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宋大贤杀鬼3
        宋大贤酝酿了半天,感觉又来了。

         “姑娘,今日相间算是缘分,也没有个酒什么的,”老宋对着一桶酱湖拱了拱手,又解开了裤子:“既然你都不嫌弃我脏,我也不嫌弃你死在这里。”说完又开始方便。

         女鬼那个气啊,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再抬头一看,人整理完衣服已经走了,顿时火冒三丈,露出狰狞的死相,又上了岸。

         “等等!”

         宋大贤都快哭了,“别别,真不能再来了……”一回头,又看见一个女的,和刚才不一样,这个女人穿的衣着破烂,五官狰狞扭曲,脸色惨白,阴森恐怖,看得宋大贤一愣。

         老宋何许人也,当然都没害怕,只是纳闷儿呢,心说这谁啊,刚才那个挺好看的呀,这位怎么长得跟鬼似的,这也太寒碜了,其实他长得比鬼还寒碜。

         宋大贤没慌,女鬼慌了,她也纳闷儿,这人怎么不害怕呢!

         “你有事?”老宋的态度没有像刚才对美人那么温柔,爱答不理的,“你谁呀?刚才跳下去的那个呢?”

         “你怎么不害怕?”女鬼心说,你是真不要脸呐,自己都长成这样了还以貌取人,真不是东西。

         “哼!怕你?”宋大贤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怕你?你有我长得吓人么?”

         女鬼一挑大拇哥儿,你是真有自知之明。

         “刚才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宋大贤没好意思直接说,旁敲侧击的问她。

         “嗯。”女鬼点点头。

         “也罢,既然如此那你就随我家走吧,以后咱俩好好过日子,放心,我不是提裤子不认账的人。”宋大贤说完就要拉她的手。

         “哪儿的事儿啊?!”

         女鬼差点吓得魂飞魄散,“怎么了就提裤子不认账啊?咱们是清白的好吧,你别过来,你快走,再不走我就死给你看,救命啊!有鬼呀!”喊完一转身,扑通又跳河里了。

         “这一幕我见过!”宋大贤惊讶的叫道。

         “刚才那个就是这么下去的!我又看了遍重播?”老宋一脸懵逼,心说这算什么事儿啊,组团作死的让我赶上了?

         老宋进了谢立亭,在里面足足坐了一宿,也睡不着觉了,就在那里等,看看还有没有想不开的……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转眼次日清晨,天光大亮,宋大贤仍然非常的精神,非人的脸孔上毫无倦意,看见路过上山砍柴的樵夫还跟人家热情的打招呼呢,“别过来啊,别过来,过来你就会跳下去的。”

         樵夫看见不远处还躺着一位,眼看着是凶多吉少,差点吓死,要不是离湖边太远估计真会跳下去的。

         老宋可一点也没有那个觉悟,反正这么多年谁刚见到他的时候都这样,自己也习惯了,跟樵夫摆摆手,那个意思是你过来,我有事问问你,那个樵夫是很懂,咕咚就跪在地上了,磕头如捣蒜一般:“鬼差老爷,小的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小的吧。”说着说着声泪俱下,“我上有八十岁的儿子,下有十二岁的老母……”

         “滚蛋,滚蛋!”宋大贤皱了皱眉头,没见过这么不会说人话的……

         “谢谢大老爷,以后小的年年烧纸孝敬您……”樵夫腾地站起来掉头就跑,气得宋大贤只嘬牙花子,也没有别的辙,整理了一下衣冠,准备出发去找自己的大哥宋二贤,本来还想就着湖水梳洗一番,想想还是算了,也没管吓死过去的杨伟,任凭尸体弃尸荒野,老宋想的很简单,自己虽然吓人却吓不死人,被吓死了只能说明这个人亏心,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宋大贤一向黑白分明,嫉恶如仇,所以他才懒得理会。

         没走多远就到了南阳郡,宋大贤四处打听自己大哥的消息,所过之处闹得鸡飞狗跳,沸沸扬扬,老百姓们就像大白天见鬼似的,整个县城都轰动了,老宋也没放在心上,该干嘛干嘛,一直到了下午,也没问出个结果来,于是就找个酒店准备吃饭。

         门口店小二本来还跟老鸨似的挥舞着抹布往里面拉客,一看宋大贤来了,突然之间吓得涕泪横流,咕咚就就坐在了地上,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包间,一桌好酒好菜,爷饿着呢。”老宋不悦的看了对方一眼,迈步就进了酒楼,他这一个人刚进去,轰的一下整个屋子里的人都跑出来了,唯独一个客人没有动,是一个老头儿,身穿布衣,花白胡子,骨瘦如柴,其实他刚才也想跑,一着急摔在地上了,这会儿正往出爬呢。

         “这事儿闹的。”宋大贤心眼儿好,还扶了一把,老爷子又坐回了椅子上,就是噼里啪啦的掉眼泪,还给老宋心疼坏了,“这老爷子是摔得多疼啊。”

         “怎么了这是?”掌柜的好歹见多识广,主要是他眼神儿不怎么好,看不太清楚,还上下打量了宋大贤一番,知道这不是普通人,紧忙叫小二招呼。

         “有包间没有?”老宋也挺不好意思,自己长得吓人是不假,可没想到这里的人反应都这么大。

         “没事,哪里都没人会来打扰您的。”老掌柜朝店小二使了半天眼色,后者就跟上刑场挨枪子儿似的说什么也不肯过来。

         “我不是怕别人打扰,我是怕打扰别人。”宋大贤环顾四周,看着样也没几个人会被自己打扰了,“老头儿你先吃着啊!”回头一看,老头儿脑袋整个已经插酱碗里了,宋大贤叹了口气,“行吧,赶紧上菜,那个伙计你过来点菜啊!”

         “我不过去。”店小二拽着门框不撒手,生怕再靠近这个活鬼一步。

         “你过不过来?”宋大贤气乐了,自己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吓成他这样的还真不多见,“你过不过来,你不过来我过去了啊。”

         “不!”店小二抓狂了。

         “你们这儿都有什么好吃的么?”宋大贤虽然不是文人却也温文尔雅,举止间谈笑风生,难看是真难看,但不看他脸也就行了,酒店里面剩下的几个人慢慢的也就不再那么害怕,那个老头儿的脑袋也从酱碗里抬了上来,实在是憋不住了,不过这也不是一般的老头,虽然说到最后对宋大贤都不敢直视,但好歹也攀谈了几句,他倒是想跑,可是腿摔坏了也没办法,一聊发现老宋人还不错,要不是长得这么吓人老爷子甚至想跟他做个忘年之交。

         店小二也适应了不少,还特地介绍当地的招牌菜,“甭瞒您说,咱们这儿最有名的就是家常菜小葱拌酱,您要不要来一份儿,别看都是平常之物,酱是一桶酱湖里面的水做的,可有名了。”

         “不,不要,那里的水我不用。”宋大贤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简单的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两壶酒,就开始风卷残云,好一通胡吃海喝。

         宋大贤这几天心里很是郁闷,喝了点酒,愁肠百结盘上心头,家里老母亲身染重疾时日无多,寻兄探母至今无果,再加上昨天莫名其妙眼看着死了三个人,胸中憋闷得无以复加,自饮自酌喝得酩酊大醉,转眼间就到了晚上,老宋没找客栈休息,也讨厌这里少见多怪人们,想着天也不冷,自己再去昨晚上那个地方凑合一宿也就是了。

         宋大贤真没少喝,晃晃悠悠回到谢立亭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坐在石桌面前还拎着空酒瓶子嗷嗷叫唤:“这酒真好喝!喝完就变帅了,就就不当单身狗了……”反正就是胡说八道吧,醉得不轻。

         就在这个时候,女鬼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