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缇娜拯救计划(完)
        第三十二章缇娜拯救计划(完)

         可是不能接受又如何,实力差就是实力差,落后就要挨打,在这个没有经脉斗气,临阵突破完全就是个伪命题的世界里,这是根本上没辙的问题。

         或许其他职业的人还能靠着脑洞的一时灵光乍现,临阵开发个稀奇古怪具有针对性的新招数,然后顺利撬翻原本强于自己的敌人。

         但剑士不行。

         因为剑士的强大,完全就沉淀在他们日日夜夜辛苦锤炼而出的这副身体和剑招之上,身体的提升没可能一蹴而就,剑招的灵活应用也完全是在自己那套传承的框架里,现创新招破绽百出玩死自己要比临阵翻盘的可能大不知道多少倍。

         也正是因此,剑士们才那么的重视境界,因为各自剑法杀招或许独特,但所有剑术的基础剑招几乎都是一样的,无非只是连携方法和使用习惯的不同罢了,境界越高,就说明基础招式用得越好越透彻。

         境界如果能够碾压,那么没练独孤九剑也能打出独孤九剑的神奇效果,即便不能碾压,而只是稍稍超出,也能像dnd系统里拥有了【精通先攻】和【第六感】一般,在战斗中占据优势。

         所以米夏与灰衣剑客之间的战斗,在境界不如人,体质被碾压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其他够分量的盘外招,收手认输和跳窗遁逃可能是唯二保住小命的选项了。

         好在米夏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一直专心学习剑术,在原本的世界里进行的修行因为小猫人娇小体型的缘故,也多以刀剑匕首等中短兵器和枪械弓弩等远程武器为主,但因为持械斗殴的严重性,近身格斗也练得不错。

         在感觉到行将败亡的憋愤之下,米夏不顾米娅的警告,怒火上头的他强行发动了恶魔果实的能力,体型和力量陡增的他终于不再专心躲闪,而是面对灰衣剑客的斩击提剑而上,以绝强的力量将两人手中的兵刃同时撞飞脱手。

         然后趁着灰衣剑客那一瞬间的惊讶错愕,丝毫不管自己因为木剑脱手而血肉模糊的手掌,双拳紧握,强忍着对陌生体格的不适,一套组合拳连击而出,打得灰衣剑客嘴角溢血,一看就吃了不小的亏。

         然而米夏所能够做的,也就仅此而已了。

         米娅严令禁止米夏使用恶魔果实的力量可不是什么矫枉过正,和正常的恶魔果实能力者不同,因为和自身基因初步融合的原因,米夏固然能够超越绝大多数的动物系能力者,把这本属外来的能力转变成本能一般,对自己的变身进行微调,甚至于在被海水淹没之后都不会马上就出现衰弱无力能力消失等症状。

         但是有利就有弊,也正是因为这种转变,让恶魔果实本该具有的保护出现了削弱,就好像烧烧果实能力者居然一定程度上开始怕火怕热了一样,米夏如果是转换到完全的动物形态还好,可如果只是为了增加力量与提醒而转换人兽形态的话,肌肉被猛力拉伸的痛楚还好,那种对基因的超度活化让米夏现在新生一般的身体完全扛不住。

         在现在这种没有经过预先准备和长期试探性练习的情况下,强行火力全开的米夏几乎在启动能力的瞬间就感觉身体背负上了难以言喻的巨大负担,以至于他在一套连击之后立马退回到原本的身体都七窍流血,要是再拖延上个几分钟,恐怕担心了八年的基因崩溃就要降临到他头上了。

         即便如此,米夏现在的状态也是相当不妙,短短十多秒的功夫,消耗的体力就比得上米夏锻炼一上午不说,身体里被痛觉掩盖到不知轻重的内伤更是一大隐患,哪还有什么功夫去对灰衣剑客乘胜追击,也不怕等人家回过味来反攻自己,到时候可就真的只能束手就擒与跳窗逃跑二选一了。

         所以米夏再勉强调整了一下,适应了身体的上市之后,将脱手之后斜插在不远处的两把剑一同捡起,然后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那边隐约能看到人影的真·卧室方向冲去。

         米夏要搏一搏,想办法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在灰衣剑客恢复过来之前,将那边小隔间里的康斯坦丁男爵抓住。

         毕竟这里本来就是男爵的卧室,而整座城堡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会比灰衣剑客的身边更安全了,要知道一个区区男爵的家里居然会有一个剑豪境界的强者已经够超乎预料了,米夏可不认为他还能再找一个别的强者来保护自己。

         所以米夏只要赶在灰衣剑客缠住自己之前赶到康斯坦丁男爵身边,想来便足够在问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后,再顺顺利利的离开,要知道不管是在哪个世界,不愁吃喝的上位者基本都是贪生怕死的,这些家伙可不会蠢到为了一点脸面把自己的小命都拿出来赌的地步。

         当然米夏这也是无奈之举了,毕竟有灰衣剑士这样的强者在,米夏就算之后将库法他们一起带上,恐怕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他,可缇娜在米夏心中的地位可是比库法他们差不了多少,作为米夏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家人’之一,关乎她安危的消息米夏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下定决心放弃的。

         好在之前那一顿暴揍大概着实是把灰衣剑客打得有些懵,以至于米夏都快要揭开那道纱帘了,他才将将追赶上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早有预料的米夏将手中的那柄本属于灰衣剑客的利刃向后猛力一掷,趁着灰衣剑客本能抓剑的空当钻进了那道隔间。

         这是一个奢华却又舒适的小房间,右边摆着一张古朴舒适的大床,几个摆放灯具和书籍的小柜子错落有致的摆放在它的旁边,而靠窗的左边则是一张精致的小圆桌和几把柔软舒适的躺椅。

         一个身着燕尾服的老者背对着米夏坐在其中一张上,手中一个圆环吊在一个绳子上,在老者手部的动作下,随着一阵莫名而诡异的低沉音乐不住的摇晃。

         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身着华丽的漂亮女孩,那张精致的容颜赫然便属于米夏此行的目标。

         然而还不等米夏将嘴角的笑容完全展露,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的晕眩袭击了自己的大脑,在强撑着坚持了一会儿之后,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道砸在自己的后脑上,米夏便人事不省的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