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战斗
        刚一出来,柳夜就听到了阵阵枪声,心中不由得担忧起来,急忙朝枪声传来的方向跑去。过了几分钟,柳夜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钻过一丛比人还高的灌木后,柳夜见到不远处自己的队友周于正背靠着树,神色紧张。柳夜正想过去问问情况,却看见一个黑影正躲在树的上方,那是一个和人差不多高的魔,手上和脚上长着一排尖角,一根漆黑的尾巴在身后摆动,他像猎豹一样四肢紧抓着粗糙的树干,目露凶光。突然那魔动了,他以极快的速度朝树下的周于俯冲去。柳夜站在远处看得一清二楚,但是周于提防着四周,却没有察觉到自己上方的情况。

         柳夜大喊了声:“小心!”毫不犹豫地朝魔开枪。那魔没想到旁边会突然来了一个人,躲闪不及,身上被打中了好几枪,惨叫一声,一脚跺在粗壮的树干上,在上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往旁边窜去,很快隐没在层层树墙后。

         “没事吧?”见魔逃走了,柳夜心中说不出的喜悦兴奋,朝队友跑了过去。

         周于手臂上被划出了几道深深的口子,其余地方倒是没受什么伤,说了句没事,又道:“小心!那魔会回来的。”

         柳夜提起了全身警觉扫视周围,握着枪的手有些发抖同时嘴里问道:“周于,那魔是什么实力?”

         “最低等,还是四肢爬行,没有翅膀,枪能打中,可以伤到他。不过要小心他的爪子,非常锋利。”周于有些心有余悸地道。

         柳夜点点头,手稳稳地握住枪,目光在一棵棵参天大树间游移不定,随时准备着开枪。

         这时,几个泥块突然从远处的灌木丛中乍现,如同子弹般朝柳夜射来,柳夜立马反应了过来,往旁边躲闪去,但泥块速度非常快,柳夜勉强躲过几个,却被其中一个打中了左边脸,柳夜顿时感觉脸上一阵剧痛,眼泪直接飙了出来。就在泥块打中柳夜时,从泥块飞来的方向,一个黑影“唰”地冲了出来,那速度比不上巷子中那魔的瞬移可也是极快,爪子宛如几把尖刀直朝柳夜胸口抓去。柳夜眼睛里满是泪看不清楚,只觉得一个黑影在面前迅速放大,本能地把枪拦在了面前。魔的爪子刮在枪身上,发出刺耳的尖声,柳夜感觉枪上猛然传来一股大力,不由得被推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周于听到声响,立马转过身,可是魔与柳夜挨得太近,周于不敢打得太凶,瞄准无误后方才开枪,但没想到魔也一直警惕着他,周里一转身,魔马上一脚踢在柳夜胸口,借力又往树间逃去,子弹只在魔手臂上擦出几道血痕。

         “没事吧?”周于不敢乱动,眼睛盯着魔消失的方向,担心地问道。

         柳夜被踢出了好几米,重重地撞到了一棵树的树干上,不过幸运得是这魔的力量要比柳夜之前在巷子里遇到的魔小得多,柳夜只感觉胸口有些痛,倒没什么大碍,只是左眼被泥块砸得睁不开眼,只能闭着,用一只眼让柳夜很不习惯。听到周于问,便回道:“我左眼看不见了,其他还好。”

         话刚说完,柳夜身后就传来一段拉得很长的刺耳的“吱”声。随后就听到了周于朝自己大喊:“小心,后面!”

         柳夜连忙朝后看去,两棵高得看不见顶、要两三人才环抱得过来的古树,底部不知怎么地被人折断了,带泰山压顶之势,先后从不同方向朝自己压来,树枝折断声、刮擦声不绝于耳。若是被压到,就算是柳夜的身体被强化过,也得落个重伤的结果,柳夜不假思索地朝旁边跑去,就在这时,柳夜再次听到了周于的喊声:“左边!”同时周于的枪声响了起来。

         柳夜一咬牙,往左边开起枪来,可是柳夜头转到左边,枪口还没跟过来时,柳夜就看到魔那只尖得像针一样的漆黑爪子已经离他的脸只有咫尺距离了。柳夜瞪大了眼睛,心中没有一丝害怕,竟还有种莫名的激动。

         就当柳夜以为自己到此为止时,魔消失了,消失得干净利落不留一点痕迹。柳夜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直到那拉长的“吱”声越来越尖锐,伴随着些枝条树叶落在柳夜身上。柳夜才回过神来,往旁边跑去,跑到几十米外,只听见两声震耳欲聋的轰隆声,那两棵古树夹杂着无数的断枝残叶倒在了地上,泥土乱溅,碎石横飞,大地仿佛都因此震颤了。

         柳夜在原地稍稍地喘了口气,又绷起全身精神观察着周围。虽说那魔消失了,但消失的实在是太过诡异、毫无征兆,柳夜不得不小心行事。

         这时,周于从倒地的树上跳了过来,问道:“柳夜你还好吧?”

         “还好,”柳夜死里逃生,心脏砰砰地直跳,又道:“刚才你看清是什么情况了吗?”

         周于摇了摇头,道:“我只看到那魔突然消失了,你呢?”

         “和你一样。”

         两人又在原地戒备了会,魔一直没出现,柳夜稍微放心了点,问道:“其他人呢?”

         周于指了个方向,道:“那边,之前我是听到枪声,赶过来时在这里遇上了魔。”

         柳夜决定先与队友会合,便和周于往那方向赶去,走了几分钟,就看见其他四名队友已经聚在了一棵树下,周围一片混乱,有折枝有断树,绿油油的地面也被翻出了底下的土黄色,弹痕爪痕夹杂着斑斑血迹印在了周围的树干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血腥味。

         负责警戒的一人率先发现了柳夜他们,柳夜和周于跑了过去,除了负责警戒的队友和另一名队友看上去只受了点轻伤,其他人的情况都不容乐观。队长浑身是伤,一动不动地躺在树下,旁边的只受了轻伤的队友正为他包扎。而不远处又有一名队友全身都是血地靠在树旁,身上绑满了绷带。

         “情况如何?”柳夜神情严肃。

         负责警戒的队友眉头紧皱道:“队长受了重伤昏迷不醒,王冉牺牲了,我和刘可只受了点伤。”

         柳夜神情有些沉重,周于又问道:“那魔呢?”

         “突然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

         “和我们一样。”周于摇了摇头,去周围警戒了,柳夜则去帮忙包扎队长。对于军部的士兵来说,在执行任务时队友牺牲已经是常事了。所有人都明白悲伤没有用,之后该怎么做才是最重要的。

         过了十几分钟,周围始终没有魔出现,所有人推测那些魔应该是真的消失了。此时太阳升到了最高处,几道温暖的阳光透过层层阻拦的树叶照在了湿润的泥土上,四个人先休息了一下,吃了点干粮,讨论一番后,决定先撤回营地。

         柳夜背起王冉的尸体,转过身却见刘可对着队长叹了口气,问道:“怎么了?”

         刘可摇了摇头,情绪低落地道:“队长不行了。”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但片刻后,每个人继续做自己的事,周于道:“回营地吧,再伤心也没用。”

         柳夜点点头。刘可也应了一声,背起队长,其他两人负责警戒,四人往营地撤去。

         回去的路上没有遇到意外情况,柳夜等人安全地回到了营地。队长和王冉的尸体则被安置了起来,军医把所有人的伤都检查了一遍。柳夜左脸经过初步处理稍微好了些,已经可以睁开了,但脸上还是留了一大块淤青。凭柳夜的身体就算是被一二百斤重的石头狠狠地砸下都只能刮伤点皮,没想到却被魔扔的一块泥巴砸出了淤青。

         过了会,营地里收到了第二队的消息,他们只有一个人遇上了魔,其余人都相安无事,但是那个遇上魔的队友却被魔杀了。其他五个人一直联系不到那名队友,后来找到了那名队友的尸体。

         柳夜因为伤势不重,负责在营地外巡逻。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时,第二队的人回来了,所有人都脸色沉重,领头的背着一个人,朝柳夜点点头便进了帐篷。过了一会,司马木队中的两名队员也回来了,但其他四人包括司马木却联系不上,那两名队员在他们搜索的区域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其余人的踪影,只能先回来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色渗透到了森林的每一个角落。考虑到灯光在晚上太显眼,会惹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营地里没有开灯,只有帐篷里露出几点微光再加上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地上的几丝月光,才让人能看清周围。

         司马木他们依旧是没有消息,所有人商量了下,派出一个小队去找司马木他们。柳夜体力保存的比较充沛,便和其他五人朝着司马木他们可能的方向分头找去。

         晚上的森林,冷风阵阵,森林深处不时还传来几声动物的嚎叫。柳夜没开手电,只能借着几乎全被树拦在外面的月光,踩着松软滑脚的泥土,一步步地往前搜寻去。不知在森林中转了多久,柳夜终于听到附近传来了不是鸟和虫子也不是野兽发出的阵阵声响。柳夜朝那方向小心摸索去,躲在了一棵一米多粗的树后,不远处有个约莫2米多高的魁梧身影正朝这边一步一顿地走来,边走边喘着粗气。

         柳夜有些疑惑,自己的队友中没有长这么高的人,但魔也不可能在森林里走得那么累。待那人走近仔细一看,柳夜才看清是满身伤痕的司马木,背上还背着人。柳夜立刻联系了其他人,边跑去帮司马木。

         司马木见树后突然出现一个身影,还以为是魔,看清是柳夜时松了口气,坐到地上缓缓将身上背着的人放下。柳夜去帮司马木扶住,但是当柳夜走近时,才发现司马木背着三个人,而那三人身上带着各种足以致命的伤口,已然是死了。柳夜眼睛有些发红,强忍着就要涌上来的眼泪,帮司马木将三人放到地上。司马木的一些装备早在战斗中丢失了,柳夜先给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又把食物递给他。司马木喝了口水,吃了点干粮,靠在树干上休息。

         柳夜找了个石头坐了下来,问道:“怎么回事?”

         司马木嘴里呼着粗气道:“我遇到了魔,但是打着打着,那魔突然就消失了,我担心其他人也遇到魔,就去找他们,结果找到时他们已经死了,后来我背着他们回来时,不小心摔到一个陡坡下面去了,醒来时天已经很黑了。”

         “你遇到的魔也消失了!”柳夜惊讶地道。

         “嗯?怎么了?”

         “我们队也遇上了魔,但是打着打着魔也突然消失了。”

         司马木皱起了眉头,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想了下却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道:“这件事以后再讨论吧。”

         “其他人怎么样了?”司马木又问道。

         “三名队友牺牲了,其他人的伤都不重。”

         司马木呼了口气,脸上严肃的表情不变,道:“这已经算好了。”

         柳夜默然地点点头,又有些丧气地开口说道:“那些魔战斗经验好像很丰富。”此次算是柳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与魔正面战斗,结果却只是让柳夜更加明白了魔的可怕。既懂得从盲区进攻,又知道先解决伤重的,还会运用战术。柳夜现在更加觉得那次能在巷子中杀掉那个魔是多大的幸运。

         “嗯,”司马木点点头,有些痛恨地说道:“这是我第二次和魔面对面战斗,在上一次和魔战斗时,我就感觉他们就像是专门为战斗而生的一样,狡猾奸诈。”

         又休息了会,两人朝营地原路返回去。司马木体力消耗太大,所以由柳夜背起三具尸体,几百公斤对于大部分体力都还在的柳夜来说并不算很重。

         在一点点清冷的月光下,两人沉默着,踩着有些滑溜的地面朝前走去,周围若隐若现的树影耸立着,旁边尽是如同鬼魅般扭摆着的恶草籐条。

         司马木看着前方,心中想着各队的情况,过了会便将接下来的安排在心中计划得差不多了。又觉得有些无聊,转头看向旁边的柳夜,柳夜正紧盯着前方的路。

         司马木语气中带着疑问,忽然开口说道:“柳夜,我感觉你越来越不像以前的你了。”

         听到司马木说话,柳夜转过头来,有些奇怪。司马木算是一个作风两极分化的人了,平时里有些大大咧咧,对待士兵就像朋友样一起聊天玩耍;但是到了战场,司马木就一脸严肃,公事公办,绝不会有一点玩笑的话。这个时候怎么就突然关心起自己了!

         “怎么不像了?”柳夜回过头来,继续从一片黑暗中分辨着前方的路。

         “我记得你在学校里做事时都是很认真的,倒不是说你现在不认真,只是总感觉缺了点什么,说不清楚!”司马木盯着柳夜,像是要从柳夜身上看出到底缺了什么似的。

         柳夜眼神有些暗淡,道:“我也不知道。”

         司马木看了柳夜片刻,但最终还是看不出什么,回过了头去。黑暗笼罩着两人和前方的路,只有几点微弱的月光依稀可见。又行了一段距离,两人便看到了营地。回到营地后,将三名队友的尸体安置好,简单的处理了下伤口,司马木就让所有人报告了各自的情况,当即决定结束任务,休息一晚上第二天撤退。之后又开会讨论了下魔莫名消失的问题,可谁也说不清楚,只是做了许多无端的猜测。柳夜本来想着会不会是赤慕做的,但是她给了自己赤环后,脸色就已经变得很差了,再帮自己感觉不太可能。

         第二天早上,所有人准时起来,拆掉营地,背上设备和牺牲的队友尸体往回撤去。走了几个小时,便看到了几天前停着的越野车。魔基本上是不会碰人类的东西,野兽也动不了车子,故而越野车可以放心地停在这。队伍走近越野车,正想把东西放上车子,却看见最前面的一辆越野车里坐着一个人。那人看模样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面貌端正,长发整齐地束在脑后,穿着一身华丽的黑衣,正坐在车子驾驶位全神贯注地研究着方向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