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代价(下)
        第六章代价(下)

         机缘巧合之下,休斯顿虽然必将受尽折辱和心灵上的煎熬,但却有幸在十死无生之地保下一条命来,可以说是极度侥幸,可惜在那之前早就逃离了这座小岛的库法他们完全不知道有这样的转变。

         亲眼目睹休斯顿那慷慨赴义的场面之后,一直表现得迟钝懵懂的库法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猛然间清醒了过来。

         即便心中巨浪翻腾,库法却硬是将牙龈咬出血来也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他默默地背起依旧昏迷不醒的米夏,然后按动隐藏在腰带上的按钮,在将那三只背包以最省力的方式牢牢系在自腰带向背部延伸的行李挂架上,以最快的速度向小树林另一边的简易私人码头奔去。

         尽管中间足有数公里的距离,可库法却硬是靠着自己山寨的劣质兴奋药剂,在三分钟后便赶到了目的地,搭乘本该带着他们前往海军总部马林梵多的小船冲到不远处一座小荒岛的隐秘处躲藏了起来。

         说来也是嘲讽,之前库法和休斯顿两个急切的想要赶到马林梵多,所以早早地就在船上装满了食物清水等补给,结果现在却成为了库法两人躲避海军追击的救命稻草。

         因为早就逃走了的缘故,奇拉卡并没有杀掉休斯顿这件事情,因此他在最后才做出的上演兄弟阋墙大戏的决定库法自然也是不知道的,所以为了避免出现小船撼军舰这种尴尬局面,因此在抵达荒岛并确定自己拥有足够的粮食之后,库法就直接用石头将这个自己和米夏偶然间发现的地下水道入口给堵塞了起来。

         在此之后,为了平复劣质兴奋药剂带来的恶劣影响,库法承受了两天多的高烧与半昏迷外加噩梦相随的虚弱状态,然后在大睡了一天之后才醒过来。

         并惊奇地发现之前一直处于重度昏迷状态的米夏此时已经睁开了自己那双猫眼。

         尽管面色苍白,身体不时抽搐并肌肉无力,但意识清晰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更别说还附赠四肢健全这样的优良赠品。

         要知道库法在知道米夏那压制多年的巨大隐患终于爆发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要有一次面对仅存的亲人离自己而去,让他再次一个人孤独走上逃亡之旅的路途呢。

         可惜在为米夏的生还而感到惊喜之后,随之而来的并不是喜极而泣的拥抱,而是两个病患互相之间义愤填膺的愤怒咆哮。

         “库法你这个混蛋,该死的懦夫,为什么要抛弃老师独自逃跑!”

         “米夏你这个废物,平时在老师面前耍酷,用来欺凌我的实力到哪里去了,最后还要靠我这个弱者才能够活命的垃圾!”

         …………

         好还两个人都还是病号,没骂两句就把脸给憋得通红,库法感觉自己的嗓子快要摩擦出火花,而米夏则是按着自己的肺部不断的咳嗽干呕,一场刚刚开启的骂战才刚刚开始就不得不宣告暂停…………或者说是结束。

         因为当伤病暂时隐去之后,尽管两人眼中依旧有着愤怒与不甘的火花在闪烁,可理智的归来却让他们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

         少年总是骄傲的,不管是沉浸科学无法自拔的库法,还是天赋不凡剑术惊人的米夏,不管平时表现得有多么的谦和不在意,那股因年龄带来的少年意气依旧强藏在心底。

         不然库法不会那么骄傲的认为自己只要去了海军就一定能够得到优待,也不会总是想要靠着自己的小发明来给无数次证明过自己实力的米夏一点教训了。

         而米夏则更是如此,在库法面前习惯性的实力炫耀就已经是最好的明证,更不要曾经在那场混乱中取得的辉煌成就了。

         他们都是自信的,他们都是骄傲的,可是这一次改变命运的战斗却让他们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说实话,尽管当时感觉一切都合情合理的样子,情感和行为完美的切合在了一起,可是现在空闲下来细细一想,两个人都不由得对当时的自己和对方生出一种‘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的冲动。

         作为一个职介为科学家的存在,明明当时一身半后勤半远程装备的库法,居然还跟以前和米夏嬉闹时一样,挥着拳头就冲了上去,完全就是一种拿自己的最弱点去碰人家最强处的白痴行为。

         如果说他当时没有冲动的挥拳直上,而是后撤进行游斗战术的话,即便当时的他所带装备并不符合战斗需求,依靠他的天赋与能力最后的战果恐怕也不会比米夏那一轮狂暴少多少。

         而米夏则更是如此,天赋加成,种族优势,天生灵性,从小开始的刻苦训练还有长达八年的剑术苦修,可以说米夏除了因为身体隐患导致本就基础不高的力量属性发挥度极低以外,靠着强大的反射神经,兽性直觉还有敏捷属性的加成,单纯在剑术领域上比之休斯顿也差不了多少。

         只要将这样的剑术平稳的发挥出来,就算米夏因为力量过低的缘故可能不会有强行暴走杀伤的效果更大,但是如果有库法拖住外围警戒的海兵们,他和休斯顿联手说不定效果还要更胜一筹,更不要说有暴走这张底牌在手,若是能够出其不意用在恰当处,恐怕奇拉卡都得栽一个跟头。

         但就因为他们两个的骄傲与冲动,一手好牌却被打成了这幅模样,几乎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成为了休斯顿的拖累。

         一想到老师用生命为自己的鲁莽所付出的代价,两个人便再也没有推脱和责骂的兴致了。

         两个人都悔恨得说不出话来,场面一时间陷入尴尬之中。

         沉默半晌,库法服用劣质兴奋剂造成的后遗症渐渐平稳,米诺的脸色却因为伤势和隐患未除而越发苍白,几乎有快要陷入昏迷之中。

         “先别昏啊!米夏你这混蛋,你这家伙倒了我可怎么办,你知道我一向没主意的,我还等着你拿个主意出来啊。”见米夏马上又要昏睡过去,库法也顾不得别的了,一边想着法的对米夏进行救治一边慌忙道。

         看着库法那慌忙的样子,还有一脸焦急得都要哭出来了的模样,即便疼得额头上的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米夏还是强撑着从嘴角挤出一抹笑容来:“说你笨你还不相信,你那些破药水连你自己都不敢吃,你是想毒死我吗?现在我们这两个病号还能做些什么,只能先去多科特岛找…………”

         尽管很想强撑下去,可无奈那种痛到每一个细胞都在扭曲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崩溃,还没等话说完,米夏就浑身抽搐着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