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想对策
        午饭过后,我又开始习惯性地躺在床上装死,以前装死都是安静的,这次耳边有个大神一直在碎碎念,真心头昏。

         夏小洛还给我发微信,问我该表白的表了没。我说:表个鸭蛋啊,新主都走马上任了,难道我要当小三吗?

         绝望之下,我捂着耳朵,还是能听见大神在耳边碎碎念。

         “烦死啦!”我冲蒋小小吼。

         她还是继续念叨:“没有不付出的回报,没有不努力的爱情,没有等待来的幸福,没有无交流的信任,没有……”

         “没有没有!”我烦躁地踹了她一脚,“没有你就是天堂。”

         在食堂偶遇江佐和他的新欢后,蒋小小剥夺了我的午睡权利,她一直在给我灌输一个中心思想:眼见一定为实吗?在一起就等于在一起吗?

         “你烦不烦?”我又踹了她一脚。

         她坐在我的床铺上像经验十足的大神一样,对我进行谆谆教诲:“难道你这么容易放弃的吗?难道你这么容易被打击到吗?难道你能允许苍蝇见缝插针吗?”

         在我被她折磨到耳根起大泡时,她一把拉起我瘫软无力的身子,正经八百地说:“赖对对,你是打不垮的战斗机!你一定要勇往直前,用真心换真心!”

         用真心换真心,这话听起来有些耳熟,和彭阔的教诲好像如出一辙。

         在蒋小小的炮轰下,我头昏脑涨地坐起来,使劲揉着太阳穴。

         “你以为你被甩以后,还能再嫁出去?别做梦了!抱住这棵大树是你唯一的出路!”她斩钉截铁地说。

         我真有那么差吗?我伤心地想。

         我低头看了看我干瘪的身材后……

         “好吧。”我决定接受、听从小小的安排,打听一下江佐和夏春梨的八卦,万一如彭阔所言,他只是为了故意气我呢?

         我很快给江佐发了微信过去:你和夏春梨是怎么回事?

         我耐心等了十分钟,没有回复……

         我又继续发:别假戏假做给我看了!

         我又耐心等了二十分钟,没有回复……

         “不回复说明心里有鬼!”蒋小小扯着脖子教育我,“你应该当面问清楚!”

         在她如书海般的恋爱知识滔滔不绝地传递进我耳朵里后,我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于下午开课的前一分钟,冲进了江佐的教室。

         我迎来了周围灯火般的眼光。

         “为什么不回我的微信?”我问他。

         江佐蹙了蹙眉:“什么微信?”

         “别装!”我企图揭穿他的虚伪。

         他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掏出手机递给我:“自己看。”

         我打开微信搜寻我发的信息,可是,的确没有,就连与他过去的聊天记录也被清空了,我看着屏幕心里一阵失落,又眼尖地看到他和一个昵称为“做你的春天”的微信号的聊天内容。

         我没有多看,只看到两句话就坚持不下去了。

         做你的春天:试一试我在你身边的感觉好吗?

         江佐:好。

         所以一切都是真的,他不是故意气我,不是做戏,是他尝试着远离我的开始。

         可是为什么呢?

         我把手机还给他的同时,迎来了一阵响亮的上课铃声,我却僵直地站在江佐身边,木头一样不肯挪动脚步。

         在老师走上讲台的一刹那,我凶狠地拽起了江佐的衣领将他拖出了教室,边拖边听到周围一阵嘈杂,“杀人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江佐并没有反抗,任凭我扯着他的领子霸道地把他逼至墙角。

         “你说,为什么!”我拉着一张狰狞的脸问。

         他蹙了蹙眉,推开我的鸡爪:“什么?”

         “别装傻!”我逼问,“你为什么和那朵大梨花搅和在一起?”

         “那是我的事。”他平静地说。

         我瞪圆了眼睛:“那你为什么这么匆忙地甩掉我,一点机会都不给?”

         彭阔说过,真心爱你的男人会一直留在原地的!

         江佐顿了一会儿,神色倦怠地说:“赖对对,你一直这么理直气壮,不讲是非。”

         我抓着他衣领的手僵在半空。确实,我是那个水性杨花的犯错女人,为什么要求别人无条件地包容和原谅?

         我放开他,垂下脑袋喃喃地问:“其实你很喜欢茴香,对吗?”

         江佐沉默地看了我一会儿,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回到班里上课了。

         我被打击得接连逃光了下午的课,回到宿舍哭了个稀里哗啦,一边扯着嗓子学鸡叫,一边打电话给董德,痛骂他的菜刀妹:“你们家‘菜刀’太恶毒了、太狠毒了、太阴毒了!呜呜……”

         可是那孙子很重色忘义地鄙视我:“你自己水性杨花还怪别人!”

         呜呜呜,全世界都抛弃了我。

         后来的一周里,大梨花的胸部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好不容易有了些胃口,却总能在食堂遇上倒胃口的事,并且近几天,李蓦然还经常紧张兮兮地跑来问我:“你逆袭得怎么样了?再不出手江佐就被人抢走了!”

         他同宿舍的其他几个人也是频频点头,一个个着急得抓耳挠腮,都在为我重追江佐而出谋划策,看着素日里来往并不密切的兄弟们为了我而煞费脑筋,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我红着眼眶告诉李蓦然:“没戏了,没戏了!”

         可是那几个人似乎非常不爽,在我身边蹦跶来蹦跶去,一个个急得犹如被烧了屁股的猴子,使劲劝我:“不行啊,你要坚持啊!我们喜欢你,不喜欢那个大胸妹啊!”

         我如此被肯定真是人生头一遭,虽然我平时很谦逊,这时还是忍不住自傲起来。

         谁说我没人要的?我看这几个兄弟就都很中意我。

         一连数日,蒋小小和李蓦然他们都鼓励我迎难而上,不要退缩,可是我的心里好累,已经被梨花妹妹的好身材震慑得身心俱疲了。

         最后,在我们分手第十五天的时候,我终于受不了内心的煎熬,还是决定再奋力一搏试试。

         那天蒋小小给我化了清新的裸妆,还把我的头发卷成了自然的内扣。六月份天气逐渐炎热,我借了她一条米白色的大长裙,提升自己的女人味。

         我实在是忍受不了每天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共进晚餐的样子,他给她夹菜的体贴,他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逐渐和谐的身影,都刺激着我的心脏。

         以后我也学着吃茴香大饺子还不行吗?哼!

         “记住!”蒋小小给我扑上定妆粉,叮嘱道,“你是去表白的,收起你的委屈和不甘心,你是去重新追求他的,要告诉他你有多舍不得他,知道不?”

         我紧张地打了个嗝。

         晚上六点,又是江佐固定的吃饭时间,我要在最人群火爆的时候,最众目睽睽的地点,对他表露出我浓浓的爱意,向他揭示自己只爱夫君无他心的真诚。

         蒋小小说了,我当初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受挫,也必须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逆袭。

         “声音要甜美,知道不?”她半路还一直指点我。

         我一路紧张得狂打嗝。

         “我觉得下周一升旗的时候人最齐,我那时候表白比较合适!”

         “好吧!”蒋小小翻了个白眼,“或许他们这个周末就要见家长了,你不去捣乱也好。”

         我被吓得不再打嗝,立刻脚步匆匆地冲进了食堂,在人海中寻找江佐的身影,可是找到的瞬间,我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心脏揪起来又狠狠地砸到地上。

         和夏春梨紧紧相拥的江佐,再无法是我的江佐了……

         尽管这些天他们一直在一起,却没有任何身体的触碰,这让我一直侥幸地认为,他还是喜欢我的,还是在等我的,这才有了今天再搏一次的勇气。

         可是他们拥抱的样子,击垮了我对爱情的信念。

         蒋小小似乎也吓着了,一直顿在原地不说话。虽然他们的拥抱很短暂,紧紧数秒就分开了,可我的满腔怒火压在喉咙里,和委屈伤心一起卷成了火焰,急不可待地想要喷发。

         接下来,我又一次在大庭广众下出丑了,彻底被安上了“水性杨花”的罪名。

         “江佐!”我喊了一声,叫住了拥抱之后,似乎有些慌乱的他。

         他还在和夏春梨说着什么,可我哪能再给他们卿卿我我的机会,直接怒气冲天地杀了过去,狠命地瞪着这个长了一副专情的面貌、翻脸却快过翻书的伪君子。

         他慌乱地一回头,正好迎上我杀气腾腾的脸。

         面对他的时候,我本来以为我会恶心地啐他一口唾沫,再说出几句让他万劫不复的咒骂,可是我看着他,那股火气在心里逐渐盘旋,化成酸水,竟慢慢地让我红了眼睛。

         事实上,失恋之后我没少哭,可唯有这次是最憋闷的,因为我要用力把泪水咽回去,绝不再为他流一滴。

         “真好啊!”我讽刺地笑道,“你们终于正式在一起了!”

         江佐有些慌,还没开口,那朵大梨花又扭扭捏捏地围过来,楚楚可怜地腻歪着他。

         他眉头一蹙,甩开纠缠的大梨花,想与我说些什么,可是那大梨花根本不给他机会,哭哭啼啼地说:“我不要求你见家长了还不行吗?呜呜呜,脾气怎么这么大!”

         呵呵……两人都到了见家长的地步了。我心里一呕,害怕憋不住的眼泪会立刻不争气地滚下来,马上走过去插到他俩之间,看着江佐,哽咽地说:“原来我的江佐也不过如此……”说完,我的眼睛又酸又涩,眼前一片模糊,我用力地忍,还是阻止不了一滴热泪飞速地滚下来,流进嘴里。

         泪咸得发苦,像我的心情。

         大梨花可能怕我们旧情复燃,看着我,一副捍卫爱情的坚毅表情。

         我坦然地侧过头对她说:“别怕,他是你的,跑不了。”

         这时,我的余光扫到江佐身体仿佛过电一样地颤抖,进而是嘴唇微张、目光发痴的神色。

         我回过头看着他,自嘲地笑了笑,嘴角僵硬地上扬。

         “过去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以为异性相吸就是爱情。我喜欢每一个帅哥,胆大到调戏任何小鲜肉都不会尴尬。我喜欢李蓦然的脸,用情书去大胆地示爱也不会觉得难堪,那是因为,我从来没经历过动心的窘迫。原来,动心会让人变得胆小;原来,坠落只需要一秒钟;原来,爱情会让四目不再敢相对。这都是我喜欢上你之后,才发现的迹象。

         “我不小心爱上了你,因为我发现,我只有调戏你的时候会脸红。”

         我酸涩地看着江佐僵住的眼神,心碎地说:“可是我没想到,我的江佐也不过如此。”

         在他呆滞地看了我很久,终于颤动嘴唇想说话的时候,我一下打断了他。

         我高傲地仰起头,告诉他:“我今天过来是想告诉你一声,我有新男友了。”

         周围看热闹的嘈杂人群瞬间沉默下来,大家都安静地听着我说:“我已经答应了和唐光烨交往。这条新裙子是他给我买的,好看吗?”

         说到此处,我还发觉了蒋小小肉疼的表情。

         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受伤害的我只想把伤感返送给那个刺痛我的人。

         “所以,”我缓慢地、一字一句地、冷静地说,“是我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甩的你!”

         说完,在泪水大量涌出的前一秒钟,我果断地转身大步离开,走下食堂楼梯的时候,颤抖着双手给鼻子哥哥发了短信:我是赖对对,我们交往吧!

         事实说明,每一个年少轻狂的初恋者都会犯一个钻牛角尖的错误,我不得不承认,没有听彭阔的“以真心换真心”的叮嘱,是很大的过失。

         我一路奔回宿舍,于床上躺出“大”字的造型,这样仰望天花板可以让泪水倒流。

         追着我回来的蒋小小一进门就脑筋错乱地吵吵,一个劲地嘀咕:“这事不对,这事不对。”

         她爬上我的床铺,摇晃着我没了水分的身体:“我跟你说啊,江佐他……”

         “谁都不许跟我提这个人!”我奓毛了,抬起脖子,张开大嘴喷向蒋小小。

         她脸部潮湿地往后躲了一下,蹙着眉又要开口。

         我又奓毛地捂住耳朵:“不许提那个名字,呜呜呜!”

         蒋小小抹了一把脸,无奈地看着我:“好吧,你先冷静一晚上,明天我再跟你说。”

         如果早知道她要说什么,我根本不需要一个晚上去冷静。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千万不要给女人冷静的时间,因为其实她根本不需要冷静……

         我如一只丧气的大猫瘫倒在床上,抚着我的小心脏不住地哼哼。

         我的左心房、我的右心室、我的大膀胱、我的子宫膜都很疼啊!

         于是我像一只大蛤蟆一样在床上蹭来蹭去,想给我的各个器官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安放,可是我发现怎么都不舒服,就这样蹭来蹭去,伴随着弱弱的哼唧声。

         在我翻转到第十八个回合后,蒋小小心疼地说:“别再翻了,都皱了。”

         我泪眼蒙眬、有气无力地告诉她:“皮皱了又怎么样,还有比心皱更难受的吗?”

         过了一会儿,她低下头去,又抬起来,肉疼地看着我:“我是说,我的裙子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