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ubitk"><command id="230759"><figcaption id="wvylbztkjx"><tt id="sywjlroahi"><cite id="1598602"><cite id="inout"><track id="h0fDv1I"><ins id="dlmISzAyP"></ins></track></cite></cite></tt></figcaption></command></blockquote>

<nav id="NJ6GMle2IK"></nav>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劫匪!劫匪!
        或许我们都没有意识到,作为人类是上天慷慨的恩赐。我们是绝对的猎食者,我们甚至没有天敌,但是如果敌人是我们人类自己呢?

         一如既往的黑暗,压抑着奕昕二人的心情,但是两人之间那不算爱意,却彼此在乎的感觉就像黑暗道路中的路灯,一直照耀着二人前进的路。“奕昕啊,你们那个时候天空是什么样的呢?”明悦挽着奕昕的手臂行走在道路边上。“我们的那个时代,虽然污染很重,但是天是蓝蓝的,那种纯净的蓝,朵朵白云飘浮在蓝天之中,不停的变换着形象,奔腾的马儿,凤翔的燕。那时我们一家人出去野餐,最爱做的就是躺在绿草上数云,一朵一朵,就像着黑暗一样。数不尽的。现在却物是人非。”明悦憧憬着奕昕的描述,她希望自己某一天也能无忧无虑的躺在绿油油的小草上,跟着奕昕一起数云。满是向往的明悦没有注意到奕昕此时的失落,拉着奕昕继续走着。“喂!奕昕,你看前面的灯光会移动哎!有浮车哎!”明悦停下脚步,不停的摇晃着奕昕的身体,很是激动。奕昕从失落中惊醒,经历过太多的他警觉的拉着明悦迅速的跳入了道路两侧的沟壑之中,奕昕知道普通人是不会独自一车寥寥几人就敢穿梭在城市之间的,除了他们奕昕他们自己!一无所有,又是残缺人,劫匪根本不会对他们感兴趣。不论是哪一点,奕昕都不想陷入麻烦之中。

         只听到引擎的呼啸声和激烈的碰撞声在二人附近响起。奕昕探出头来,一辆装甲厚重的私人浮车燃烧着剧烈的火焰,在火光的照耀下,被子弹打击过的装甲显得破烂不堪。被撞坏的车门晃动不止,不一会,明悦注意到四名黑衣男子簇拥着一位青年渐渐向着奕昕二人所隐藏的沟壑对面跑去,立刻隐蔽了起来,奕昕知道这是要打伏击战了,只希望战火不要蔓延到他们那里只希望他们能安全离开。奕昕缩回脑袋,默默祈祷。

         “磁咔~~”又一辆浮车停在了附近,这辆浮车相对上一辆要大了不少,只听脚步声不停响起,从车上走出十名衣着怪异的人,他们有男有女,但是浓重的烟熏妆都涂满在他们脸上,五颜六色的头发张扬着他们的独特。一声尖锐刺耳的大笑,“你们不要在藏了~你们的身上的味道早就被老子闻到了!”说话的人抬手就向这那群黑衣人藏身的沟壑边大了一梭子,借助武器的火光弈昕发现那人一头彩虹色头发,黑到发紫的眼妆下面竟然长着一个硕大的鼻子,那鼻子又红又塌,而且上面满是细微的小孔,竟是个杀马特酒糟鼻。好像感受到了弈昕的注视一样酒糟鼻向他们二人所在的沟壑瞟了一眼。

         壕沟里的黑衣人们借助着地形优势一声不吭的发起了进攻,训练有素的他们打出雨滴一样的子弹。瞬间秒杀了对面两个杀马特。“快隐蔽,火箭筒上,速战速决!”酒糟鼻大喊一声其余人立刻躲在浮车后,缩头都在沟壑里的奕昕紧紧的抓住明悦的手,二人就这样期待着战斗的结束,突然奕昕觉得脚被人踩了一下,就听见普通一声有什么东西扑倒在了他们面前,奕昕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大惊,在这危险的地方所有的突发情况好像都是对他们不利的,无论是被那伙人发现,奕昕将左脚深深的埋在地下,用力一蹦,层层的沙土就飞向前方,紧接着奕昕骤然挑起扑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奕昕分明感觉到自己身下压着某种生物。他的双手不停的向着身下撕扯,挥拳。“停下啊!!不要打了啊!”奕昕身下传来尖叫,发现对方是人奕昕的身体用力,双手死命的摁在那人的身上,一股惊人的柔软触发了奕昕的某种想法。“啊!!!~~~~变态!”那人不停的挣扎起来,不停的晃动身体不停的给奕昕柔软的触感。奕昕还是不为所动,“你是人,为什么会看不到你呢?”说完奕昕的手更加用力了,他自从进化基因觉醒后,奕昕的负面情绪就变得越发难以控制。明悦听到那人的窒息声急忙拉住奕昕在他的耳边大喊“你要杀死她吗?她是个女孩啊!”

         奕昕的手瞬间放开了动作,一阵冷汗与后怕交织着充满奕昕的心头。我只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会如此冷血暴躁。明悦深深的看了一眼发呆中的奕昕,匍匐着向着那人移动过去,只见她不停的在那人身上摸索着什么。片刻后一个美艳可爱带有几分婴儿肥的脸蛋出暴露在空气之中。明悦摇了摇奕昕又看了眼面无血色的女孩道“奕昕,我听出来她是个女孩,而且她显然毫无防备,不像是敌人,反而像是逃跑的人。”冷静分析的明悦全身闪烁着理性的光辉,女人就真的是全是感性动物吗?答案是否定的,至少如果之前明悦没有理性,没有智慧,早就陈尸在垃圾场里了。奕昕看着身边的明悦静静的陈诉。眼神转移到女孩身上那原本可爱动人的小脸变得纸一样苍白,白皙的玉颈上两个紫黑的手掌印刺入他的双眼。

         我到底做了什么啊,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就像是上帝遗落在人间的折翼天使,现在她真的折翼了,还是用的我自己的做双手!奕昕的情绪越来越沸腾了,身体中的血液好像全部涌上头颅,让他神智不清,第一次在清新状态下杀死同类的奕昕心里防线全面坍塌,血红的光芒从奕昕的眼中喷出,进化基因全面爆发,他的脑海里现在只有杀戮与吞噬。杀掉对自己有威胁的存在,吞噬全新的细胞基因。癌细胞的劣性进过两次进化已经严重左右这奕昕的思想。

         如同丧失一般的奕昕扭曲的站了起来,看了眼身边的明悦与她身后的女孩,用力一跃,跳进了战场。丧尸出笼!!!