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我的形象明显转好
        拿到篮球,我准备中午找机会送给江佐,我知道他今天的课要上到中午十一点半,于是在十一点十分的时候,我准时抱着篮球走到了他的教室门口。我从后门的玻璃窗望进去,他正在做着笔记,还时不时地翻看手机。

         我给他发了条短信:我来啦。

         他很快看到,然后回头看到我的大脸,冲我笑了笑。

         他早餐吃得饱,心情就是好!

         我为首战告捷感到开心,回给他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

         不一会儿,他给我回了条短信:马上下课了,你等我一会儿。

         我抓住机会赶紧巴结,回复:嗯哪嗯哪,别说等一会儿,等两会儿也行啊!

         其实我想说“等到地老天荒也行啊”,后来一想太恶心了,不像我的作风。

         终于到时间了,江佐很快收拾了东西走出来,看到我抱着个大篮球就是一愣。

         我笑得跟“白莲花”似的,款款走上前去,将手里的篮球递上去:“送你的礼物。”

         我正在思考今天是什么国际节日。

         江佐愣了愣,接过篮球看了看,然后脸上显现出惊喜和疑惑。

         我撒谎道:“这是我一个表哥以前送给我的。我知道李锦是你的偶像,就想送给你。”

         江佐更愣了,眼神里还流露着一点感动。

         我大为惊讶,原来这厮还会感动!

         “可是,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送我礼物?”他的眼神里闪着某种期许的光。

         我发挥我的大脑潜能,脑细胞跟风火轮似的转啊转,都快转抽风了,终于想到一个雷人的节日。于是我脱口而出:“今天是世界知识产权日!”

         我把自己雷得浑身僵硬,感觉他也好僵硬。

         见他不解,我赶紧又解释:“我每天在你身边学习,越来越明白学好知识的重要性。这个节日对我们来说,应该意义很大吧?”

         我当时的表情严肃、认真、谨慎、庄重。

         他听了我有些无厘头的解释后,没有识破我图谋不轨的小心思,而是高兴地拍拍我的脑瓜,说道:“终于懂点事了。”

         不,还不够!我还要再接再厉!

         于是,我抬起头说:“师父,我请你去外面吃饭好吗?”

         “啊?”

         “你就给我一次请你吃饭的机会吧!上次你给我买了衣服,我还没有回报你呢!”

         于是,没等他点头同意,我不由分说地把他拉到了学校附近的快餐店,点了双人套餐,还贴心地问他饮料要凉的还是热的。

         他似乎还没适应我突然的转变,口吃地道:“都……都行……”

         点完餐,我们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我已经准备好面对他投来的疑惑眼神。

         他看着我,表情有些庄重,刚刚明明还温和的脸,突然又开始紧绷起来。

         我心里在打鼓,莫非哪个环节有漏洞?

         江佐低着头,似乎有些谨慎地问:“对对,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该来的总是会来,我将早已在心中准备好的演讲稿运输到大脑神经,然后深情款款地背起来。

         “师父,”我温柔地道,“我知道,那天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去招惹男同学。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这几天看你一直生气,我心里也好难过,我对不起你,都是我不好,呜呜呜。”

         演着演着太激动,我那眼泪跟大串珠子似的竟还真掉了下来,连我自己都吓着了。

         江佐手忙脚乱,拿纸巾往我脸上糊:“别哭啊!”

         我继续卖力地演出:“呜呜,师父难过,徒儿的心里也好难过,师父不要讨厌徒儿好不好?呜呜。”

         你讨厌我,我就没法跟你宿舍联谊啦,阿门!

         我一边演戏一边开小差。

         江佐有点慌了,估计没想到我会痛哭流涕。

         “别哭了,对对,我不怪你了。”

         他好像真有点着急似的,估计没见过说下就下的“雨”,惊着了。

         我见好就收,停止演戏,问道:“那你不生我气了?”

         他见我不哭了,终于松了口气,说道:“不气了。”

         我开心起来。正好服务员把我们的套餐送来了,我抓起一个大汉堡张嘴就咬:“那我从现在开始跟你好好学习,不辜负你的希望了!”

         大汉堡太香了,香得我当时一脸幸福状。

         江佐惊讶于我此刻对于学习的态度:“我没听错吧,你要好好学习?”

         我谄媚地点着大脑袋:“徒儿要跟着师父好好补习学业,寸步不离,好吗?”

         他愣了愣,然后伸手帮我掸掉我嘴边的面包渣渣,笑道:“好。”

         啊哦!这样,不久我就可以以学业为由要求宿舍联谊了,哇哈!

         我实在是聪明得太合时宜了!

         幸福来得太快,让我的饭量明显大增,很快一个大汉堡进肚,我招招手,冲服务员喊道:“美女姐姐,再给我来一份单人套餐、两对鸡翅、一个苹果派好吗?”

         服务员错愕地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其实她不必如此,有一次我因为结识了一个帅哥哥,高兴地跑到肯德基自己吃了一份全家桶。

         那还是我刚上高一的时候,有一天下雨,我没带伞,放学的时候我身边正好路过一辆山地车,我立刻跳上去,还把身体埋进了那个家伙的雨衣里。

         “你是谁啊?”当时那家伙冲我大喊,我听出来是个男生。

         于是我可怜巴巴地说了我的遭遇,央求他把我送回家。因为我实在太冷了,只好蜷着身体搂住他的腰。直到下车,我跟他道谢的时候才发现他是个帅哥哥。

         然后我立刻心情大好,告诉他我叫赖对对,第二天就跑去肯德基化兴奋为食量。

         只是可惜,我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是哪个学校哪个年级,以至于后来也慢慢忘记了他的样子。

         “想什么呢?”江佐突然出声打断了我的回忆。

         “哦!”我抓抓头皮,脱口道,“忽然想起高中下雨天时遇到的一个男生。”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他是不许我多接触男人的啊!我得好好学习给他挣学分啊!老天爷啊,刚开始有转机的计划就要被我毁了。

         我恨恨地掐了大腿一下,赶紧解释:“那个……我不是想男人了,我只是突然想起,那个……这不影响我好好学习,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神啊!你为何派来江佐这个祸害,毁了我半生正常!

         不过他这次意外地没有生气,还笑道:“是什么样的男生呢?”

         我发现他和平常不太一样,眼中带着温柔,看来是送篮球、请吃饭的作用了。

         原来学霸也不免落俗嘛,嘁。

         我吞吞吐吐地道:“只是下雨天我搭过他车的一个男生。时间太久了,我都忘记他的样子了!”

         他低头搅拌了几下咖啡,笑道:“这么久了,难为你还能记得人家。”

         呃……天雷滚滚的转变。

         我为江佐如此轻易被讨好的局面松了口气,还以为他有多么难对付,也不过如此嘛!我举着第二份汉堡,开始了撕咬。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从这天开始,江佐对我的态度明显不同了,他不再阴冷地警告我说不许动歪脑筋脱离他的掌控,而是经常笑眯眯地看着我,而我对他的谄媚也坚持了下去。

         辅导的时候,我经常没问题也制造问题,提升我爱学习、爱钻研的光辉形象。

         “喜马拉雅高还是珠穆朗玛高?”我问了一个挺白痴却有很多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他耐心地回答:“喜马拉雅是一片山脉,不是一座山。珠穆朗玛峰是喜马拉雅山脉众多山峰中的一座,而且是世界最高峰。所以它们两个不能放在一起比。”

         “哦……”我拉长声音,故作崇拜,“你懂的好多啊……”

         学霸大概都喜欢听到这种奉承,江佐先是勾勾嘴角,然后拍拍我的大头:“快做作业。”

         想必,此刻我在他心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好孩子。

         终于,英文交流会马上要召开的消息贴到了学校告示栏上,而一个美国交换生即将来到的消息也在校园里传开。

         除了我和江佐,没有人知道这个交换生其实是个美籍华人,而且是个翩翩少年,俊朗温和,干净随性……

         我想,是我该向江佐提出宿舍联谊的时候了,可不能让别人钻了空子。

         于是,在告示贴出的第二天,我找到他,提出了我的请求。

         “你就同意了吧!”我买了一大堆零食,大包小包地堆到他眼前。

         他蹙蹙眉:“你为什么不找你同年级的宿舍联谊呢?”

         “不嘛不嘛。”我启动“白莲花”模式,“我想跟师父在一起。”

         这句话我现在回忆起来,实在是太有深意了。当时我怎么就一点没察觉呢?难怪江先生当时神情不自然地发怔,脸上还飘过红云。

         “求你了,好不好?”我又开始启动赖皮模式。

         江佐犹豫地道:“可是之前我们班也有女生跟我提出过宿舍联谊。”

         “不许你答应她们!”我急得哇哇乱叫,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的胳膊肘啊,我的膝盖啊,我的腰间盘啊,全都疼啊!

         “为什么?”他看我着急的样子似乎心情大好,笑得跟猪八戒似的!

         想到我要失去接近心上人的机会,想到心上人会被其他女人近水楼台,我这骨头架子跟要散似的,各种不舒服。

         我哭丧着大脸,为自己的幸福奔丧。

         “我就是不愿意她们和你宿舍联谊!为什么她们行,我们宿舍就不行?”

         眼泪啊,快落下来吧,汹涌些,不要客气!

         江佐似乎就是有折磨人的嗜好,看着我难过得死去活来,他那叫一个春风满面啊!

         我白巴结他这个忘恩负义、不近人情的屌丝了!

         我凶狠地睁开眼,吼道:“反正就是不许你答应她们!”

         我嗓音太大,一下就把江佐给镇住了。

         他捂着耳朵点点头,哭笑不得地道:“我答应你了还不成?”

         我被好消息突袭,心情也跟七十二变似的阴转晴,连多云都省了。

         “赖对对,你的心情一直这么起伏不定吗?”看着瞬间开始手舞足蹈跳西藏舞的我,江佐不淡定了。

         “没有呀,这是第一次呀,巴扎嘿。”我跟大鸭子似的。

         然后,我就错愕地发现,他是第一次,第一次露出了一个超级无敌阳光的笑容。

         和江佐宿舍联谊的事情定下来,我心情很激动,赶紧回到宿舍宣布这个好消息,还让她们闭紧嘴巴,对我爱上了新来的美男子的事必须保密。

         她们还是很靠谱的,我作为宿舍长一年多,还是把她们训诫得非常听话的。

         “你别高兴得太早。”蒋小小在我最快乐的时候,又迎头泼了一盆凉水,“刚才我经过教务室,听说上学期期末考试有挂科的学生,不能参加这次交流会呢。”

         呃……联谊,是为了一起参加交流会的分组。

         如果挂科的不能参加,我岂不是拿张空头支票,干不了实事了……

         这是哪个破领导定的破规矩,我不就是考试的时候睡过头了吗,我不就是挂了门英语吗,至于连婚姻大事都因此而受损吗……

         我又瞬间晴转阴了。

         “一会儿开学校大会,肯定会说这件事。”

         下午,我蔫头耷脑地走进学校会议室,正好看到江佐,他冲我招招手,我走过去,心情万分低落。

         “怎么了?”

         我将蒋小小告诉我的事一五一十地复述了一遍,然后说:“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参加交流会了!”

         我的尾巴骨啊,我的天灵盖啊,我的扇风耳啊,全都疼啊!

         江佐听了蹙蹙眉:“这不是还没确定吗,一会儿看看怎么说。没事,有我呢。”

         我看着他坚定、充满正义的表情,忽然觉得这厮也挺帅的,是个Gay太可惜了!

         我出于对自己的惋惜和对他的惋惜,揉揉眼睛,说道:“我们咋这个命啊……”

         江佐笑笑,安慰我:“没事的,放心。”

         他话虽这么说,我还是视死如归地坐到了自己班级的区域里。果不其然,校长宣布上学期期末有挂科者,无权参加此次交流会。

         我真想把校长拖出去,找个大娘调戏他一下!

         这次交流会是我们学校举办的,邀请了很多大学参加,其中包括英文歌剧、英文演唱会、英文电影原景再现等环节,如果学渣上阵的话,会影响学校的光辉形象……

         其实学渣们肯定也不想参加这种活动,除了我这个心怀不轨的家伙……

         其实我不是学渣,我只是艺术生而已……

         校长宣布完消息后,很多学渣都挺兴奋的。我瘪着嘴看了一眼前面坐着的江佐,然后震撼的一幕发生了,他竟然举起手,对校长说:“校长,我不太赞成。”

         校长扫视了一圈,看到举着手的学霸,锐利的眼神才添了几分和蔼:“为什么?”

         江佐站起来,说道:“校长,我是大一一位学妹的课外辅导员。通过最近的辅导,我的小学妹其实进步很多。而且通过与她的接触,我了解到一个人并不是学习不好就代表一无是处。取消他们的参加资格,可能会提高学校的整体英文水平,但是同时也削弱了他们对学习的热情。如果一个学生不再有自信,又如何去进步?这不是与学校宣扬的学习精神相悖吗?”

         一席话结束,全场很安静,我的手心都在冒汗。

         不得不承认,学霸发起威来是闪闪发光的。

         若不是因为他是Gay,我都快爱上他了……

         晕,我这个博爱狂。

         校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严厉地说道:“有什么问题,私下来找我谈。”

         哦……他确实不该如此大张旗鼓地挑战校长的权威。

         “那我散会后去校长室找您。”说完,江佐就坐下了,而且气势丝毫不弱于校长,但是字里行间又毕恭毕敬,让人挑不出错!学霸就是学霸啊!

         他为我向校长挑战,我都要感动了。

         他坐下后,回头看看我,给了我一个抚慰的笑容,然后用唇语对我说:“别怕。”

         呜呜……我抹了抹眼睛,太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