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米娅的惩罚
        第三十三章米娅的惩罚

         “呐,米夏,今天的这道柠檬鳕鱼块怎么样,我可是特意根据你以前喜欢的偏甜口味特别改造了这道菜呢,还算合你口味吗?”

         面对女孩那张笑意盈盈的俏丽面庞,哪怕是传说中可怕的黑暗料理,米夏恐怕都没办法拒绝这样关切的喂食,更不要说那鱼块的美味简直就是一种味觉上的极限享受了,即便以米夏过去母星上的繁盛无比的鱼类料理水准来说,也是顶尖的层次。

         所以哪怕明知道女孩更多的只是在享受那种似曾相识的喂食宠物的感觉,米夏也只能遵从自己味蕾的渴望,略带讨好的把嘴巴张开,老老实实的享受着女孩的喂食。

         就鱼类而言,猫人的肚子是没有极限的,就好像对于女孩而言,甜品是装在另一个胃里的一样,如果可以,米夏真的很希望这样的喂食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哪怕它在旁人眼中看起来略显羞耻也是一样的。

         可惜为了米夏的身体,哪怕这种酸酸甜甜中掺杂着丝丝缕缕无比诱惑的鱼腥味让米夏实在难以割舍,在大厨缇娜将碟子里仅存的那几块鱼块喂完之后,端着一大碗洋溢着米夏厌恶的苦药味的所谓药膳的米娅就走了上来。

         “差不多让小米夏尝尝就好了,不然等会儿吃不下药就不好了,所以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缇娜你还是抓紧时间去向康斯坦丁先生学习去吧,不然男爵先生可没那么容易放我们离开呢。”

         完全没有理会米夏眼中满溢而出的渴望,米娅用无法拒绝的理由将意犹未尽的缇娜劝离了之后,在露出她那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同时,以一种完全不容拒绝的姿态,将那满满一大碗苦到极点的药膳一勺一勺塞进了米夏的嘴巴里。

         在渐渐地失去自己嘴巴里的知觉以后,米夏那已经不复灵动的眼睛泪眼婆娑的看着那往日里让自己感到幸福温暖的笑容,恍惚间似乎看到丝丝黑气从米娅的身上溢了出来。

         等到最后米娅将那碗苦口良药一滴不剩的全部倒进自己嘴巴里,皱着眉头在自己脸上用力揉捏了几下之后才愤愤离去之后,米夏已经完全变得木然的双眼微不可察的动了动,感受着自己酸痛无力的身体和从嘴巴苦到胃袋的食道,露出一副‘我已经完全是只废猫’了的他深刻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自作自受。

         那天冒险劫持康斯坦丁男爵,却在终于看到缇娜之后的瞬间被眩晕,并导致最后被追赶上来的瞬间,米夏内心是崩溃的。

         同样珍惜彼此间的那份情谊的米夏,哪怕大家平日里都没有过多的表现出什么,但是彼此之间的朝夕相处和之前不惜代价的冒险之下,又有谁会感受不到深埋在各自心底的那份羁绊,那种可以为了彼此付出生命的亲情。

         以己度人,就像哪怕明知道解救缇娜会很危险,大家也依旧坚持着赶来了一样,想想自己如果知道米娅库法他们被人抓走了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米夏就不难想象自己被抓之后米娅他们的行动。

         所以在好不容易从昏迷当中醒来,睁开眼就看到米娅熟悉面容的米夏瞬间崩溃,以为自己连累同伴们身陷囹圄的他紧紧抱住米娅,一边痛哭一边懊悔着自己愚蠢而自大的计划,把这期间犯的错误和独断专行冒的险一股脑的吐露了出来。

         可哪曾想等他眼泪汪汪的忏悔完了,悲壮的决定承受同伴们所有的抱怨时,等来的却是米娅那满脸的森寒,还有伴随着库法的幸灾乐祸和缇娜的尴尬羞涩的事实真相。

         原来缇娜虽然被康斯坦丁男爵从黑市里买回来的,但是男爵阁下却并非那种老不羞的变态,并不是如同米夏之前担忧的那样,是因为缇娜精致的容貌和哪怕与成年人相比也不差分毫的火辣身材,专门买回来放在地下室里羞耻play什么的。

         康斯坦丁男爵之所以买缇娜回来,完全是因为缇娜一次偶然和对方结识,并以自身的品性和天赋获得了老男爵的赏识,尽管当时的缇娜因为还记得曾经承诺拒绝了老男爵收她做徒弟的好意,但是在黑市偶然碰上之后,老男爵还是花重金将缇娜买了回来,让她免受了那些可怕的事情。

         就这样,在特蕾茜夫妇看来是当做女奴被贵族买走了的缇娜,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康斯坦丁男爵的学生,专心的继承起老男爵那足以在伟大航路上航行并挣得了珍贵的爵位和丰厚家产的一身本事来。

         比如说之前将米夏弄得头昏眼花,最后失去抵抗力的催眠术,以及其他精妙强横的魔术技艺。

         可惜似乎是因为老男爵以前曾经被辛苦培养的学生背叛过,被外人撺掇着想要弑师,在老男爵传承之前提前谋夺他辛苦半生打拼出来的这份爵位与家产的缘故。

         哪怕他很看好缇娜,几乎将她当做未来继承人一样对待,但是在固执的老男爵看来,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在缇娜没有获得他的承认出师以前,最好还是不要让她与外界接触的好,免得一颗好苗子又被悔得中途夭折。

         所以尽管缇娜从待遇上完全比照老男爵的亲生女儿一样,但仍旧像是个被买回来的女奴一样,根本就没有与外界联系的权利,以至于以前认识的人都认为她失踪了。

         而且也正是因为以前曾经被人背叛袭杀过的缘故,本就在早年的经历道中磨砺出一份谨慎的老男爵越发的警惕了起来,哪怕有着灰衣剑客这样的剑豪保护着,也在得知侵袭之后暗中做好了准备。

         以至于鲁莽自大的米夏在什么都没调查清楚前乱莽一波,刚好撞到了枪口上。

         要不是缇娜及时把他认出来,并且通过之后被诱捕进来的米娅他们确认三人只是情报失误,只是专程来解救缇娜,并没有其他坏心思的话,恐怕等待米夏的就不是昏睡数天之后的自然苏醒,而是一瓢冷水之后的残酷拷问了。

         也正是知道了米夏冒失行动可能引起的严重后果,特别是米夏自己吐露的一气之下居然违背了自己一再强调的违禁事项,强行全力发动了果实能力差点把小命搞掉的事情,米娅才会那么的生气。

         以至于一向待人温和,特别是对米夏关爱备至的米娅都黑化了,将明明可以很容易就将口感弄好的所谓药膳弄成了这副折磨毒剂的口感不说,还特地在灌药之前,利用缇娜的厨艺和她对米夏压抑已久的喂食欲望,让米夏品尝久别的缇娜特制料理,享受从天堂瞬间掉落到地狱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