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我要和你在一起
        听到蒋小小的提醒,我一骨碌爬起来,从二层床铺直接越到窗户边上,以蜘蛛侠的形态斜扒在玻璃上向外看去。

         我们宿舍的窗户刚好正对着操场,中午的草坪绿得晃眼,可是围绕着草坪绕圈圈的两个小人,更加晃眼。

         江佐和刘美正在塑胶跑道上,缓慢地散步,而且好像在交谈。

         这家伙刚跟我表完真情,这么快就去和菜刀美眉互诉衷肠了,这是几个意思?

         虽然我此刻的思维比较混乱,但看到他们的身影,那种不忿的生气的感觉却是很清晰的。

         我大义凛然地哼了一声,跺着脚从二层靠窗的床铺一直回到自己的地盘,气呼呼地一屁股坐下来,开始打坐。

         我要想想我为什么不高兴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难道过去和现在纠缠起来的情绪让我对他有了一丝不怀好意?

         我一边打坐,一边听蒋小小在我耳边唠叨:“喂喂,你们到底在干吗?刚刚上演一出吻戏,现在又闹别扭?”

         我一听到“吻戏”两个字,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想到自己的初吻已经被他霸道地夺去,不禁有种少女初长成的酸楚……

         他亲了我,却不对我负责,我想哼哼。

         心烦意乱之下,我结束了打坐,摊开被子闷头一盖,打算昏睡过去。此刻我真是胸腔发闷,头昏脑涨,五脏六腑都十分憋屈,直到蒋小小的大嘴贴到我耳朵边上,跟敲锣似的嚷嚷着“喂喂,他们散完步往教室走啦”时,我才烦闷地重新睁开双眼,狠狠瞪了她一眼。

         “瞪我干啥?我又不是陈世美。”蒋小小说。

         我重新一骨碌坐起来,愣了一会儿后又一骨碌躺下去,就这么一骨碌来一骨碌去地折腾了几个回合,终于想清了一个问题。

         不管我喜不喜欢他,反正他如此三心二意就是不行!

         他已经跟我表白过了,就是我的人,我拒绝他可以,他甩我不行,哼!

         于是我慌慌张张地爬下床穿好鞋,神经病一样地冲了出去。当时我因为在床上折腾得太久,头发呈鸟窝状,后来她们给我起了外号叫“雀巢女士”,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经蒋小小指点,我大步流星地冲进了教学楼,向江佐所在的班级教室杀了过去。可想而知,在那种刚被表白就被劈腿的心理状态下,人是没有理智可言的,尤其是在我意识到我好像是喜欢江佐的情况下,我的心情十分澎湃。

         所以,我找到他后,直接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具体用词我就不过多描述了,因为实在不忍耳闻,会影响我清纯的玉女形象。

         只是当我唾液横飞、畅快淋漓地训斥他时,那厮还丝毫没有悔改之意,看着我的眼神要多寒冷有多寒冷,冻得我直哆嗦。

         我只好把“臭不要脸的龟孙子”这句话勉强咽回去,搓了搓我发凉的胳膊,雄赳赳地仇视着他。

         “总而言之,我才不会搭理你这种三心二意的混账!想泡我,见鬼去吧!”我心里抽着冷气,又补骂了一句。

         当时教室里只有江佐一个人,所以显得我的声音格外响亮,还有回声,于是我听到了来自墙壁的第二遍的回放,那真是相当刺耳。

         江佐一直没有反击,定定地看着我,黑着脸说:“骂完了?”

         我激动地喘着粗气,气昂昂得像一只斗鸡。

         那厮看着我,又冷冷地问:“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我的大眼珠子转了一圈,又恨恨地重复了一遍:“你见鬼去吧!”

         当时我看着他冷若冰霜的神色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按说如果他喜欢我,此刻该痛哭流涕、潸然泪下地祈求我原谅他这一次才对,这样我就可以骑到他脖子上,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要求他给我以后得以作威作福的权利。

         可是他理直气壮的样子,倒令我有些措手不及了!

         只能说这厮的思维太脱离正常轨道了!

         我叉着腰,理直气壮地瞎哼哼,就看到江佐无力地瞥了我一眼,然后便转过身,再不看我,沉沉地说:“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他知道什么了?我瞪着眼睛不明所以地哼哼着,回忆了半天,想起了我最后那句“你见鬼去吧”。

         看来那厮是后悔对我表白了,和菜刀美眉谈心之后发现了更适合的交往人选,于是借着我的训斥顺坡而下了,这厮真是不要脸!

         想到这儿我又气得不行,终于将之前咽回去的话重新骂了出来:“臭不要脸的龟孙子!”

         然后他身子一顿,缓缓地回过头来,深深地蹙着剑眉,隐怒地看着我,像要吃人似的,好像犯错的人不是他,而是我一样。

         就在我们相互仇视的对峙阶段,一个柔弱的、细腻的,又带着一点点哽咽的女声透过我的耳孔,穿进我的耳膜:“你们在干什么?”

         我回过头,看到眼睛有些发红却不失明亮的菜刀美眉。

         我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狠狠瞪了她一眼。

         “赖对对,我正要去你们宿舍找你呢。”菜刀美眉说。

         我纳闷,没好气地问道:“找我干吗?”

         菜刀美眉揉了揉眼睛,讪讪地说:“刚才江佐找我谈过了,他说他只喜欢你,不可能给我机会。”

         我的斗鸡眼瞬间没了气势,两只扇风耳耷拉在脑袋上。

         “这些天,我也仔细想过了。也是,我干吗死缠着一个不喜欢我的人,伤害在乎我的人呢?其实我早想开了,昨天晚上是误会,我对你说的是气话,董德已经和我解释过了。我今天想告诉你一声,你们幸福地好去吧,我才不在乎呢。”

         我听到菜刀美眉柔柔弱弱的声音,我那心脏,那胸腔,那肺,那整个肉体,都岌岌可危地想要停止工作!

         我头皮发麻,脸蛋发烫,双手发凉。

         “好了,既然遇到你也就说清楚了,我走了。你要好好对江佐,不然我还是不会放过你的。”菜刀美眉说完又幽幽地看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正午,学生们都在宿舍里嬉闹或者午睡,菜刀妹走后,大概整个教学楼就只剩下我和江佐了,安静得让人窘迫。

         我瞪着斗鸡眼,看着坐在座位上身躯高大的背影,额头不禁微微渗出几滴汗液。

         我们就这样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又静静对峙了几分钟,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是江佐。

         “你刚刚说的,我都听到了,你回去吧。”他冰冷的语气像冬日的寒风,刮在我脆弱的玻璃心上,生疼。

         我眨巴眨巴眼睛,将耷拉着的大耳朵竖起来,继续站在一边罚站。

         我没脸说话……

         然后那厮回过头,垂着眼皮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你怎么还不走?”

         呜呜呜……

         “以后我不会缠着你了,你走吧。”他将头转过去,重新留给我一个后脑勺。

         呜呜呜……

         “你怎么还不走!”他有点怒了,侧过半张脸,我明显能看到他微蹙的眉头下,那双眼睛满是愤懑。

         那种不耐烦,真真是一下刺痛了我的小心脏。

         可我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此刻让我捂着小脸哭着离开不是我的性格,我是个急性子,喜欢快刀斩乱麻,所以才会发生刚才那么让人窘迫的事件。

         我想了想,现在我也应该快刀斩乱麻才行,错过了江佐这块老肉,不知道哪辈子才能遇到同样的肉啊。虽然这肉硬巴巴的,好歹是块肉不是?

         我先把这块肉放碗里吃着,然后再看着锅里的……

         我捏了下自己的肉体,切断我随时会产生的贪得无厌的思想!

         江佐哼了一下,就又转过头去了。

         我见他还在气头上,小步小步地挪动着我的肉体,小心翼翼地将不算丰盈的身躯凑了过去,假装无辜地撑大眼睛,将脸探到他的额头前,企图用萌萌的萝莉形象融化他心中的愤怒。

         当我的大脸出现在他眼前时,他黑着脸,抬起眼皮瞄了我一眼,又愤愤地垂下头去了。

         此招不中用,都怪我不够肉,听说夏小洛当年就是用她萌萌的身材将我姐夫彻底感化的,“可爱”这两个字只适用于那些无辜的胖子!

         现在增肥是来不及了,我只好坦诚,解释道:“刚才看到你们在操场散步,我以为你们要在一起了!”我的语气十分委屈,事实上我确实有点委屈。

         那厮听我这么说,这才挑起眼皮,责备地看了我一眼。

         我见这招奏效,又揉揉眼睛,可怜兮兮地说:“你刚对我表白,怎么能和别人一起绕圈圈呢?哼!”

         我一边揉眼睛一边用余光打量他,发现那厮的眼神逐渐暖和了起来,有了一点点光彩。

         我加大马力,哽咽着说:“人家的初吻刚被你夺去,你就……呜呜呜……”

         说到这儿,那厮的耳朵竟然又变得粉嫩嫩起来,看着我的责备眼神也压了下去,反而不好意思地望向了别处,冷冰冰的脸颊有了几许温柔。

         “那你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吗?”那厮竖着粉耳朵,又质问了我一句。

         好吧,这确实是我的错,哼哼!

         “呜呜呜!”我眼睛一闭,加重了哭泣的声音。

         那厮回过头,拿下我揉眼睛的纤纤玉手,蹙眉道:“别哭了……”

         我没哭……如果我的手拿开,会暴露我没流眼泪的真相,于是我死活不放下我的玉手,死命地挡在眼睛前。

         “呜呜呜呜呜!”我又加重了“哭”声。

         “好了,我不说你了!”他蹙着眉保证了一句,我才又揉揉眼睛,揉到红红的才放下手。

         那厮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但是没温柔多大一会儿,又发出了责备的信号,而且脸色越来越乌青。

         我怀疑他是个变色龙!

         他盯着我,不太爽地问:“赖对对,你知道你刚才骂了我多少句话吗?”

         我心上一颤,楚楚可怜地低下了头。

         “我帮你数了,一共三十七句。”他硬邦邦地说。

         有这么多?怪不得我现在这么渴……

         “怎么办?”他质问道。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好像需要一点夸赞才能消退心头的怒意。

         我抬起头,弱弱地望着那张又开始发黑的脸,讨好道:“你说呢?”

         “你说!”他没好气地说。

         我……

         我想了想,又深深地低下头,认命地说:“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边说我边心想:走着瞧!

         那厮勾了勾嘴角,看了我一眼,戏谑地问:“以后?谁说要跟你有以后了?”

         我的脸腾地一下烫了起来,突然发觉这厮真是个难对付的狠角色!

         我的窘相似乎让他很爽,他又颇得意地说:“你的意思是,想和我有以后?”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就见那厮犀利地瞪了我一眼:“嗯?”

         我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刻贱贱地点着头,承认道:“是啊,是啊!”

         那厮很爽地动了动身子,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又说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这时我明白了,现在剧情完全逆转,我成倒追的了!

         可是没办法,谁叫咱现在犯了错,气场弱呢?让我丢开这块肉我还真舍不得,哼。

         于是我装出一副令自己都恶寒的嘴脸,谄媚地说:“你最好了,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收敛脾气,夫唱妇随。”

         那厮“哦”了一声,挑起眉毛好奇地看着我,问道:“你能做到不对别人犯花痴?”

         我的双手捶着他的肩膀,恶心地发誓:“能啊,能啊,我心里只有你啊。”

         “你喜欢我?”他又不要脸地问。

         我闭着眼睛犯恶心:“嗯……嗯……”

         “说话!”他怒斥一声。

         “我喜欢你!喜欢你!”

         “离不开我?”

         “离不开,离不开……”

         “嗯……”他非常满意地挪了挪肩膀,享受着来自纤纤玉指的揉捏,指挥道,“往左一点,用力!”

         于是我变成了按摩小妹,坐在他旁边的座位上,被他折磨了整整一个中午。可是那厮还不满意,竟然还想让我主动对他投怀送抱以示忠贞。矜持的我终于怒了,两只手往自己腿上一捶,怒哼了一声瞪着他!

         不要太过分!

         那厮正被我按得乐不思蜀,闭着眼睛暗爽,见我怒了,撑开眼皮,戏谑地看着我。

         我们又不说话了,彼此用眼神对峙了一分钟。

         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电视剧里总有恋人默默凝视的镜头,原来是源于生活的……

         我正被这镜头虐得眼睛发酸,那厮淡淡地开口了:“赖对对。”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嗯……”

         “赖对对……”他又叫了一声。

         “嗯……”

         静默了良久后,他饱满的唇勾勒起别致的弧度,眼眸深处涌现出淡淡的温润的光泽。

         我马上被这种眼神打动了,又像上次和他对视时那样,心七上八下地乱跳起来。

         原来眼神是有魔力的,我才知道……

         “赖对对……”他直视着我,深深地沉沉地唤了我一声。

         我没说话,连眼皮也不敢抬了,刚才的理直气壮马上被这湖水般的眼睛打败,不安地看着他的衣领。

         半晌后,我才听他极轻却很有力度地说:“我喜欢你……”

         这句话是那么普通,但是从他的唇齿里吐出来,缓缓的,糯糯的,带着魔力似的,勾去了人的三魂五魄。

         我马上就要醉了……我当时觉得我真没出息。

         然后他笑了,伸手撩开我散乱在额前的碎发,捋到了我的耳后,露出我再没有头发可以遮挡的大脸。

         他的手扶住我的后脑勺,手指稍带一点力气,便让我随着他的力量向前探去,然后软软地、毫无力气地顺着他手的方向歪进了一个宽大的充满男子气概的怀抱。

         我的头抵在他的锁骨上,心像着了魔似的突突乱跳。

         不得不承认,我好像是喜欢他了……

         恍惚间,我还在脑海里追溯喜欢他的根源时,突然感觉视线被男人的发丝挡住,他的两片温润细腻的唇沉沉地压在了我滚烫的脸上,就这样压了好久,好久……

         我仿佛还看到了那两片湿润的唇勾着淡淡的满足的笑意。

         那一刻,我便知道我恋爱了,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恋爱了。

         当天我在江佐的教室里红了一中午的脸,直到下午的活动铃声响起,我才和他手拉着手,急匆匆地奔向学校礼堂。

         冲进礼堂的那一刻,我的脸红红的,他的耳朵还泛着可爱的脂粉色。

         是跑得太急了!我这样安慰自己。

         老师扫了我们一眼,没说什么。我看到蒋小小在冲我招手,于是我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班级的位置。

         我坐到小小身边的时候,还在喘。

         “和好了啊?”她白了我一眼,语气有些鄙视。

         我头一次为调戏男人感到害羞,嘿嘿笑着糊弄了她几句,就心不在焉地瞟向江佐班级的方向。

         我看到他马上进入了严肃状态,正和别人侧耳谈论着什么,伴随着对方的言论微微点着头。

         以前我对他有偏见,不觉得什么,现在看到他那副古板的学霸模样,感觉实在帅爆了,尤其是面无表情慵懒地看着礼堂上英文表演的侧脸,好有范,好有范。

         相比之下,李蓦然就有点逊色了,咋看都是一副白面书生的形象。

         呃……我一边进行复杂的心理活动,一边鄙视自己极速的移情别恋……

         可是感情就是这么奇怪啊,一秒钟沦陷,一秒钟沉沦,再配合上他所描述的那段青涩的过去……哇,我的小心脏真真是承受不住,跟捡了大元宝似的。

         我的恋爱日子,就这样正式开始了,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