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喵客信条(四)
        第十三章喵客信条(四)

         挥剑!挥剑!

         不断的挥剑,并且一剑快过一剑,一直以来都被疾病带来的虚弱所笼罩着,米夏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无拘无束的畅快战斗过了。

         特别是在这样一个敌人们半强不弱,却又源源不断的向着自己冲锋的场景里,恣意挥洒着自己多年习练剑术的米夏纵使并不是那种好战如命的战斗疯子,却也难免有有一种放飞自己的肆意快感。

         剑及履地、挥洒自如,划破风浪,没有比这更让一个敏捷派剑士更能感觉美妙的了。

         当然也幸亏米夏为了自己心中的良知,也为了不刺激到海军,让他们在之后的追杀中歇斯底里的发挥更多的力量,手中所用的武器只是一把木剑,不然并不嗜血的他可没办法在一片鲜血地狱当中生出这种快意的感想。

         不过大概也是凡事有利便有弊吧,也正是因为木剑在杀伤力上的局限性,以至于很多攻击都没法击倒敌人的米夏攻击进度被严重拖慢,不小心之下耽误了大事。

         鲁钝的木剑只有在攻击到心脏、咽喉、太阳穴、后脑等致命部位才能有效果,可偏偏米夏的身高硬生生的局限了米夏攻击到这些部位的可能,很多时候都是需要先一剑敲裂敌人的膝盖骨,强制对方跪下之后才能攻击到这些部位。

         这也就导致了当米夏真真正正杀入人群,陷在里面的时候,许多攻击都做了无用功,生生将速战速决的想法给敲得支离破碎,以至于一个海军在看到自己的同伴们大半陷落之后终于从狂热和愤慨之中清醒过过来,在米夏还没来得及阻止之前,就已经敲响了基地的警报。

         “该死!早知道就先堵住他们的去路,现在麻烦大了。”

         一剑狠狠的将背对着自己的海军士官砍晕,听着响彻整个基地的警报轰鸣,米夏的脸色无比难看,若非是知道事情不可挽回,单纯的发泄只是浪费时间和无谓的道德败坏,米诺真的是捡把刀把这家伙捅了的心都有了。

         这一下打草惊蛇之后,基地的警备力度肯定会提高到最大程度,而米夏的目标藏宝库作为重中之重,即便意图还没有暴露,想来也不会按原计划那样只有一两个人巡视了。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赶快去帕萨特的办公室拿到钥匙,不然等其他人听到警报上来,可就连突破重围去夺取药材都没机会了。

         “喵了个咪的,贼老天你这是要我死啊!”

         然而就在米夏冲进办公室,打算拿了钥匙就开跑的时候,竟无比惊愕的发现自己居然撞上了传说中的最小概率,帕萨特居然把外套穿去食堂了!

         费尽千辛万苦才到达的目的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么个情况,米夏感觉自己真的是日了汪了,顷刻间有种怀疑人生的念头。

         没能拿到最为关键的宝库钥匙,却又不小心打草惊蛇的触动了最高级别的警报,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聆听着一大波海军越来越近的狂乱脚步声,再看看’空无一物‘的帕萨特办公室,米夏一咬牙,心一横,抡起一旁的椅子就向玻璃窗砸了过去。

         ……

         “该死的,到底是哪个海盗团的混蛋,居然跑到我们120支部来撒野不说,还干掉了我们这么多人,等我查出来,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看着那走廊上躺倒一地的海军士官们,冲在最前面的海军战士面色涨红,怒发上指冠,要不是有帕萨特上校在后边一手摁住他的肩膀,恐怕会直接气得砸碎基地的墙壁。

         “别说这些没用的,帕里奇诺安,比起被人践踏,更让人生气的是连践踏自己的是谁都不知道!赶紧把那些潜入基地捣鬼的混蛋抓住才是最重要的。”

         “是!帕萨特上校。”

         在这里干了几十年的帕萨特上校老成持重,可不像是帕里奇诺安这种青年可比的,半分气象不露不说,还一句话就稳住了海军们的躁动,指挥着他们以最快速度搜查起四楼来。

         “找到了!帕萨特上校,就在您的办公室里!”

         就在命令刚刚颁布下去不久,帕萨特刚刚蹲下来检查被击倒海军们的伤势,企图以此推测出作案者的身份数量等线索的时候,一声惊叫忽然传来,瞬间将他和分散到其他房间里的所有人吸引到了那间办公室里。

         然而等他怒火朝天的赶到办公室,正想着怎么样给这些打自己脸的闯入者一个狠狠的教训的时候,却尴尬的发现房间里面除了横七竖八乱倒着的一堆手下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而之前赶到的属下们则全部在窗户边胡乱张望着,玻璃窗上那一个大大的破洞无疑是对他最大的嘲讽。

         “啊——该死的混蛋!”

         感觉自己受到巨大侮辱的帕萨特上校,就像是被火焰引燃的炸药包一般,怒发冲冠,凄厉的嘶吼着,再无半点之前冷静自若的模样。

         而就在他愤怒咆哮这的时候,一个横倒在他脚边不远处的一具海军‘尸体’悄然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诡谲的微笑。

         只听啪的一声响,本来灯火通透的房间瞬间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然后随之而来的,则是数声惊惶的惨叫。

         伴随着这些惨叫声的响起,本就被突如其来的黑暗吓得不轻的海军们瞬间陷入慌乱之中,场面一时间变得无比混乱起来。

         在这样的情况中,即便是有着帕萨特上校的咆哮指挥,在某人的刻意捣乱之下,情况也不见有多少的好转。

         而乘着这个机会,原本躺在地上装死人的某人悄悄爬起,一双竖曈悄然睁开,在这片黑暗中泛起丝丝幽光,显得别样鬼魅。

         一分多钟之后,帕萨特上校终于控制住局势,并且找到了备用光源将被破坏的灯泡换上一个新的之后,尴尬的发现除开不少人身上多出一到两根袖箭以外,别的一无所获。

         所以因此陷入狂怒之中,发誓一定要某些人付出血的代价的帕萨特上校,也就完全没有发现地上已经少了一条‘死尸’,而自己挂在腰上的钥匙也在不知不觉间被某只小贼猫给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