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风起云涌
        风沙狂乱的荒凉世界,水源显的尤为重要。文明衰退的人族退后到了部落时代,掌握部落权利的至高酋长禁止任何有关于地下禁忌的存在。

         无尽的飞沙不停的掩埋着原本就十分稀少的草原,站在高出悬崖边上不停攒动着口中不知名野兽利齿的部落首领显得心事重重。没有撑到雨季来临的他们正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蛮牙!我们在迁徙不到无主的水源处,事情就难办了啊!”蛮牙身边的大长老一脸担忧的说道“要不我们放弃那些努力与孩子,这才能加快迁徙速度啊!”高处的狂风远比地面狂暴,捋了捋胸口怪兽头骨,蛮牙不可置否的说道“你是首领还是我是首领。乖乖的闭上你的臭嘴!”说罢又自顾自的向远处眺望开去。大长老十分不理解首领此时的做法,在危难时刻舍弃累赘的孩子和成为努力的战俘就是他们能够世代延续的生存法则。荒凉广阔的寂寥荒野将奋力挣扎的人们变得无比现实!可他又无可奈何,因为站在他面前的部落的守护者蛮牙部落的唯一一个蛮!

         不去在意大长老的死活,蛮牙回想起了以前绝对不可能相信的事情:无尽荒野一百多个大小部落的守护者全部齐聚一堂联合召开的部落首领议会!想起最大部落蛟虬部落首领所说的话,他心中的欲望更加强大了。踹了一脚还在胡思乱想的大长老,蛮牙在大长老惊异的注视下走到悬崖边上高声喊道“蛮牙部落的勇士们,为了我们的子孙还能继续驰骋在着辽阔的平原,敢不敢跟着我!蛮牙!一起去干票大的!事成之后吃香的和辣的如何!?”悬崖下面还在收拾东西准备继续迁徙的部落众们,听到了生存的希望,纷纷高声喊道“蛮牙!蛮牙!蛮牙!”蛮牙满意的看着部落的勇士们转身离开了,从头自尾没有引起蛮牙注意的大长老看着首领严肃的神情与一反常态的表现。他知道,要变天了!

         着场看似平常的情景在整个无尽荒野到处可见,可是霸占着最肥沃地域的超级部落与联合城邦却是毫无动静。战争只是大人物们利益的交换,战争永远只是小人物的悲哀。

         “报告首长!”“进来吧。” 坐在太师椅上的总长正在忽闪着手中的这扇,细细品着这千金难求的珍惜茶叶。“来的真是时候,小王,快来尝尝我新泡的茶叶,我听说这是改变染色体后从新培育的新品呢!哈哈哈1!”此时的总长身穿居家服听着戏曲品着茶叶的他,像极了一位安度晚年的老人。没有接过总长手中的茶杯,一脸焦急的王副官慌张道“首长跟据放入地表的机械伪装兽所拍到的视频显示,无尽荒野的大小部落正在集结兵力,汇集一处!”一丝不满的情绪在总长的脸上一闪而过。看着不成样子的副官敲打道“荒野每年都有大量战乱,集结兵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你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总长的薄怒吓的王副官鸡皮疙瘩都树立起来了,他可不知道这位杀人不见血的总长大人换了几个副官了。“首长!荒野部落的兵力集结的地方正是我们准备反攻地上主要通道之一虎啸口!”王副官的话刚刚落地一股血腥的杀意就赤裸裸的袭来!“来人啊!”前一秒还像个退休老人的总长瞬间变为了铁血硬气的军人“通告地下各路军阀,春笋计划取消。调动第三集团军的全部空中力量,给我炸平虎啸口!告诉他们不要害怕损伤!他们为了反攻地上所做的一切我会记住的!”

         看着推下去的士兵与王副官,总长走到穿边,俯视着地下城市的万家灯火静静的叹息着。

         跟随痊愈的明悦蜈蚣二人,弈昕来到了地下世界偏远城市武装圣地,谁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地下政府反对组织竟然藏身于地下世界最黑暗的罪恶之城。疯狂,罪恶,贪婪人性的一切罪恶好像都集中在这里。马路中间时刻发生着抢劫,奸 淫,凶杀等等罪恶宛如世界末日来临人类丧失秩序一样。蜈蚣可能在这里的名气很大,走在蜈蚣身边的弈昕就像还未成年的羊羔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贪婪猎人的注意。凶神恶煞的蜈蚣看着弈昕幼雏的样子忍不住提醒他道“记住三点小子!一,在这里收起你那无聊的正义感,别多管闲事。二,时刻保持头脑的清醒,在这你谁都不能相信。三,多学学人家明悦一个美丽的弱女子都比你吸引的目光少!”走在街上享受这别人惧怕的目光让他感觉格外的得意。想起自己被弈昕所救强壮似虎的就觉得脸上火烧火烧的。

         明悦对这欲望横流的地方没有多大感觉,有别于弈昕这个新人,面对身边所发生的一切都该不关心。紧紧的跟着蜈蚣向前穿行。直到三人来到转角处,一个赤裸身体的凶恶男子提着自己坚实的小兄弟正在奸 淫着一位十二三岁的幼小女孩,被死死压在下面美丽少女梨花带水的面容引起了弈昕的同情,他看了看全然不加以理会的明悦二人,

         心理默默想起了蜈蚣的警告。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花季少女正在自己充耳可闻的地方饱受摧残。良心不安的弈昕忘却了蜈蚣的警告,刚想冲刺上去解决那个流氓的弈昕惊呆了!在凶恶男侵犯到高 潮之际正是他思想最为松散的时刻,释放自己子孙的欲望在此时此刻高过的一切。而就在这时梨花带雨的小姑娘邪魅的一笑,冲着有所行动的弈昕抛了个媚眼。感受到内部被灼热似火的浓液冲击,银光闪动,下一刻还在尽情释放的凶恶男子的头颅出现在少女的手上,高高举起的头颅不停的流淌着滚烫的鲜血,将尸体摁倒的凶手骑在了那还未消失的坚硬之上,摇动着,疯狂的嚎叫着。变态到极致的行为不停挑战这弈昕心里的极限,随着被强行拉走的弈昕几人渐行渐远,那个血腥女孩也在这变态的交 合中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