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江佐到我家
        我弄好裙子回到包间,我妈还是趁着江佐不注意对我鄙视地瞪了两眼,我明白那意思,就是对我“上战场不带枪”行为的无言斥责,但是碍着她的“好女婿”在场,她要保持和善形象不好发作,所以那眼睛就变成了暗器。

         我才不搭理呢,反正塌鼻子兄走了,我又是逍遥鸟一只了。

         这时我妈突然对江佐说:“小佐啊,去阿姨家里坐坐吧。”

         我一听那称呼就要吐了,为什么不是小江,而是小佐呢?刚才那位小唐同志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虽然都是“小”字辈,可这后面承接的是姓氏还是名字,那区别可大了去了。

         关键还要坐坐,不定坐出啥事来,我不愿意。

         江佐没看见我的挤眉弄眼,非常乖顺地笑道:“好啊,阿姨。”

         我觉得天瞬间就黑了,跟炭似的。

         “洛洛和小彭也来家里玩玩吧,晚上在姨妈家吃饭,你姨夫手艺可好了!”

         我妈盛情邀请大肉球夫妻去家里玩,不过彭阔笑了笑,对我妈说:“不了姨妈,我要带她去做产检呢。”

         然后夏小洛含羞带笑的,跟朵百合花似的。

         再然后,夏小洛在彭阔的悉心照料下,离开了酒店,她被我姐夫小心地搂着圆滚滚的腰肢,生怕一松手就摔跤似的。我妈望着人家恩恩爱爱、花好太阳圆的情景,眼神不禁流露出浓浓的羡慕之情,然后转头看向我,又情不自禁地瞪了一眼。

         我小声对她说:“如果我是我爸的情敌生的,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离去的。”

         我妈说:“如果是就好了!我就能理直气壮地把你踢出家门,不会砸在手里抱恨终生了!”

         唉,有妈的孩子是根草……

         江佐被我妈请到家的时候,被我家干净温馨的气氛震慑到了。我妈还算是性情中人,客厅的盆栽被她打理得很好,叶子绿得跟刷了立邦漆似的。阳台被她布置成了花房,白色的小花盆顺着边沿摆成一排,中间架着各式各样的花篮。现在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所以一进我家,扑鼻而来一阵淡淡的花果香,很是浪漫。

         江佐一进门就夸赞道:“阿姨您可真能干啊,盆栽养得这么好。”

         我妈刚要被夸得喜上眉梢,扭头瞥了一眼我,就叹口气说:“花养得好有什么用……”

         我就是我妈人生一大败笔。

         江佐听后笑道:“对对也不赖嘛。”

         “呵……”我妈扑哧一笑,说道,“本来是不赖的,摊上个倒霉姓,就不行了……”

         然后我爸的脸色也不太好了……

         为了不让我妈继续攻击我们赖氏一族,我要轰走江佐,不禁说道:“我妈好吧?看过了吧?对了对了,你不是还有啥事吗?你……”

         “不急!”江佐和我妈异口同声地说。

         他俩对视了一眼,我妈说:“晚上留下吃饭吧。”

         江佐说:“英语交流会的事,还要找对对谈。”

         “明天到学校再谈不行吗?”听到“英语”两个字我急得哇哇叫。

         “不行!”我妈一声咆哮轰过来,“学习的事岂能耽搁!”

         我看她那两只眼睛瞪得跟外星人似的,照理来说,我妈到了外星也该是超级大美女才对,如果她去了外星,我这生活就太逍遥了……

         我鬼使神差地站在原地幻想起来……

         可能我走神的样子太呆愣了,江佐以为我是被骂得太伤感了,还替我美言道:“对对在学校表现不错的,阿姨别着急。”

         我妈大概觉得刚刚自己失态了,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道:“是我着急了,你们去屋里聊,我和你叔叔出去买菜,晚上必须留下吃饭哦!”

         她那声“哦”都把我给深深地哦醉了!

         我醉得跟胃里灌了两斤白酒似的,那个翻江倒海。

         江佐答应道:“好的,那我先去找一下她之前的英语教材,可能要用的。”

         “去吧,她的房间在左边。”我妈说了一句后,顿了顿,又幽幽说道,“进去的时候,小心点……”

         “过来吧!”眼见没有轰他走的机会了,我大义凛然地把他带到我房间门口,大力神掌一推门,“咣当”一声,门与墙发出猛烈的撞击声,我的房间赫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他一直没说话,腿也没踏进一步。

         我白了他一眼,右脚一抬,迈过了门口堵着的超大画板,然后胡乱踢了几脚地上散落的各种型号的画笔,走到床边把毛绒玩具往飘窗上一扔,将被子胡乱卷起,腾出一块微小的空地,拍了拍,说道:“坐吧!”

         那厮本来还在惊悚地站着,不敢进来,见我为他杀出了一条血路,这才顺着我的轨迹完好无损地走到床边,呆滞地环视了一下我的房间,然后虚弱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地说:“我还是坐地上吧……”

         “也好!”我仗义地拿出我的靠枕扔在地上,“坐吧!”

         他不太情愿地问:“这个不是用来垫后背的吗?”

         我最理解不了这种穷讲究的人,没好气地说:“后背与屁股不都是一家人吗?分那么清楚干什么!”

         他好像还是很受伤的样子,我看着心里暗爽,可是还没爽几秒钟,就听他幽幽地说:“要不我还是告诉你妈,我是你的假男友吧。我走了,那个大鼻子和你更般配。”

         我这才急匆匆地从角落里搬出一把洁白干净的椅子请他落座,然后讪笑着解释我绝无轰他离去之意,并且我非常愿意在周末时间接受他的英语补习!

         他匆匆瞥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落座了。

         “下个月就要开英语交流会了,我那位同学马上也快转过来了,到时候你我宿舍联谊,会演一些有关英语的节目,一些外校生也会过来参与,所以你要提前准备一下。”

         我一听“那位同学”就来了精神,学习英语的不快也一扫而光,答应道:“好的好的!怎么准备?”

         江佐说:“你这水平……算了,就复习一下高中的课文段落就好了,或者初中的也行。你中学的英语教材还有吧,拿出来看看。”

         “好的好的!”

         然后我开始翻箱倒柜地找教材,找到一半,突然问他:“你以前的教材呢?”

         他扫了我一眼,深沉地说:“早没了。”

         这是三好学生的典范吗?这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先进案例吗?教科书是多么深刻而伟大的东西,该被好好珍藏,怎么能扔了呢?

         我刚想吐槽几句,又听他说:“我的书上重点笔记太多,一毕业,就被学弟抢走了。”

         然后我默默地回过头,继续翻箱倒柜了。

         一刻钟后,我终于从布满灰尘的书柜里,找出好几本压箱底的英语书。它们崭新得就像刚认识我的时候那样……

         “看我把它们保存得多好。”我将这几本高中教材递给江佐。

         他接过去,挨个翻了几页,摸着那洁白而富有光泽且丝毫不见褶皱的纸张,淡淡而诡异地笑了一声。

         “你的书可以放回书店去卖了。”他一边翻书一边嘲笑我,然后一张薄薄的折叠着的纸突然从内页里掉了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扫上一眼,纸便被他捡了,打开后,发现是一张画像。

         我当即大松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我给某某或者某某某写的情诗咧。

         江佐拿出画像看了看,问我:“这是什么?”

         我扫了一眼,便想起在那个风雨夜,被我半路拦下,要求蹭车的同校男生。

         那还是在我高一的时候,有一天风云突变,放学的时候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同学们有的叫家长来接,有的结伴共享一把雨伞,就只有我,被出门旅行的爹妈抛弃,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要不是半路拦下那位帅哥,我还真不知怎么回家咧。

         后来跳下他车的那瞬间我是心里小鹿萌动,第二天在学校无聊时,画下了他的帅脸。只是我当时的画技还很稚嫩,画得并不逼真,后来高三突击了一年才考上了美术系。

         “这是我高中时,雨天蹭过车的一个男生!我上次提过的。”我坦白道。

         江佐听后,愣了愣,又举起那张画纸仔细审视了一番,然后蹙了蹙眉,好像十分不情愿地问道:“长……这么丑?”

         “丑吗?”我把脑袋探过去,“是我画得太丑啦,人家长得可帅咧!”

         “哦?”他眼睛亮了亮,“怎么个帅法?”

         “忘了!”我愁眉苦脸地说,“我有脸盲症,没过几天就忘了他长啥样了!否则……哼哼。”

         “否则怎样?”江佐问。

         我攥着拳头说:“否则肯定找到他,把善良可爱、乐于助人、宽宏大量、体形均匀的他拿下!”

         “哦?”江佐又“哦”了一声,然后眼神突然变得和以往不同,神采奕奕的,眸底闪动着晶莹的微光,像天上可爱的小星星似的。

         我这才想起他不允许我谈恋爱之事,倒抽一口冷气,改口道:“不不不不,还是学习最重要。”

         没想到他今天格外宽厚,听到我的话淡淡笑了笑,理解万岁地说:“你早该对他动手,那样就不会有今天被相亲的麻烦事了。”

         我觉得这厮今天很奇怪,唯恐有诈,继续摇头装蒜道:“不不不,还是学习重要,师父,我要先背哪一篇文章?快教导徒弟!”

         然后那厮温柔地看了我一眼,随便选了个对我来说相对简单的场景对话,让我熟练地背下来,活动那天和他作为男女主角,重演片段中的场景。

         这篇文章最大的好处就是,男主角的语言很长,女主角则像相声里捧哏的一样,“嗯”“啊”“哎哟”就给蒙混过去了。

         我对此非常感激涕零,即刻应允了下来。

         这段英文很简单,大意是这样的:

         男主:你是Lucy的好朋友吗?

         女主:是的。

         男主:你们是住在一起吗?

         女主:是的。

         然后,两个人对于Lucy一些工作与生活的问题进行了恳谈,男主想请求女主帮忙,追求Lucy为他的终身伴侣,最后女主愿意帮他达成所愿。

         当然在江佐那厮处心积虑的安排下,后来交流会上的实际表演中,这个段落的大意完全被颠覆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只是当时,我望着他满脸欣慰、笑而不语,像含苞待放的荷花一样娇嫩的容颜时,心里十分不解。

         他那一副春天到来的样子简直太诡异了。

         我不禁问道:“师父,你在高兴什么?”

         他当时美滋滋地抿着嘴,低头偷笑。被我发现后,他抬起头,收起别有深意的神情,淡然道:“我没笑啊!”

         我一语戳破他:“明明笑了!口水都快滴到我的画上了!”

         那厮被我犀利地揭露真面目后,收起刚刚的亲民形象,看了一眼手里的画像,黑着脸把它举到胸前说:“我是在高兴,你的犯花痴证据又被我找到了!画作没收!”

         然后他二话不说,把那张我情窦初开时期的画作工整地折叠后,揣进了他外套内侧的衣兜里,若无其事地重新坐好,吩咐道:“背课文!”

         我当时那反应,就跟鬼上身了似的,只想凌乱地原地抽搐,所以,根本顾不得他嘴角边那丝被极力压抑着的坏笑。

         在包青天的监视下,我坐在地上背起了课文。本来我不想背的,他说过,今天只是先安排一下,可是他总用那种“不听我的,我把大鼻子找回来”的眼神望着我,我只好乖乖作罢。

         我真的很困惑,为什么我总是莫名其妙地落到他的掌控里,而且被压制得死死的呢?我明明没有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

         还好,我的对白够简单,不是“Yes”就是“No”,最多一句短短的“I do”,我在幻想着勾引李蓦然的动力下,勉为其难地应付起了包青天。

         可是我的脸盲症又犯了,我又想不起来李蓦然的具体形象了,幸好不久后他就会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不会耽误我的“大裤衩”行动!

         我都想好怎么对他表白了,嘎嘎。

         然后我就一会儿“Yes”,一会儿“No”地跟江佐对起话来。

         我妈听到我房间里积极向上的声音,推开门,探进半个脑袋,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眼睛睁得老大,鱼尾纹都被撑平了。

         江佐念到一半停下来,疑惑地看着我妈。

         然后我妈看向江佐的那张脸别提神色多复杂了,美得跟彩虹似的。她眯起眼睛,温柔地说:“小佐的英文真不错!”

         我无奈地问她:“你听懂了?”

         我妈白了我一眼:“听发音也能听出水平!我虽然没学过英语,可是我们那个年代是学过俄语的!俄语你懂吗?”

         “不懂!”我大声说。

         然后我妈又眯着眼睛对江佐说:“小佐啊,我好久没看过她的房间里充溢着学习气氛了。”

         这话太虚伪,我每天都坐地上画画的,画画才是我的专业!

         我妈却总是对此不屑一顾,扬言说我学画画无非就是学习不好没出路了,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

         “以后你要常来,下周末还来吧,多教教她!”我妈说。

         我一听头就大了,还让不让我愉快地度周末了!

         可是已经晚了,在我妈的盛情邀请下,江佐以一种“不得不”的姿态,接受了以后每周末都来我家辅导我的功课,以便家里的花花草草也能受到文化熏陶的要求。

         我当时突然就理解那些跳楼者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