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谄媚与讨好
        为了能够转变江佐对我的黑色印象,我决定痛改前非,好好地在他身边学习,然后将他的生活照料好,让他觉得有我在是那么的和谐。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破天荒地准时起床去了食堂,塞了两个包子进了我的肚,然后又买了两个肉包、一块油酥饼、一个鸡蛋、一盒牛奶,去了江佐的班级。

         当时班上到了大半的人,我站在教室门口朝里望了望,然后脆脆地喊了句:“江佐!”

         他抬头往门口看,我立刻扯出蒙娜丽莎式的笑容。

         他似乎有点吃惊,想要站起身来找我,但他是大将军,我是小兵娃,怎可让人家屈身前来!

         我赶紧颠着小碎步,乐呵呵地将给他买的早餐堆到了他面前。

         “我来给你送早餐了。”我使劲咧着大嘴巴,我感觉嘴皮都快撕裂了。

         他很吃惊,看了看东西说道:“我吃过了啊。”

         我傻笑着,把他按到座位上,讨好道:“那就再吃点吧!”

         江佐怔了下,四下望了望同学。他们都愣头愣脑地看着我,还有几个人笑眯眯地交头接耳。

         我才管不了那么多。

         江佐现在很讨厌我,我得先改善形象才能赢得宿舍联谊的好事。而且我还得等形象改善之后,再水到渠成地跟他提联谊的事,不然以他高深的道行一定会知道我现在是目的不纯!

         我的小心思一波一波地翻涌。

         “那也没必要,这么多吧……”

         他听了我的话,看了看那些早餐,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阿弥陀佛,不管人心多险恶,至少还都是肉长的!他还没到食古不化的地步,这下我就放心了!

         事情有进展,我心情大好,继续巴结道:“不多不多,多吃点才能身体棒棒的!你棒棒的我才能棒棒的!我可不能没有你啊!”

         我一口气说了好多不要脸的话,我都替自己恶心。但是我依然保持贤惠的笑容,来掩饰内心的罪恶。

         江佐这下心情似乎更好了,他看着我的眼神比过去温和多了。

         过去只要我想逃离他的魔掌,他必会把我抓回来,让我为了他的学分好好用功,阴狠着呢!

         看来我敬他一尺,他也有可能还我一丈嘛,哈哈。

         我又开始幻想李蓦然向我求婚的感动画面了,因为当时的场面十分复杂,以至于我当时根本没听到周围的同学在嘟囔“他女朋友好体贴哦”。

         我幻想够了才回过神来,对脸色有些粉嫩的江佐摆了摆手:“那你好好吃,我先走了。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我来找你哦。”

         我要对他展开全方位立体螺旋式的讨好攻势。

         一上午,我都在思量我的讨好攻势要到哪一天,什么时候对他提出宿舍联谊的要求比较合适,而且必须以“利于开展英语交流会”的目的去提,不能让他看出我是想犯花痴。

         他这个学霸整天逼我学习,我相信只要跟学业沾边的他都会支持。

         今天上午我只有一节大课,十点的时候就没事了,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苦思下一步战术,然后教室里突然蹦出一个忧愁的家伙,打断了我的思路。

         真是阴魂不散!

         我拿起书挡住脸,装尸体。

         那家伙弱不禁风地走过来,嘤嘤道:“别这么狠心,小错错。我也是被你所害……”

         然后,我就被念经一样的相思魔咒困住了大脑。

         “你不知道,我每天都会梦见她,每天都睡不好,吃不下,体重都减轻了,就连看到美女都不会特别兴奋了……”

         呃……

         我拿开书,忍住不断翻涌的胃部反应,木然道:“你那是肾虚了,喝点肾宝补补吧。”

         他绷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我。

         “六味地黄丸也行。”

         “赖错错!”董德一拍桌子,“你太邪恶了!你对得起我们这么久的友谊吗?你对得起我们之间像交通线路一样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吗?你对得起你这两只以福相著称的大耳朵吗?”

         我晕……

         我长了一对比别人都大的耳朵,主要是大耳垂透着福相,风一吹的时候,可爱的耳垂迎风摆动,呼扇呼扇地跟别人打着招呼。

         每次我一跟人碰面,手还没摆呢,耳朵先动了。

         好多人一见到我都会说:“从两里地之外就看见两个疑似耳朵的肉色物体,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太夸张,太夸张……

         我是一直对耳朵引以为豪的,它们看起来憨憨的,多符合我的气质。

         我摸摸它们,对董德的人身攻击感到无聊。

         “错错!干脆你和江佐直接订婚吧,这样小美美就死心了!”董德觍着张大脸向我提出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要求。

         我的耳朵当场就吓得耷拉下来了。

         “你搞什么!”

         让我和他订婚,有没有搞错!

         “江佐那么优秀,你们就是假戏真做也没什么的!”他真诚地看着我,“再说又不是结婚,又不让你立刻入洞房。”

         我服了……江佐对女人不感兴趣的事情又不能说。

         唉,做人真的好难……

         而且我现在还一门心思地念着我的美男子,刘美事件都被抛到脑后了。

         “我现在不想做这件事了,刺激刘美的事先告一段落吧。”我现在要以美男子为主,刘美先靠边站。

         可是董德立刻奓了毛啊,嗷嗷乱叫,原地乱蹦,跟大蛤蟆似的。

         “你烫着了?”我翻白眼。

         董德是了解我的,他知道没有诱惑,我是不会转变观念的。于是,在他苦口婆心的劝阻依然无效的时候,他拿出了撒手锏:“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我拿白眼瞄着他:“我可不是贪财之人。”然后我骄傲地仰了仰脖子,差点抽筋。

         但是……三秒钟之后……我突然想到……

         “我要!”我麻利地打开他的手机相册,找到一张照片。

         “什么?”他随口一问,瞟了一眼手机屏幕,然后脸都绿了。

         照片上是李锦的签名篮球……

         李锦是董德的偶像,高大帅气,球技精湛,外号“三分神手”。但这个篮球董德向来只许我摸一摸,连玩一下都不允许。

         我不是想夺人所爱……

         只是……李锦,也恰好是江佐的偶像。

         董德的小脸绿了黄,黄了绿,跟菜瓜似的。

         “李锦和刘美哪个重要,你好好想想吧。”我敲着桌面,蛊惑他脆弱的小心灵。

         我承认我的确有些乘人之危,还很自私,可没办法,他为了他的佳人,我也是为了我的美男子啊。

         只要我能和美男子的宿舍联谊,就有机会和他近距离接触,又不会被江佐从中阻拦。

         唉……小董董,你也知道江佐是个狠角色,若不是摊上他,我也不会追个男人都如此费劲……你也要理解我。

         看着董德的菜瓜脸,我的心在忏悔……

         “好吧!”他两拳一握,脸上是视死如归的表情。

         于是,他回到宿舍,掏出钥匙,打开柜子,再掏出箱子,拿出钥匙,打开锁,再撕下塑料膜,再掀开报纸,一个篮球进入我们的视线……

         夺人所爱会短命啊!但是,为了美男子,我宁可少活二十年!

         我接过篮球,拍着他的肩:“我不会忘记你今日的牺牲!”

         他痛定思痛后,问我:“你从前对这个篮球没多大兴趣的,你今天至少要告诉我是为了谁。”

         我抱着心爱的宝贝往外面走,只在门口驻足了一下,悠然地说:“美男子……”

         让他自己坐在宿舍床上破解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