤慕那样是一个例外?柳夜端详着面前的少年,他的眼中看不到其他魔对人类常有的不屑和厌恶。柳夜越发相信面前的这个魔与其他魔是不一样的,同时有点担心其他人。他们不像自己遇到过赤慕,而且电视上天天报导的都是魔各种破坏城市杀了人,或者是在哪里打了起来毁掉了方圆几十里内的所有林木建筑的事,再加上每次执行任务时都有队友被魔杀掉,军队中恐怕没有一个人会对魔有好感。就像一个生活在丛林中的人天天被野兽追杀,有一天野兽突然与他好言好语地说起话来,这时候谁会相信呢,只会觉得野兽是在耍什么花招?

         如果其他人突然开枪的话,就算这个魔是对人类友好的,那局面也会往最坏的方向发展。柳夜决定先行动起来,当即放下了枪,走到了队伍前面朝着少年同样一抱拳。这时,少年却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好像搞错了,抱拳不是现在的打招呼方式,是上个时代的。少年皱着眉头又想了下,马上收回了抱拳的动作换成握手。

         柳夜脸色顿时有些尴尬,但是看到少年又伸出手来,只好当作没看见,伸手去少年握手。少年见终于有人回应自己,紧握着柳夜的手,高兴道:“在下司林。”

         柳夜心中本有点忐忑,但是握手后,对方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就稍稍放了心,面露友善地应道:“我叫柳夜。”

         此时柳夜的队友虽然依旧是紧紧地盯着少年,但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的一触即发了。只有司马木在听到少年报上名字时,眼皮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

         “你怎么在我们的车上?”柳夜随后又大胆地问道。

         “哦,”少年想了下,道:“之前我朋友跟我说看到了人类,我本来就在这里刚好过来找你们,结果看到了这个车子,然后就研究了一下。”说完,又用手摸了摸越野车,好奇地问道:“你这个车子是怎么做的,我以前从没见过。”

         “呃,这个解释起来太麻烦了,要很久。”

         “哦,那就以后再说吧!”

         “以后?”柳夜瞪大了眼睛。

         “嗯,”少年点点头,拍了拍柳夜,脸上完全是一副天真的模样,道:“你是我的朋友了,我有空会找你玩的。”刚说完,少年就想起自己哥哥曾经告诉过自己很多次的话:“不要再去碰那些人类了,他们没资格做你的朋友。”可是现在自己都已经说出口了,哥哥也说过,要说到做到,不能失信于人。少年犹豫了下,实在不知道该听哪个的,想想还是算了。

         柳夜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少年,不知道突然多了这么个朋友到底是好还是坏,只能道:“好吧。”

         “你们要去哪啊?”少年又问道。

         “我们...呃...要回城里去。”

         听到城市,少年眼睛亮了起来,兴趣满满地道:“我也正想去呢,这几天我都快无聊死了,一直在这找人。”

         “找人,你找谁啊?”柳夜接道。

         “蛇皇。”

         “蛇皇?”柳夜不由得重复了一遍,同时感觉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集中到了这里。

         “你找到了吗?”柳夜问道。

         少年摇摇头道:“没有,他可能不在这,但我还没找全,我要去那边找一下。”说着,往森林深处指了指。

         柳夜有点失望。

         “你们什么时候回啊?”

         “现在。”柳夜道。

         少年一脸失望道:“真可惜,如果你们晚点回的话,我们可以一起。”

         “啊!”

         少年突然又叫了一声,吓了所有人一跳,又问了柳夜一遍:“你们现在就要回?”

         “嗯。”柳夜点点头。

         “那我岂不是耽搁你们了,”少年脸上浮上一阵歉意,马上道:“那我先告辞了。”

         “啊?”柳夜没反应过来,过了会才道:“那好吧,再见。”

         柳夜看着少年,原以为少年会像其他魔一样飞上天,可是少年就这么站在原地,最后说了句:“过几天去找你玩。”就突然消散在空气中,就像一个沙人掉在地上散成一地沙,只不过少年是散成一团看不见的空气,过程更快却不激烈。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惊得愣在了原地,只不过对于柳夜来说还要加上那最后一句话。

         “上车,回基地。”最后,一道来自队伍后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所有人立刻秩序井然地上了车,往基地撤去。

         这个少年让柳夜想起了四年前出现在陵水高中的那个少年,只不过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完全是天差地别,四年前的那个少年是一种冰冷无情的感觉,像是随时都会大开杀戒;而这个少年,如果不是他的穿着,估计谁都会认为这只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小孩子。

         基地中还是像柳夜刚来时那样忙碌,飞机不停地起飞降落,人来人往。进了基地,车子刚停了下来,司马木便命令所有人原地待命,急匆匆地往基地指挥部跑去。司马木一走,队伍就自由得多了,在原地小声地讨论起来。有人惋惜队友的死,有人佩服起柳夜和去检查车子的队友,有人问起那少年到底是真是假,有人感叹未来难过,又有人提醒柳夜小心那魔......

         过了一会,从指挥部方向跑过来一人,柳夜他们马上安静了下来。那人到了柳夜他们面前,将柳夜叫出来,便安排其余人休息去了。

         那人带着柳夜到了一间办公室前,柳夜走进办公室,里面只站着一人,是司马木。

         柳夜没想到的是司马要第一句话居然是表扬自己。

         “柳夜,你这次做的很好。”司马木站在办公桌旁,眼中止不住的赞赏,道:“虽然有些冒险,但是的确是化解了队伍危机。”说到这,司马木想起这本是自己的职责,而自己却迟迟没有下达指令。叹了口气,心中感叹到,军人的荣耀真的有那么重要么?又想战死沙场英勇牺牲又想避免无谓的死亡,此时司马木都不禁要骂自己一句婊子立牌坊。如果是木易,恐怕不会有一点犹豫吧。想到木易,司马木心中又升起一股不悦,自己实在是不喜欢木易这个人的行事风格。

         “叫你来,是想问问你,你当时为什么认为那魔不是假装的?”司马木将心中的想法甩到脑后,对柳夜说道。可是柳夜的回答却让司马木很失望。

         柳夜想了下,只回答道:“感觉他不是假装的。”

         司马木神色复杂地看着柳夜。事到如今,自己还是不相信那个魔,就算那个魔至始至终都没有一点恶意。对于柳夜的回答,司马木只能感概他没有自己被魔戏耍了一遍后又被故意放走的经历。之后的问题也无需问了,司马木最后对柳夜嘱咐了句:“那魔再来找你的时候你要小心。”便让柳夜回去休息。

         柳夜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柳夜离开后,司马木往通讯室走去,先要将这几天的情况报告上去,特别是魔突然消失和司林的事,再决定要不要继续任务,派遣支援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