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英雄
        早晨七点多,柳夜背着书包,像往常一样默默地走在大街上。木落路是陵水的主干道之一,若是在往常早该被密密麻麻的车辆挤满了,可现在一眼望去,几十米宽的大街上只有稀稀零零的几个人,安静得就像是怕惊扰了谁,如果不是周围林立的高楼依旧光鲜亮丽,十字路口的大屏幕上依旧灯光闪烁,大概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一座快要废弃的死城而不是一座可以在全国排进前十的现代大都市。

         这种现象并不是什么意外,而且已经持续了一年多。

         柳夜虽然也是低着头愈走愈快,但不同大街上仅有的那几个人的战战兢兢,他带着如今年轻人已经很少有的意气风发。终于,转过一个弯,看到眼前的下坡路,柳夜松一口气,两步并作一步冲进了地铁站。

         地铁站里的人要比外面多得多了,一个个如释重负地做着各自的事。柳夜心有余悸地回头瞥了一眼外面的天空,几个黑影就像是干净盘子上的污渍沾在了晴朗透明的天空中,那几个黑影有的速度之快“咻”的一下便消失在这片天空中,又有的像是无所事事,慢吞吞地盘旋在半空。

         那几个黑影便是魔——原本只会在电视剧中出现的生物,现在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现实中。

         两年前,一个地方的天空突然裂开一个幽黑的大口子,从中涌出无数的魔,那些魔大部分都有二三米高、灰暗色的皮肤看上去强健有力、长着漆黑的翅膀。之后世界各地都开始出现各种各样异象,要么大地的突然开裂,要么天上凭空凝聚出一个通道…...所有的异象都只带来了一个结果——大量魔的涌入。世界就在这一天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到了现在异象依旧在不断地发生,魔还在不断地增加。

         他们到底来自何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目的是什么——人类完全不清楚。幸运得是,突然出现的魔并没有四处攻击、抓捕人类或者吃人,他们大多数只是在天空中似是毫无目的飞来飞去。这种古怪行为与人们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也让魔变得更加难以捉摸。

         但是,这两年从魔的种种行为上依旧可以得出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的事实:魔几乎不理睬人类。他们掠过城市带起的风轻易地毁掉一片建筑时,自然得就像人踩在草地上理所当然地在上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他们高高在上的,做任何事情时都从未理会过人类的存在。他们偶尔看向人类的眼神中也只有鄙视、不屑和嘲笑,同时他们厌恶人类和人类的东西,就像是肮脏的苍蝇,甚至不愿意用手去扇走它。

         作为这个世界几千年来的主宰,人类是第一次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但是对于现在的人类来说,这却是最大的幸运。不管魔为什么会这样无视人类,但正是因为这种无视,人类才可以稍稍安心,才有了难得的喘息机会。但凡事皆有例外,一天电视中突然报导了魔故意杀人的事件,一下子便让人们陷入了恐慌,没有人知道自己头上飞着的魔是不是在这例外之中,再加上魔各种“无意间”毁掉建筑、街道之类的事,这几乎让所有的人都害怕出门,由此人们的出行方式几乎是非常自然地转入了地下,地铁变成最重要的出行方式,为此政府又修建了大量的地下通道,在大街上活动的人就更少了。

         天上飞着的魔就如同一座大山,时时刻刻压在人们的心中。现在看来,这座大山虽然一直在变大,但至少稳定也安全,只是这种稳定安全能够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

         柳夜站在地铁站中,这里的情况与大街上完全相反,这是人流的交汇点,人们进进出出拥挤的就像以前的菜市场,也只有在这里柳夜才能感觉到自己并非生活在一座死城中。挤进明亮的候车厅后,柳夜可以难得优哉游哉地走,报道上说魔都是整天飞在空中,基本上不会下地,更别说到地铁站里,事实上也是如此,柳夜从未见过有魔会来到地面,最多也是在大楼顶上停一下,柳夜很纳闷他们一直飞在天上不会累吗,是根本不用休息还是不屑于下地,但不管是哪种,对人类都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一想到这,柳夜便有些担忧,未来人类的命运会如何实在是难以预料,但是一切皆有可能,柳夜对未来倒并不悲观。

         “叮咚”候车厅里响起了提示音,地铁进站了。

         学校离柳夜家并不远,坐地铁只要十分钟左右。出了地铁站来到地面就能看到街对面的六个红漆大字—陵水第一高中,一个稳居全国前三的高中,并且拥有国际统略学校的完全保送权。完全保送权指的是只要是陵水第一高中毕业的无须考试就可以直接被国际统略学校录取。至于国际统略学校,则是IOP直属的专业人员培养的学校,而IOP是在魔出现后,世界各国联合建立起来专门处理魔相关事宜的组织。目前,人们所知道的所有关于魔的信息都是由IOP公布出来的。如果将来想要与魔战斗,那进入IOP绝对是不二之选。

         一想到与魔战斗,柳夜的眼睛便亮了起来,就算现在魔看上去有多么的强大,多么的让人恐惧,但是他们肯定也有弱点,以人类几千年的智慧怎么可能什么都做不了。IOP这一年以来应该是在大量收集魔的信息,或许已经有了办法也说不定。

         “而且,”柳夜的目光顿时变得炙热起来,“自古乱世出英雄,或许不会像电影中那样拯救全人类但至少要做个征战沙场、救人无数的英雄。”

         这样想着,柳夜仿佛看到了自己在战场上浴血战斗的场景,一下子热血沸腾起来,目光火热地看着天上的似乎又变多了的魔,之前对魔的畏惧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带着这股热血,柳夜飞快地穿过学校大门,径直冲进了教学楼。

         走进教室,里面已经坐着十几个人了,无一例外地都在认真看书。这种分秒必争的学习场景柳夜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以前学习成绩就算再差毕业还是没问题的,但陵水高中自从接受完全保送权后,就大幅提高了毕业难度,就在这之后的第一年,无法毕业的人高达40%。柳夜倒是不担心,以他的成绩毕业是绰绰有余的,虽然如此,柳夜坐到位子上后还是从抽屉里拿出书看了起来,毕竟多学点肯定不会有坏处。

         这时,旁边突然钻出来一个胖子,戴着眼镜,一脸期待地看向柳夜,道:“嘿,怎么样,昨天有什么发现吗?”

         这个胖子叫周里,算是柳夜的好朋友,经常与柳夜讨论魔的事,和柳夜一样也是以进入IOP为目标的。

         “没有,”见胖子过来,柳夜放下了书,认真地回道:”他们数量好像又变多了,其余的还是和以前一样。“

         “诶,我也是,“胖子脸上的期待一下子变成了失望,道:”我昨天特地跑到楼顶看了他们三个小时,可是除了飞来飞去就什么事都没了。”

         “都怪IOP,快半年了,他们都没公布新消息,”胖子又哼哼道:“是不是又搞成什么国家机密,哼。”

         看到胖子也没有什么新发现,柳夜失望了下,正想继续看书,可这时柳夜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太过平常以至被忽略了的问题。

         “你说他们除了飞来飞去就没做过其他事?”虽然柳夜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对啊!”胖子疑惑地看向柳夜,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这个所有人都明白的事。

         “那交流呢?”明确了自己所发现的问题,柳夜顿时激动起来。

         “什么交流?”胖子一头雾水。

         柳夜努力平复了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说道:“我们人走在路上,如果遇到熟人肯定会打个招呼,就算是陌生人也会说谢谢、对不起之类的话呀。”

         这么一说胖子瞬间就反应过来了,道:“你是说魔与魔之间几乎没有交流?”

         “对!”柳夜肯定道。现在回想起来,不管是自己头上飞着的魔还是电视中关于魔的视频,自己从来没看到有魔与其他魔交流的情景,他们都在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胖子因兴奋而涨红了脸,正想和柳夜继续讨论时,上课铃声响了。胖子叹了口气,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道:“那下课再聊吧。”

         “嗯。”柳夜有些出神地点点头,努力将自己的心思拉回到课上,但柳夜明白这只是徒劳,接下来自己恐怕很难集中注意力听老师上课。

         与此同时,离学校不远处的街道上出现了一高一矮两个身影,随着这两个身影的出现,天空中慢悠悠飞着的魔突然像是受惊的野马向四周奔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