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米夏的苦恼
        第二十三章米夏的苦恼

         作为一只热衷于享受美食和探险的小猫人,米夏最近感觉到有些苦恼。

         海上的生活很辛苦,每天忙碌辛苦却因为淡水缺乏的缘故连洗澡都不方便,除开米娅这个女孩子外,只能勉强维持着基本的个人卫生,而出发前准备的不足导致了绝大部分的食物都要靠当天捕抓的鱼类,天天顿顿的吃鱼,而且极大一部分都是生鱼片,就算米夏是小猫人天生爱吃鱼,似乎也有些受不了了。

         然而这还并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米夏在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的潜移默化下,不自觉的就被米娅和库法当做了三人小组中的首领来看待,以至于大部分的责任都落在了米夏小小的肩膀上,就算绝大部分都只是苦力活,对天性就不适合这方面的小猫人来说还是有些负累太过了。

         特别是米夏因为责任感的缘故,就算不喜欢也默默将这些东西承担下来,让另外两个人有充足时间来提升实力,结果却被他们当做是默认了自己的领导地位,越发的‘变本加厉’起来。

         这不,才刚刚抵达缇娜所在的帕诺岛,一直承担着各种杂活的米夏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就被踢出来打探情报来了。

         “还好缇娜一直都在做女仆进修,要是以后有她加入的话,这些杂活应该就落不到我的头上了吧。“随着各种琐碎杂货的的不断袭扰,米夏的想法已经从以前通知消息之后立马离开不要把缇娜牵扯进来,慢慢变成了现在一定要让缇娜上船了,一想到缇娜上船以后的美好情形,米夏本来低沉着的心情就不由自主的慢慢开朗了起来:”缇娜的厨艺,真的是好怀念呐,好久没吃到缇娜做的美味料理了呢。“

         擦掉自己嘴边隐隐流出的口水,米夏正了正自己脑袋上的帽子,恨恨的看了一眼躲在船沿后偷笑的那两个家伙之后,头也不回的踏上了这座陌生的小岛。

         “看呐,那边那个不认识的小孩,穿的衣服真奇怪。”

         “你懂什么啊,人家那一看就是贵族小孩,应该是某个贵族的游船恰恰路过。”

         “不一定啊,我记得上次来镇上表演的魔法师也是这样穿的,这应该是一个小魔法师才对!”

         “魔法师哪有这么小的,肯定是贵族小孩!”

         “……”

         一路走来,自从米夏进入到镇上旁人的视线开始,类似的窃窃私语就伴随着各种指指点点一起,源源不绝的在米夏身边响起。

         虽然这些镇民们也不知道是素质不错还是怕惹到贵族,动作和声音都有刻意的遮掩,可怎奈米夏的眼睛和耳朵实在够好,这些议论声不住的传入感知力惊人的小猫人耳朵里,把小猫那一张脸弄得黑到能滴出水来。

         究其根本原因,还在于米夏身上所穿的衣服,这一身西服长帽加拐杖的所谓的贵族绅士三件套,要不是米娅她们半强行半欺骗的灌着迷魂汤给米夏硬套上了这身衣服,米夏现在怎么可能这么苦恼。

         在上岸之前,米娅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恶趣味发作,借口说什么“装得像个贵族可以在不惹麻烦的情况下套取情报”“这身衣服可以遮掩身上的特征,避免缇娜不愿意一起走后被大家牵连”,把这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出来的衣服套在了米夏身上。

         一袭类似燕尾服的纯黑西装,一顶长长的圆筒礼帽,雪白手套再加上那根充满恶趣味的小号弯头拐杖,就装扮出了米夏这么一个半像贵族半像魔术师的奇怪小孩。

         也幸亏这一套装束确实有用,在很好的遮掩了猫人特征的同时,避免了米夏遇到诸如混混纠缠被询问者好奇心作祟等情况,不然米夏真的是很想把自己身上这身别扭的衣服拔下来丢掉,可惜就现状而言,米夏还需要它来探听缇娜的消息。

         “您好,尊敬的长者,请问您知道特蕾茜·缇娜这个人吗?”

         在问了几个人都没有消息之后,略微有些急切的米夏直接用拐杖拦住了一个路过的老人,在按了按头上的礼帽并微微躬身表示歉意之后,米夏再一次询问起缇娜的消息,希望这个老人的阅历能够给自己一些提示。

         “特蕾茜·缇娜,这个名字没有听说过啊,不过特蕾茜这个姓倒是有些印象,就是记不起来到底是哪家人了,小先生你要是真想知道,最好去问问住在那边的税务官,他应该知道这事儿。”

         老人不负米夏所望的知道消息,还因为不知道看在米夏礼貌上还是被装出来的贵族模样所震慑,又或者只是单纯的人好,不仅没有计较米夏冒失拦住他的事情,还细心的帮米夏想到了解决方法。

         终于得到线索,米夏谢过老人的帮助之后,快步向着所谓的税务官家里赶去。

         “请问是汤姆税务官阁下吗?这里有些事情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帮助。”梆梆梆敲开房门之后,看着那个脑满肠肥的大胖子,米夏强行控制住自己表情,竭尽全力让自己面带微笑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没错,我就是汤姆,小东西你谁啊,空口白牙的凭什么让我做事啊?”

         听到眼前大胖子小流氓式的粗鄙恢复,米夏心下暗松一口气,想一个贵族面对这种情况该有的那样将之前竭力掩饰的鄙夷嫌弃溢于言表,然后不等那胖子发作,就从兜里将一把钞票逃了出来。

         在强效吸睛的同时,也让胖子那已经到了嘴边的脏话重新咽回到了肚子里,看着那盯在钱上面的贪婪眼神,米夏在越发鄙夷的同时也忍不住暗自庆幸。

         还好出发之前米娅就考虑到了这种情况的可能,给了这么一笔资金,不然还真难从这种钻到钱眼里的家伙嘴里套出话来。

         要是不用这个办法,不管使用武力让这头恶心的胖子屈服,还是另外去别人那里想办法,恐怕都不会有眼下这么轻松。

         毕竟武力压迫的话容易引来不好的注意,再加上这家伙听起来好像有个官方身份,闹不好能倒霉的把海军给引来,还没准备好就提前享受海军追杀的快感。

         而从之前那个老人都不知道来看,说不定缇娜一家根本就不在这个镇上,要真是那样,找再多的其他人说不定都抵不过这个到处收税的家伙开口说话。

         当然这也要这家伙知道消息才行,不然自己恐怕还要穿着这身到处跑才行,一想到那种情景,米夏又忍不住感觉头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