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现状
        第七章现状

         “醒了,终于醒了!米娅姐姐你们快来看啊,那只小猫咪终于醒过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米夏终于从一片混沌之中恢复了意识,然而就在他脑袋昏昏沉沉,都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女孩子惊声的尖叫着,一边叫一边慌张的向着远处跑去。

         这是谁?我……我不是应该和库法藏在山洞里的吗?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米夏一边眯着眼睛扫视着头上那陌生的天花板,一边努力的整理着自己脑海里的记忆。

         还没等他脑袋清醒过来,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在门口那刺目的光芒中,一个隐约有些熟悉的女孩慌忙的跑来,都还没等满脑子浆糊的他想明白这到底是谁的时候,那女孩就已经把他抱在了怀里。

         “太好了,米夏你终于醒过来了,不是说了没治好之前绝对不能使用能力的吗?你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担心你吗,睡了这么多天都还不醒,要是你也……你也离开了,可让我怎么办啊。“

         躺在女孩的怀里,闻着女孩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米夏迷糊的脑子也终于伴随着女孩的哭诉声清醒了过来。

         “尼娅姐对不起啦,看到那些坏人打老师和库法,我一时气不过……”

         “气不过就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米夏你自己不知道如果真的基因奔溃会有什么后果吗?他们要打库法就让他们去打好了,你命都要没有了还强出什么头,出风头比保住小命还重要吗?“

         说到伤心处,女孩盈满眼眶的泪水不住流下,滴答滴答打在米夏的耳朵上,让小猫猛然间不知所措起来。

         和库法休斯顿一样,女孩也是米夏当初拯救出来的奴隶之一,不过和一直渴望复仇的休斯顿还有刚进拍卖场没怎么明白未来境遇的库法不同的是,在经历了数十天预备奴隶的心理折磨,之后又被天龙人选上时的女孩完全崩溃。

         所以当时冒天下之大不韪站出来拯救她的米夏就是她的一切,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以至于为了与过去割裂连名字都改掉了,除开米夏之外谁叫错就和谁急眼。

         女孩之所以会特地来多科特小岛学习医术也是为了能够治好米夏,要是米夏死了,女孩还真的无法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对于米娅的想法,虽然由于女孩一贯的含蓄矜持米夏不可能尽知,但朦胧中也能感觉到她对自己那等于甚至于要超过血脉亲情的重视,因此此时面对女孩的责问便也特别的内疚起来。

         还好这时候库法紧随而至,打破了一时有些尴尬的氛围,不然两个人还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这是怎么了,难道那些该死的海军最后还是找到我们了?”

         看着一身绷带装,面色比自己还要糟糕的库法,米夏皱着眉头疑惑问道。

         “怎么可能,那可是从伟大航路来的海军准将,要是真被发现了,我们怎么可能还有活下来抵达这里的机会。”

         面对米夏的疑惑,库法摸了摸鼻子,很是尴尬的讲述了米夏再次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

         第七章现状

         “醒了,终于醒了!米娅姐姐你们快来看啊,那只小猫咪终于醒过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米夏终于从一片混沌之中恢复了意识,然而就在他脑袋昏昏沉沉,都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女孩子惊声的尖叫着,一边叫一边慌张的向着远处跑去。

         这是谁?我……我不是应该和库法藏在山洞里的吗?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米夏一边眯着眼睛扫视着头上那陌生的天花板,一边努力的整理着自己脑海里的记忆。

         还没等他脑袋清醒过来,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在门口那刺目的光芒中,一个隐约有些熟悉的女孩慌忙的跑来,都还没等满脑子浆糊的他想明白这到底是谁的时候,那女孩就已经把他抱在了怀里。

         “太好了,米夏你终于醒过来了,不是说了没治好之前绝对不能使用能力的吗?你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担心你吗,睡了这么多天都还不醒,要是你也……你也离开了,可让我怎么办啊。“

         躺在女孩的怀里,闻着女孩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米夏迷糊的脑子也终于伴随着女孩的哭诉声清醒了过来。

         “尼娅姐对不起啦,看到那些坏人打老师和库法,我一时气不过……”

         “气不过就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米夏你自己不知道如果真的基因奔溃会有什么后果吗?他们要打库法就让他们去打好了,你命都要没有了还强出什么头,出风头比保住小命还重要吗?“

         说到伤心处,女孩盈满眼眶的泪水不住流下,滴答滴答打在米夏的耳朵上,让小猫猛然间不知所措起来。

         和库法休斯顿一样,女孩也是米夏当初拯救出来的奴隶之一,不过和一直渴望复仇的休斯顿还有刚进拍卖场没怎么明白未来境遇的库法不同的是,在经历了数十天预备奴隶的心理折磨,之后又被天龙人选上时的女孩完全崩溃。

         所以当时冒天下之大不韪站出来拯救她的米夏就是她的一切,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以至于为了与过去割裂连名字都改掉了,除开米夏之外谁叫错就和谁急眼。

         女孩之所以会特地来多科特小岛学习医术也是为了能够治好米夏,要是米夏死了,女孩还真的无法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对于米娅的想法,虽然由于女孩一贯的含蓄矜持米夏不可能尽知,但朦胧中也能感觉到她对自己那等于甚至于要超过血脉亲情的重视,因此此时面对女孩的责问便也特别的内疚起来。

         还好这时候库法紧随而至,打破了一时有些尴尬的氛围,不然两个人还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这是怎么了,难道那些该死的海军最后还是找到我们了?”

         看着一身绷带装,面色比自己还要糟糕的库法,米夏皱着眉头疑惑问道。

         “怎么可能,那可是从伟大航路来的海军准将,要是真被发现了,我们怎么可能还有活下来抵达这里的机会。”

         面对米夏的疑惑,库法摸了摸鼻子,很是尴尬的讲述了米夏再次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